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罗湖第32期 | 周立:“深市第一股”闯出金融改革多项第一
深圳特区报记者 熊子恒
2022-12-14 21:39

周立

1960年出生于天津,南开大学货币银行学专业硕士、国际金融专业博士,高级经济师。1992年加入深圳发展银行(现合并更名为平安银行),先后担任总行办公室主任、杭州分行行长、总行行长助理兼深圳分行行长、总行首席信贷风险执行官、总行首席内控执行官、总行区域长兼零售业务执行官等职务。2021年调至平安集团,现任该集团投后项目总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口述时间:2022年11月23日

口述地点:罗湖区深圳平安银行大厦

采写撰稿:深圳特区报记者 熊子恒

000001”,这个排在A股首位的股票代码饱含着老一辈股民对于“深发展”的记忆。

新中国第一家进行股份制改造的商业银行、第一家发行股票上市的银行、第一家引入外资作为大股东的银行……30余年的发展中,深圳发展银行(现平安银行)创下多项第一,每一项都可以载入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史册。

深圳发展银行诞生于罗湖,与深圳经济特区的发展同频共振。从最初的农村信用社起家,到与平安银行合并更名,再到如今成为以零售业务见长的全国性商业银行,这家银行在推动罗湖区建设、服务深圳乃至全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首次向公众发行股票筹集资金,深市“000001”花落“深发展”

上世纪80年代的深圳经济特区,流传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响亮口号。与此同时,罗湖区的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记得那时候,我是乘坐火车来到深圳,在罗湖的深圳火车站下车的一刹那,就看到了国贸片区高楼林立。火车站旁边的罗湖口岸每天都有香港同胞来往,熙熙攘攘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

在深圳经济特区建设初期,经济发展很需要金融支持,当时深圳的银行主要是工行、农行、中行和建行4家国有银行及少数外资银行。但是,深圳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客观上需要多种经济成分的金融机构,单一国有银行体制不能适应经济特区快速发展的需要。

于是,组建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计划被提上了日程。深圳发展银行是在深圳经济特区6家农村信用社的基础上组建的。在组建过程中,市委、市政府以及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经济特区分行都给予了重要指导和大力支持。当时,深圳市委组织部委任了三位筹备组负责人,分别来自农行、中行和建行。

在早期“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中,改革者们进行了大胆的突破与探索,深圳发展银行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家向私人募集股本的股份制商业银行。1987年5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经济特区分行批准,深圳发展银行以自由认购的形式,首次向社会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79.5万股,每股面值20元,实际发行39.65万股。

图为深圳发展银行发行的股票。(资料图片)

由于当时大家对股票的认识还很模糊,很多人并不看好,不知道投进去的钱能不能还,也不清楚有多少利息,那时候银行的领导们还带头购买、推销股票。事实上,股票投资很快就带来了回报。1990年,在深圳发展银行开业两年以后,当年的分红就达到了每股10块钱,相当于收回股本金的50%。

1987年12月28日,深圳发展银行正式成立。1988年4月,深圳发展银行股票首次在深圳特区证券公司挂牌,拉开了深圳股票交易的序幕。后来,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1991年4月3日,深圳发展银行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股票并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由此成为新中国第一家上市银行,股票代码定格在“000001”。

上市后,“深发展”股价一路高走,成为当时深圳股市的龙头。

罗湖金融业百花齐放,融资支持500辆小轿车投放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是深圳金融改革最火红时期,也是在全国引领示范效应最突出的阶段。深圳在金融改革方面创造了数以百计的第一,涉及市场建设、金融监管、机构及工具创新、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等方方面面。

从金融机构来看,深圳发展银行仅仅是深圳众多金融创新中的一环,是股份制商业银行改革的代表。在保险公司的改革方面,中国平安也是成功的范例;在引入外资银行方面,南洋商业银行最早进驻内地;在资本市场建设方面,深交所走在了全国的最前面。这些金融改革创新大都发生在罗湖。


2003年,深圳发展银行信用卡是国内第一张密码信用卡。(资料图片)

当时,罗湖的金融业主要集中在两个区域。一个在深圳发展银行大厦所在的蔡屋围片区,它是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经济特区分行以及工行、建行、农行的深圳分行所在地;另一个在国贸片区,当时中行深圳分行以及不少外资银行、财务公司、非银行金融机构都在那边注册、办公。

罗湖百花齐放的金融业与深圳经济社会发展构成了相辅相成的关系。例如,在深圳建设早期,比较缺乏正规的出租车服务,深圳发展银行率先行动支持深圳市出租车业发展。那时候,银行还可以做信托租赁方面的融资业务,我们就给出租汽车公司融资,他们一次性采购了500辆小轿车。我记得,当年几百辆崭新的出租车在体育馆的广场上排列得整整齐齐,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深圳人打车难的问题。

首次由外资机构担任第一大股东,引入先进管理理念

经历了成立初期的快速发展阶段后,深圳发展银行的经营曾一度进入瓶颈期。由于缺乏对银行现代化管理的认知,当时深圳发展银行在某些地区的资产质量出现了问题,整体经营业绩也表现低迷。

本世纪初叶,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国家政策支持在金融改革中引进外资股东。深圳市政府也提出了大胆引进国际资本和管理理念来推动本地金融机构改革的思路。深圳发展银行再次成为推进金融改革开放的试验田。

经过谈判,深圳发展银行成功引入了美国新桥投资。2004年5月31日,深圳发展银行发布公告:美国新桥投资拟以12.35亿元的价格收购深圳发展银行17.89%相对控股权。同年10月,深圳发展银行国有股股权转让方案获得了国务院相关部委的批准。12月31日,深圳发展银行股权转让交割完毕,新桥投资正式入主。

一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首次由外资机构担任第一大股东,这是史无前例的。这件事体现了深圳作为经济特区推进改革开放的魄力,同时也使得深圳发展银行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外资机构进入后,给我们带来了国际银行业的先进管理经验。比如说,美国新桥投资帮助深圳发展银行建立了信贷风险管理与财务管理的垂直管理体制,后来该模式被国内很多股份制商业银行借鉴。另外,外资机构注重精细化管理,他们对利差的管理和成本的管控,尤其是对风险的管理都比较严格、精细,对于监管合规也非常重视。

但必须指出的是,外资机构实际上是中短期财务投资者。美国新桥投资作为一个封闭式基金,无法对深圳发展银行进行持续注资,也很难对银行长期发展考虑过多。事实上,那几年深圳发展银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有较大的困扰,机构拓展也一时停滞。

“深发展”股票变更成为“平安银行”,确定零售银行战略发展方向

在与外资携手5年之后,深圳发展银行的股权结构又一次迎来重要调整,而这一次变化带来了全新的发展局面。

2009年6月,中国平安投资深圳发展银行举行了签约仪式。2010年5月,新桥投资将其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过户至中国平安名下,中国平安取代新桥投资成为深圳发展银行第一大股东。2012年1月,深圳发展银行和平安银行完成合并,股票简称由“深发展”变更成为“平安银行”。至此,这家银行再次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2012年,深圳发展银行正式变更为平安银行,平安银行时任董事长肖遂宁和时任行长理查德·杰克逊召开新闻发布会,并为新的银行名称揭幕。资料图片 张小禹 摄

中国平安与深圳发展银行都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在改革开放大背景下,创建于深圳经济特区的两家标志性金融机构,他们的基因文化在许多地方都是相通的。作为综合性的金融集团,中国平安不仅带来了雄厚的资本金、独特的管理文化、强大的科技实力,在往后的经营战略定位上,也让深圳发展银行深深受益。

当时,我作为总行首席信贷执行官,负责牵头两家银行风险条线及系统的整合工作。两行整合工作是一个庞大复杂的工程,但在集团的指导下,进展比较顺利,历时一年多基本整合到位。

2016年8月,平安银行零售转型正式拉开帷幕。在此后的6年中,平安银行零售业务快速发展,无论平台、基础、队伍、品牌和口碑,都实现了质的飞跃,主要零售规模、客群指标都步入股份制银行第一梯队。2022年前三季度,平安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383亿元,同比增长8.7%;净利润367亿元,同比增长25.8%。实施转型以来,无论是收入还是利润,平安银行零售业务贡献都超过了50%,零售转型战略贯彻有力。

在实施零售业务转型中,科技赋能一直是我们的基本策略,平安银行给客户提供了功能强大的“口袋银行”,并且不断迭代升级提供增值服务,智能化的线下网点给客户带来优质的服务体验。

服务实体经济及民生,是金融机构的初心和使命;防范风险、安全经营是金融机构的底线和核心竞争力;积极践行国家战略、履行社会责任是金融机构的立足点和出发点。一直以来,平安银行积极支持国家经济建设并努力维护金融稳定,不断追求企业发展和社会责任的高度融合,争做合格的新时代企业公民。

今年恰好是我来到深圳的第30个年头,作为深圳早期金融从业者之一,我对罗湖这片热土充满感情。罗湖的“先锋精神、奋斗文化”代表着“拓荒牛”的精神,承载着老一辈建设者们不惧挑战、勇于创新、真抓实干的光辉岁月。这是我们深圳文化的重要财富,应该把它保持和传承下去。

编辑:梁晶晶 审核:盛佳婉

(作者:深圳特区报记者 熊子恒)
免责声明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推荐阅读
读特热榜
IN视频
鹏友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