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早行人|地铁压道车司机:清晨5:30,他在城市地底疾驰

首页 >

凌晨4点11分,深圳地铁司机备班公寓的电话铃响了。这会,整座城市还没有从梦中醒来,人们还都躺在热乎的被窝里。听到铃声后,所有值早班的地铁司机都必须立刻起床:在深云车辆段的公寓附近,整装完毕的深圳地铁正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本期报道,记者跟随深圳地铁7号线早班司机,一起登上压道车驾驶室,用第一视角讲述这群“早行人”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凌晨4点30分,司机侯思文到达地铁运转楼。

他是“小鲜肉”,也是“老司机”

头天晚上,记者住进了位于深云车辆段的司机备班公寓,亲身体验了一把早班司机的日常生活。同行司机侯思文今年22岁,是“小鲜肉”,也是“老司机”,年纪轻轻就拥有娴熟的驾驶技术和丰富的驾驶经验。他来深圳快4年了。出于对车的热爱,原本就读于航空服务学校的他放弃了在天上飞的生活,转而进入深圳地铁,成为一名地铁司机。

司机侯思文驾驶途中。

今年3月,深圳地铁官方抖音账号以侯思文为主角拍摄地铁司机的一天,旋即吸引900万播放流量,点赞近30万。视频里,侯思文以年轻帅气的形象展现了深圳地铁司机的早班工作,不少网友纷纷留言“接地气”、“长见识”。他告诉记者,每天首班车发车之前,值早班的地铁司机要驾驶空车开往线路不同方向,确保线路、设备、系统安全,这便是地铁“压道车”。

为了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以饱满的精神状态驾驶压道车,地铁司机在晚上睡觉前必须上缴手机。第二天,值班室的工作人员会打电话到房间叫醒司机。凌晨4点刚过,电话还没响,侯思文已经穿好了车长制服,精神抖擞地出现在记者面前。

比首班车更早的地铁

4点30分,侯思文第一个到达地铁运转楼,进行指纹检验、酒精测试、司机日志抄写等前期准备工作。之后,他来到候车场进行检车作业。侯思文说,检车是一天安全运营的开始,必须认真、仔细确认列车设备状态。列车整备完毕后,侯思文坐上了司机的驾驶位,而此时已经过了凌晨5点。

走进驾驶室,记者发现,区区3平方米的空间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按钮。“熟练掌握这些按钮并不容易”,侯思文介绍,地铁司机必须通过培训,理论、实操考试合格后取得岗位资格证,之后还要通过搭班和单操面试才能正式上岗。“司机这个岗位比较辛苦,每次值乘过程中,我们都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侯思文说。

5点24分,车场信号楼发来指令,压道车出发了。侯思文手握牵引手柄带动列车前进,而此时的站台仍然空无一人。记者注意到,司机每过一站时会报“站台通过”、“信号灯灭”等口号,左手不时指向前方。督导解释,司机所做的动作又叫“手指口呼”,是为了确保行车安全的一种标准化作业。正因为有了这种行为约束,才使得司机在长时间单调的驾驶过程中,不会因松懈而忘记确认轨道、信号灯、车辆运行声音等重要信息。侯思文称,值一次班大概要做两千多次“手指口呼”。

近4年的驾驶过程里,侯思文没有遇到什么紧急的突发状况。“以前觉得开地铁特别酷,现在对工作体会更深的是责任感和使命感。”谈起自己的工作,年轻的侯思文很是自豪和骄傲,“手柄轻四两,责任重千金,地铁司机是乘客乘车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决不能有丝毫的疏忽。”

编辑 张克

(作者:读特见习记者 罗世伟 文/图/视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