新冠感染者连续三天“剧本杀”,“杀”的是什么?

2021年9月21日,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报告新增新冠病毒阳性感染者1例,由120救护车转运至哈尔滨市传染病医院接受隔离观察治疗。

根据流调结果,新增感染者从江西吉安出发,曾在哈尔滨连续三天玩“剧本杀”,主要活动轨迹涉及餐馆、酒店、浴室、整形医院等。

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说“剧本杀”。“剧本杀”是什么?这种年轻人中间兴起的娱乐活动怎么玩?记者近日对“剧本杀”玩家和产业从业者进行了采访和报道。

剧本杀2.0时代:从“纸面杀”到“多媒体杀”

剧本杀,一种高度浓缩人生百态的产品,一款纵横穿梭古今现代中外宇宙的第二人生游戏,一次集情感硬核推理烧脑阵营欢乐机制于一身的社交体验,一场抽丝剥茧不参透每条线索含义誓不罢休的脑力风暴……

00后的社交语言

“剧本杀”源于“谋杀之谜”——在推理小说盛行的欧美,慢慢流行起来的一种实景社交推理游戏。

1935年,美国Parker Brothers公司发行了名为“Jury Box”的游戏——游戏玩家以Jury(陪审团)的身份分析研判游戏提供的六件谋杀案,推理案情,并对凶手进行投票,在投票后案情的真相会被公布出来——这被认为是首款“谋杀之谜”游戏。

1948年,游戏“妙探寻凶”于北美发行——这回,游戏玩家代入嫌疑犯的角色,通过每轮玩家间的互动来推理、排除线索并找出凶案内情。而且这款游戏每局的凶案内情,会随着开局的卡牌情况而不断改变,有点像现代剧本杀的“多结局”。

现代剧本杀的诞生标志很可能是《死穿白》,一款国外的桌游,原名“Death Wears White”,8个玩家代入角色,在底特律某医院中分析案情。

2013年传入中国后造就了初代剧本杀。那是8年前,国内线下社交游戏正在狼人杀、桌游、密室逃生里转圈圈,剧本杀的出现看起来仅仅像是推出了一款新的桌游,并未引起太大波澜。

将剧本杀真正带出圈的是湖南卫视在2016年推出的明星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这款综艺的版权来自韩国JTBC电视台2014年推出的推理真人秀《犯罪现场》,一经引进即告火爆。

其实美国ABC电视台早在2013年就推出过13个素人参加的推理综艺《谁是真凶》(“Whodunnit”),13人之间需要协同查案、互相结盟,也需要主动出击、消灭掉对自己有威胁的人,亦敌亦友的玩法颇为复杂巧妙,有点像今日的阵营本。但或许是素人的关系,影响力远不及各路明星参与、在现成剧本里“尔虞我诈”的《明星大侦探》——明侦的影响力大到让剧本杀真正出圈,观众也开始玩起各种“明侦同款”。

2019,这是业内公认的“中国剧本杀元年”,全国的剧本杀门店数量突破12000家。蛰伏多年的剧本杀开始了它“大杀四方”的征程。根据业内知名平台“黑探有品”的数据,就在前一年全国门店还只有3000多家,等于是说,一年里几乎开了1万家店,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家新店开张。

你以为这就是巅峰吗?不,这还只是开始。到2020年末,国内剧本杀线下门店总量突破3万家,这一年,平均每2分钟就有一家新店开张。也是在这一年,剧本杀的市场规模突破了100亿元大关——想想看中国电影从统购统销到突破100亿元花了多少年,你就知道这速度有多夸张。

而据业内测算,到2022年,剧本杀的市场规模有可能突破200亿元!

去线下剧本杀店看看,周末的下午挤满了前来“拼车”的年轻人;线上的“百变大侦探”“我是谜”等剧本杀APP,凌晨仍有几百车在“厮杀”;即使你压根不玩本,打开视频网站,也会看到爱优腾齐下场:爱奇艺的《萌探探探案》《奇异剧本鲨》正在热播;优酷的剧本杀综艺《闪耀的侦探家族》《玩票大的》也将很快跟上。与此同时,全国几千家工作室、上万名剧本创作者日以继夜地“写本”……身为C端用户,正在感受到剧本杀无处不在的4D全方位包裹。

打开“黑探有品”的“线下展会”区域,记者被密密麻麻的剧本杀展会安排惊到——9月,宿州杭州兰州成都沈阳无锡重庆;10月,长沙重庆杭州西安武汉大连福州;11月,成都西安北京广州武汉杭州昆明海口绍兴开封成都……这是要全国遍地开花的节奏。

你知道全国剧本杀实体店最多的城市是哪个吗?答案是贵阳。不知道也没关系,反正不远的将来几乎每个城市都能拥有500家以上的实体店,二三线城市会比北上广更多。

有人说,剧本杀是00后的社交语言。这话没错,但其实中年人也会沉迷剧本杀,而他们玩本的目的主要是——打算开店。

在上海开有剧本杀店的严先生刚参加了重庆的线下展会。据他描述,剧本杀展会比任何展会都更自由——几乎见不到西装革履的人,会址也不在展览中心,常常是选择一家酒店,下午两三点才有人陆陆续续进场:剧本作者、店家、发行、买手,人头攒动,在各个房间里乱窜,有的聊本,有的谈生意,有的当场拼车试车……看似无序,其实大家的目的倒都很明确:剧本交易,为自己的门店寻找爆款剧本,为自己的心血之作寻找一个成为爆款的机会。

至此,一个从剧本作者、剧本发行商,到剧本分发平台、线上APP、线下门店、视频端综艺的剧本杀产业链业已形成。

在剧本杀里,每个人都是主角

高速发展背后,也藏着野蛮生长。国内许多剧本杀门店大都位于老旧高层商务楼的一隅,有时甚至商住楼里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就能被改造成好几个小隔间。

普陀区一栋商务楼内,更曾发生惊险一幕——某剧本杀店为更加强恐怖本的沉浸感,特地将搜证物品放在公用楼道里,一边播放恐怖背景音乐,一边还安排了几个NPC装神弄鬼吓唬前来搜证的玩家。坏在店家没有和值夜班的保安说清安排,保安夜间巡逻至此地,被吓到当场心脏病发送医急救。

上海警方抽查剧本杀门店

前不久,上海市警方对剧本杀门店进行了抽查,11家相关场所被停业整顿,这次主要涉及的问题是火灾安全隐患。

不过,与其说停业整顿是给剧本杀行业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倒不如说,官方的下场监管,预示着剧本杀即将进入2.0时代,在良性监管下,实现从野蛮生长转身加速赛道的过程。

不只是警力出动,今年以来,不少城市的影视行业协会也开始商讨剧本杀的监管事宜。3月,隶属于文旅部的“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沉浸式剧本娱乐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剧本杀终于有了自己的行业协会。

官方下场的同时,专业力量也正在朝剧本杀进发——专门从事剧本杀开发创作的工作室已有数千个,比较知名的有老玉米联合工作室、葵花发行工作室、灰烬工作室、桌立方工作室、西安蛛丝马迹等等;一些悬疑推理作家,如马伯庸、蔡骏、那多等也在从事剧本杀的创作中;刚刚过去的周末,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还专门开设了剧本杀创作的短训课程,请来知名编剧教授剧本杀的创作;上戏等专业院校也正在筹划剧本杀主持人的培训计划。

温哥华电影学院举办剧本杀编剧培训班

上海著名编剧、上海大学客座教授王策告诉记者,剧本杀主持人又叫DM,由于近年来影视行业的不景气,DM正成为艺术学院毕业生就业的一个新方向。

上海著名编剧、上海大学客座教授王策

在王策看来,剧本杀和电影颇有些此消彼长的关系:“因为疫情的关系,电影院关闭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而剧本杀馆反倒热闹了起来。电影和剧本杀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娱乐体验,电影是文化和娱乐享受,剧本杀则重互动,主流消费群体是20岁左右的大学生,在游戏之外还有联谊交友的功能。我并不认为剧本杀会取代电影院,反而我觉得将来电影院重整旗鼓之后,会给剧本杀降温。但根据业内的预测,电影行业要全面复苏,可能得到2025年。距离现在还有三四年,这三四年就会是剧本杀的红利期。而且影视行业惨淡,使得一些编剧需要另谋出路,加速了专业编剧进军剧本杀界。”

王策本人的工作室也在进行剧本杀创作,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剧本杀的编剧分成计算非常复杂,刨去发行费用、印刷成本、跑展会等开销,一般一个比较畅销的本子,编剧可以拿到十几万元的收入,但并不是一次性交付,随卖随结账。

这和影视编剧大不相同。影视编剧常常在委约写作之前就能先拿到20%的定金,写完了通过审验拿到尾款后,也不需要再承担市场销售的风险。而剧本杀作者却需要冒一些风险,未来的盈利并不能先行预测。

据他所知,剧本杀编剧行业的天花板收入,曾经到过100万+,但目前大约在50万左右,未来会不会有所提高,尚不知道——能让作者收入达到50万的本子,一般已经算非常畅销,如果以电影票房来比拟,基本上就是入了10亿票房俱乐部。更多的专业作者收入可能在每个本子数万元,靠剧本杀写作发财不太现实,但弥补一些影视低迷期的收入仍有可期。

“其实剧本杀的剧本写作并不比影视剧容易。影视剧往往有固定的结构,每个节奏点在哪里都很清楚,但剧本杀有它自己的节奏。”王策说,“更难的一点是,影视剧里主角少配角多,而剧本杀里的每个玩家都是主角——以6人本为例,三男三女,都得让他们有戏,还得有关联和互动,这会给编剧工作增加不小的难度。

等剧本写完了,还要不停试车,在玩家测试中一次次修改调整——不光是人物、台词的修改,还包括道具、线索。”

王策曾研发中国首个类型电影测评“超镜系统”,对电影类型颇有研究。如今他又提出了剧本杀测评的五个维度:“首先是故事创意,世界观最好有点新颖,跟现实生活的距离越大越有意思;其次游戏机制要有趣,机制越强、机制和剧情越有关联越好玩;再次不要太烧脑,大家来玩游戏,不是为了做数学题的,适可而止比较好;又次情感本相对来说会比较畅销,常常会看到代入角色很深的玩家,从别人的故事里触碰到自己的伤心事,潸然泪下的都不少;最后一条是最好在结尾处有反转,显得更有力度。我曾经玩过一个本,开头读剧本的时候,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一段说明文字,文字有粗有细,玩到最后大结局,再把这段文字拿出来,把加粗的字单独连起来看,竟又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了。”

并不是会写传统剧本就能创作剧本杀,“一定要多玩多看,积累更多的素材。剧本监制的角色也很重要,从事剧本杀创作,就得对行业的创作规律有认识”。看来,即使是专业能力过硬的编剧,也要对剧本杀创作进行二度探索。

在王策看来,剧本杀动不动就要读几万字的剧本,对普通玩家来说还是存在一定的门槛,也会容易累。将来的发展,很可能是将文字剧本影视化,玩家可以通过看视频来取代读剧本。“将来的剧本杀门店会像现在的电影院一样,分好几个厅,每个厅都有一个主题IP,比如说鬼吹灯主题房,用全息影像和VR等技术带来更大的沉浸感。”

元宇宙剧本杀来了

如今的剧本杀,从实地体验上看可以简单粗暴地分为两种:一种是“盒装本”,另一种是“实景本”。不过,当“元宇宙”概念悄然萌生的时候,这一切都将重新洗牌。

最近,一场“元宇宙大会——投资、游戏、虚拟人、社交与商业价值”即将在北京举办。此前,Roblox(世界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作为元宇宙第一股上市、字节跳动又花了90亿元收购Pico(VR穿戴设备公司),巨头们的举动正在宣告“元宇宙”时代的来临。

到底什么是元宇宙呢?香港“H境全真VR剧本杀”创始人吴程涛告诉记者,元宇宙是一个与真实世界互相连结、多人共享的虚拟世界,同时又包含了真实的设计和实体经济:“你会有一个化身,这个化身属于你,也可以代表多个不同的角色。在元宇宙里,你可以和朋友游戏、互动,是一个立体的数字环境,不是现在扁平化的互联网界面,在元宇宙里人与人就像在现实世界一般逼真地相处。”

看过斯皮尔伯格电影《头号玩家》的也许能秒懂——元宇宙本质上就是一场虚拟人生与现实世界的交互,而现代科技推陈出新的穿戴设备、模拟增强现实技术,都在把我们往这个宇宙疯狂输送。

《尾随》的实物证据设计细节满满

在上海,记者体验了国内首个基于“元宇宙”概念的剧本杀——《尾随》。《尾随》有一个烧脑的剧本外壳:20年前发生的一起罪案,当年嫌疑人坐了冤狱,而今要横跨20载再度追查真相——烧脑的部分在于,20年后的量子态举动会反过来改变20年前的既成事实。

和一般剧本杀最大的不同是,《尾随》的搜证环节需要在虚拟世界中进行——戴上Quest2头盔和手环,记者恍如置身20年前的英国某地方警局、某汽车修理站、某幕后黑手的隐形密室……三次搜证,三场身临其境的体验。

意外的是,所有在虚拟世界中搜索到的证物,等到玩家回到现实公聊区坐定后,一模一样的实物证据已经出现在眼前——一只沉重的保险箱,有待破译密码;一把血迹斑斑的锤子,等着扫看指纹;一枚微小的底片,对着光看能够依稀分辨车牌号;一辆卡车模型,打开后备箱居然藏着至关重要的线索……更加没有想到的是,6个玩家中真正的凶手竟然在虚拟世界里偷偷达成了剧本中设计的炸弹引爆任务,20年前的世界轰然倒塌……

现实情境里的任务,要在虚拟世界中执行;虚拟世界中的证物,能够穿梭时空来到现实——当“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融汇对接,“元宇宙”的时代就这样扑面而来。

吴程涛告诉记者:“这个剧本由香港和上海团队共同打造,香港国际化的剧本创作、美术设计与上海最前沿的虚拟现实计算机技术对接。

剧本杀的想象力属性,恰好成为了孵化元宇宙的绝佳燃点。现在这套《尾随》剧本杀,只是基于元宇宙概念的第一代雏形,更加全真无缝的产品还会在后面持续推出市场。未来的剧本杀,会从传统的纸面杀,变成多媒体杀。”

资本下场,剧本杀+

你可能想不到,不少城市的五星级酒店套房,正在成为剧本杀全新的据地。

H境剧本杀DM培训学院联合创始人Rex告诉记者,有一家从事电竞酒店运营的公司,刚刚拿到风投,即将在长三角定位50家酒店,开设剧本杀主题房——假如每个酒店以20间套房计算,到今年年底就可能有1000个酒店剧本杀房落地。

受到疫情影响,旅游业萎缩,酒店的日租率普遍不高,而电竞主题房、VR剧本杀主题房将为酒店业态带来新的活力——不仅是提高日租率,更有引流的作用。

“闲暇时间,有没有过另一种人生的可能?元宇宙会提供方案——从前演员喜欢说从事这个行业是为了体验不同的人生,现在普通人也可以。戴上VR头盔,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Rex最近正打算去一次成都青城山,在当地的旅游区,即将开展一次“剧本杀+”:游客在游玩景点的同时,还化身剧本角色,很可能是青城山的某位侠士,在苍翠山林中摸索蛛丝马迹,来一场笑傲江湖。

“以前总是在电视上看明星参加实景综艺,现在自己也能萌探探探案。基于元宇宙概念的全真剧本杀,作用不是替代其他的剧本杀形式,而是可以协助现有的线下业态。就像一块磁铁,将不同的形式吸合,从而构筑出新的产品高度。”

VR搜证,旁人看我如傻子,只有我知道我走进了元宇宙的世界

去年11月,线上剧本杀APP“百变大侦探”获得了武汉微派网络的3000万元投资,逐步从线上扩展到线下。今年,剧本杀分发平台“小黑探”又获得了阅文集团和金沙江创的战略投资,旗下“小黑探pro”将客户从B端店铺拓展到了C端玩家,想玩哪个热门剧本,立刻就能查找到所在城市的门店。

资本下场,将剧本杀的产业链再次延伸——延伸到更多的实体店,延伸到“剧本杀+古镇”、“剧本杀+景区”,为剧本杀和大文旅结合打通了最后一道脉门。

不知不觉间,全国不少古镇景区已经开始了“剧本杀+”的生意——比如四川崇州的“街子古镇”,镇上有客栈有山庄有镖局有衙门,刚刚上演了剧本杀《九州江湖·天下第一》和《九州江湖·青天鉴》,主打武侠风,玩家在两天一夜的主题剧本杀里,要换上汉服,和几十个NPC互动,用银两去换取武器和秘籍,完成自己的剧情任务。据悉,目前像这样的剧本杀已经举办了100多场,人均消费在1000元左右,包吃包住。

浙江的南浔古镇也为江南风景定制了沉浸式剧本杀《新·七狸山塘》,让玩家化身江南才子和大家闺秀。而爱奇艺的剧集《风起洛阳》也将与洛阳当地的景区洛邑古城达成深度IP授权合作,准备打造的有《风起洛阳》主题酒店、《风起洛阳》VR全感电影,当然也不会少了《风起洛阳》主题剧本杀。

至少在未来的三五年里,剧本杀和剧本杀+都将是一门好生意。但作为过来人,王策也提醒:小心剧本杀行业被资本化的概念运作搞坏——因为影视行业就曾受到过资本不少的伤害。

“资本一进入,就大肆宣告要做衍生的文旅、地产,各种讲故事、套现、制造虚幻泡沫的招数和当年影视圈一模一样。我就曾经遇到过玩资本的人找上门来,希望我能帮忙张罗一些在校生批量生产剧本,找来爆款剧本东抄西抄,你说这样模式化生产出来的剧本可能会好吗?剧本杀直接面对用户,是一个市场概念很高的产业,消费体验不佳就是不佳,从业者要以生产高质量的爆款为出发点,而不是把什么都弄成商业模块——在资本眼里,剧本和义乌的小商品没区别,商业模式可以到处拷贝——但是真正从事文创产业的人会清楚,这种思路是不对的。现在进入剧本杀行业的人,有些甚至比当年进入影视行业的人更加急功近利,连一个本都不亲自试玩、只想捞一波跑路的大有人在。真正想从事这行的人应该先明白,《星球大战》的衍生品、主题乐园做得那么成功,是因为背后有沉淀多年的优质内容支撑。我们现在最不应该做的,就是本末倒置地去轻视剧本杀的内容。”

资本来了,剧本杀+了。是加速发展还是加速灭亡?就看现在的从业者,是真把它当一个新兴行业来培育,还是仅仅将它视作又一根赚快钱的赛道。

(原标题《新冠感染者连续三天“剧本杀”,“杀”的是什么?》)

编辑 张克 审读 吴剑林 审核 曹亮 党毅浩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