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共同富裕的路上,这些人决不能被遗忘

首页 >

小艾兴奋地说:“以前都没有机会接触这些音乐的,现在我能很准确地分清楚哪个是琵琶声,哪个是古筝声。”谈起自己最喜欢的乐器,小艾害羞地说自己喜欢古筝,并梦想未来有一天自己能在金碧辉煌的音乐大厅演奏。 小艾的老师从未想到,这个曾经十分怯懦、沉闷的孩子,如今受到音乐影响之后,变得开朗、积极。小旭的变化也看在奶奶的心里,“更爱笑,更懂事了”。 改变,来得不声不响,却重塑人生。

放学回家的小旭打开“一哥”,那个远在一千公里外的声音格外亲切,又多了一重被“故事”装点的魅力。

半年见一次父母,小旭依然可以每天听着他们陌生而熟悉的声音,从写作业到玩玩具,从泡脚到睡觉,仿佛他们一直在身边。小旭说,因为“一哥”,他不知道多少次在梦里看见外出务工的爸爸妈妈。

与小旭爸妈电子厂相距不到千米的出租屋里,小艾听着“小雪”放出的音乐,一边打着节拍,一边舞动着。

小艾想穷尽“小雪”里所有美妙的音乐,但发现艺术之海浩瀚无垠。

暖心陪伴与打开世界同时发生,在人与机器人的交流中得以实现。“一哥”和“小雪”来自哪里?为什么进入小旭和小艾的生活?

1

“科技+公益”:

让留守儿童每晚都能听到父母的声音

在“史上最强防沉迷政策”袭来之际,小旭和小艾的生活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因为除了游戏,在他们的家里,有着更为独特的选择。

听远隔千里的爸妈讲故事,欣赏国内外的古典音乐,在这双重选择的渗透下,他们的生活多了一些温暖,增添了生机与活力。

“一哥”的诞生基于2019年TCL公益基金会启动的“A.I.回家”项目,它能够模拟父母的声音,为缺乏陪伴的留守儿童讲故事,从而帮助父母建立起与孩子进行情感交流的桥梁,让孩子们健康成长。正如项目愿景提出的“让技术有温度,让家庭更温暖”。

“A.I.回家”项目敏锐地关注到了家庭陪伴情感问题,这归结于TCL科技副总裁、TCL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魏雪的公益理念:聚焦未被关注的地方。细腻而独特的女性视角,直接影响了她在公益行动中对于细微之处的关注。

“我喜欢闭着眼睛倾听,仿佛爸妈一直在我身边,而且是有趣会讲故事的爸妈。”小旭对“一哥”极为依赖,每天一小时的听故事时间,也拉近了他和爸妈之间的距离。

这样的技术支持来自TCL“科技+公益”的社会责任逻辑,以及强大的技术能力。据悉,该项目开发由TCL公益基金会与TCL工业研究院合作,由后者进行语料标注、模型训练、合成输出父母声音并导入“一哥”故事机器人。

此外,TCL公益基金会还与中国社会出版社合作,为“一哥”故事机器人提供了近30本书、超过一千个儿童成长故事,在提升儿童幸福感的同时也能让他们的成长受益。

“爸爸妈妈每天讲的故事都在书本里,”因为“一哥”,小旭喜欢上了自己写故事,“我也经常学着写里面的故事,写我和我爸爸妈妈的故事。”

墙上挂着的那张奖状,正是小旭六一节参加学校“故事大赛”获得的。墙上同样挂着奖状的还有小艾,在“小雪”的陪伴下,她拿下一个又一个合唱、独唱比赛的荣誉。

▲ 魏雪与孩子们在一起

这个强大的智能机器人“小雪”,来自“小小音乐+”项目。2019年,TCL公益基金会联合中央音乐学院教育基金会发起 “小小音乐+”项目,关注缺乏音乐资源的孩子,希望为他们带去中外名曲和赏析,用音乐的力量激励每一个孩子积极乐观向上。

而作为美育教育的载体,“小雪”的诞生面临诸多问题:音乐如何选择?怎样的音乐教育是科学合理且有效的?

为此,中央音乐学院从专业角度推荐了百首世界名曲并撰写名曲赏析,其中包括了国外名曲74首和中国名曲26首,涉及到了十多种音乐类别,音乐时长达14小时。

小艾也兴奋地说:“以前都没有机会接触这些音乐的,现在我能很准确地分清楚哪个是琵琶声,哪个是古筝声。”谈起自己最喜欢的乐器,小艾害羞地说自己喜欢古筝,并梦想未来有一天自己能在金碧辉煌的音乐大厅演奏。

小艾的老师从未想到,这个曾经十分怯懦、沉闷的孩子,受到音乐影响之后,如今变得开朗、积极。小旭的变化奶奶也看在眼里,觉得他“更爱笑,更懂事了”。

改变,来得不声不响,却重塑人生。

▲ AI科技一哥小雪线下活动

已有研究表明,父母有一方外出会显著降低孩子的居住环境满意度和自我满意度;如果父母都外出,孩子的整体主观幸福感会受到显著的负面影响。现在看来,用机器人代替真人做声音陪伴,亦算权宜之计。

南方周末公益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2021学年中国乡村教育观察报告》认为,当前留守儿童、乡村教育与乡村经济发展存在一定程度的“纠结”,问题在于外出务工是实现乡村家庭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而这难免会给家庭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报告指出,乡村家庭的多数父母都是工人或小商贩,为了生活四处打拼,无法关心到子女各方面的发展情况,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城乡孩子教育的不公平性。

“共同富裕的首要问题是教育公平。”近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对媒体表示。

从这个角度来看,TCL的教育帮扶事业本身便是实现共同富裕的组成部分和重要力量。

而在如何实现教育公平的路上,起点不同、基础不同,方案也就不同。TCL对教育资源缺乏、乡村教师权益无法保障等问题的关注,更是保证帮扶成果持续化、富裕进程多样化的关键构成。

“共同富裕来得振奋人心,但在奔向共同富裕的路上,这些乡村的孩子和教师决不能被遗忘。”一位公益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小雪”还是“一哥”,抑或“烛光奖计划”,TCL的每一个举措都直面乡村教育的痛点,并致力于解决这些核心问题。

▲ 魏雪在第三届“烛光奖计划”颁奖典礼上致辞

2

帮助更多农村孩子进入大学改变人生

TCL的这些项目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在多年的公益实践中,逐渐摸索出来的新模式、新动向。

2007年,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及夫人魏雪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下设立专项基金华萌基金。从奖学金资助、建立华萌综合素质培养体系,到加入专业音乐教育内容,华萌基金紧跟国家对教育的扶持政策,逐步深化并注重素质教育培养。

曾有一条短视频给很多人带来震撼:一位来自一线城市的中学生暑假和父母去山区避暑,偶然听到主人家的父亲和他儿子说,“咱们家供不起大学生,你中学毕业去县城厂子里打工吧。”

这位父亲的话虽说让城市来的同学“震惊”,但也反映了贫困地区部分学生的现状。

基于此,魏雪推动的“华萌班”项目专注于帮助贫困地区品学兼优的初中应届毕业生,顺利完成高中学业,“华萌班”高中在校学生每人每年都会获得8000元的高中奖学金,每届华萌生中综合素质评估前10名的学生,每人还会奖励23000元的大学圆梦奖学金。

在魏雪看来,当时的助学年级段普遍在小学、初中,对于高中群体多有忽视,所以将目光投射到那些尚未被看到的地方,聚焦这个正“吃劲”的群体,意义重大。

当然,对于处在青春期的高中生而言,仅有物质支持远远不够,魏雪及其他志愿者和“华萌班”的同学也进行心灵上的沟通交流。

正如魏雪说的:“资助受助者的时候,你传递给他们一个什么价值观,你日常和他保持怎样的互动,这个比经济上的资助更重要。”

为了帮助华萌生开拓视野,自 2014 年起,华萌基金连续 6 年开展华萌夏令营活动。带领同学们前往北京、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通过高校游学、企业参访、城市探索、名胜览等活动,帮助学生建立对社会的认知、规划未来的专业选择和职业发展。

夏令营之外,“华萌班”每年还会举行开学仪式、毕业典礼等活动,通过各种主题活动丰富同学的课外生活,有时候魏雪也会参与到同学们的活动中,特别是每年新年的时候,“华萌班”的同学便会以家宴的形式聚在一起,和魏雪一起聊聊“家常”。为了帮助孩子们建立自信,魏雪会对同学们说:“华萌基金选择资助你们,不是因为你们贫穷,而是因为你们优秀。要对自己有信心,要为自己感到自豪。”

刚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往往都是怯生生的,第一次班会的气氛会比较压抑,“孩子们想起自己贫寒的家境、父母的困难、童年的经历,有同学会伤心落泪,很多同学胆小不敢发言。“

但一年之后,通过星课堂、夏令营、高校游学等活动,华萌学子的改变特别明显,“再开班会时,敢讲话,能弹琴,朗诵诗歌,鼓励新同学,整个氛围焕然一新。”

从奖学金资助,到建立以“华萌星课堂”“华萌夏令营”“毕业欢送会”“华萌校友会”为代表的综合素质培养体系,再到加入专业音乐教育内容,华萌基金紧跟国家对教育的扶持政策,逐步深化并注重素质教育培养。

通过经济和心理的双重支持,“华萌班”的学生取得优异成绩。截至今年8月,“华萌班”共资助1133名学生,学生总体本科率达到92%,重本率53%,其中438名同学考上了清华、北大、人大、复旦等985/211类院校。

不只是基本的教育帮扶,在更广阔的视野里,TCL还聚焦音乐教育,探索教育公益2.0模式。华萌基金与中央音乐学院共同发起“音乐•梦想•交换”项目,搭建国内外交换学习的平台,帮助缺乏国际交流机会的优秀学生实现音乐梦想,在培养顶尖音乐人才的同时,创造一个无国界的交换、交流、交心的音乐文化平台。

据《TCL2020年社会责任报告》披露,该项目将持续五年共投入逾600万元,拟资助85名左右优秀大学生进行国际交流学习。

▲ 华萌基金十周年纪念

这是TCL多年公益探索的重要变化,而进入这一区间的重要标志,则是2012年TCL公益基金会正式注册成为非公募基金会。作为中国消费类电子行业第一家企业设立的非公募基金会,其宗旨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弱势群体创造教育和成长机会,谋求社区福祉、环境可持续发展”,致力于扶贫济困、助学、救灾三大公益领域。

随之发展的,还有公益视角的逐渐延伸。

在乡村教育的发展过程中,乡村教师群体具有显著的作用,也面临一系列社会权益和生活保障的生活困境,这是很多有能力的教师对乡村望而却步或者离开的主要原因。

“教育振兴是整个乡村振兴的基础,解决代际贫困就是要靠教育,”一位长期从事乡村教育帮扶的公益人认为,教育振兴是最公平、最容易实现的办法,要想振兴乡村,首先必须面对乡村教育的种种症结。

2020年9月,教育部、中央组织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有针对性地提出创新举措,在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大背景下,实现乡村教师可持续发展,助力乡村振兴。

其实早在2013年,“TCL希望工程烛光奖计划”项目便启动实施。该项目通过筛选全国范围内坚守岗位默默奉献的优秀乡村教师,鼓励更多的优秀教师扎根农村教育,推动农村教育事业发展。

自2013年启动实施以来,该项目已有超过2000所学校的2600名优秀乡村教师获奖,获奖教师将获得现金奖励及7天线下烛光课堂培训。

就这样,公益实践伴随着企业的发展不断深入,并且取得了杰出的成果。

据其官网资料显示,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创立至今,积极参与重大灾害救助,先后在云南地震、四川雅安地震等救灾工作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暴发时也发挥自身优势全力支援抗疫。

同时,基金会也着眼于国内公益行业发展,陆续投入资金支持爱心衣橱基金、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爱佑慈善基金会、芒果V基金等机构的公益项目。

3

关注乡村教师

守望乡村教育

助力乡村振兴

纵观TCL的公益发展路径不难看出,魏雪也是TCL公益事业的设计者和构建者。她在公益事业领域的付出和成果,在“TCL希望工程烛光奖计划”和“华萌班”两个公益行动中可见一斑。

熊进在《国家主导下的教育分配正义实践:批判与检省》一文中指出,教育资源分配均衡是教育公平的基础,如果将教育公平进行解构,可以将其内涵分解为由教育机会、师资队伍、财力资源等概念构成的集合。

不难看出,TCL的公益视角在魏雪的影响下,多聚焦教育公平中的三大角度。一位乡村支教的老师曾感叹说,“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是阻碍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重大难题。而师资短缺、质量欠佳,一直是影响贫困地区教育质量的关键性因素。

“TCL希望工程烛光奖计划”的设立,即是为了影响、带动社会更加广泛、持久地关注并且支持乡村教师这一群体。

“发出声音是最重要的,引起关注,才有解决方案出来。”在一次采访中,魏雪如是说。

在“TCL希望工程烛光奖计划”引起关注之后,“烛光课堂”“烛光微贷”便是相应衍生的重要解决方案。

据悉,前者针对“TCL希望工程烛光奖计划”获奖教师提供线下培训,在注重受训教师“参与”“体验”“反思”及“实践”的同时,还为教师们增设了文化体验、素质拓展及教师心理等方面课程,在精神上给予关怀和帮助。

对于多数贫困地区的教师面对的经济压力和困境,“烛光微贷”项目为这些乡村教师提供小额贷款定向帮扶,解决他们及家人在重大疾病、生活消费、技能培训等方面的资金需求,进而提高工作在一线的乡村教育工作者的生活质量,保证乡村教育的发展。

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关注和了解乡村教师的生存现状,“玫瑰行动”动员TCL员工志愿者,走访经过初步筛选、符合条件的乡村老师,实地了解项目情况、探访教师生活现状,同时传播他们的动人故事,影响更多的社会力量关注乡村教育,关注乡村老师。

2021年四十余名TCL员工志愿者走访了甘肃、湖南、广西等10省24县,共探访了25名乡村教师。玫瑰行动自2015年启动至今,超过300名志愿者参与其中,走访省份二十余个,走访乡村教师190名,路程近100万公里。

提升乡村教育的师资力量,就可以直接改善乡村学生的教育困境。这一理念,也同TCL自身的精神脉络相关联。

改变一个孩子,影响一个家庭,富裕一方土地。种下成千上万的火种,自然会收获燎原之光。


(原标题《奔向共同富裕的路上,这些人决不能被遗忘》)

编辑 周梦璇 审读 刘春生 审核 曹亮 范锦桦

推荐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