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香港见闻录丨大学,别让200人毁了3000人的毕业礼

今天我要讲一个long long story(长故事),要从13年前讲起。

那是2006年,高考出结果后,曾爆出一宗“大新闻”:香港高校开出50万奖学金“抢”内地高考状元,多位状元放弃“清北”这类的顶级名校,直奔香江而去。

想来那时也是年少轻狂,我一口气约访香港8家高校,颇有点遍寻名师的味道,就想看看香港的大学到底好在哪儿。

历时已久,很多事已记不真切,但有一个细节一直深深印在脑海:在面朝大海、汗牛充栋的香港科技大学图书馆,当看到满满两大架顶天立地的书籍对峙而立时,我似有所悟——这是关于某些富有争议的工程的专业中英文书籍,居然按赞成与反派的对立观点来做书籍分类,开放给师生与公众,即使游客都可以借阅。

面山背海的香港科技大学

开放活跃,兼容并包。

我叹服!心想:这才是高校应有的样子,这才能培养出有思辨能力的学子。加上之前向校方提出访问需求时,几乎每所学校都回应爽快、安排合理,显示出现代化高校管理的效率与专业。顿时,对香港高校好感“爆棚”。

一晃13年过去了,香港高校学术水平是否有提升,我没有发言权。但说到联系校方再度拜访的经历,却感觉这次遇到的不是一群教职工而是一群“官僚”。当然,也许每所学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不便对我讲。

也正源于此,我相当不忍用这样的词汇来“扣帽子”,也相当明白事易时移,如今香港形势复杂,不少关心香港的人焦头烂额,或者无暇或者根本就不想应付我这种来“添乱”的。可是这背后,非对比,不知高校管理水平、舆情应对、危机处理水平,简直江河日下。

见微知著。以我之遭遇反观香港高校今日之囧态,觉得也是必然。

活跃是够活跃了,活跃到全港超过600名高校学生因参与暴力社会活动而被捕;开放也是够开放了,开放到毕业典礼如“无掩鸡笼”,想破坏就破坏,想冲击就冲击;兼容并包吗?我看大学是容下了这群戴着口罩、不知是不是真学生的人,这些人对持异见者党同伐异,完全不容——围堵老师、逼跪校长、殴打学生、涂污校园……

一位土生土长的香港博士对我说:这简直是香港之耻!

还有家长愤而发帖,表示和女儿一起拒绝出席毕业礼。

我想说的是:香港有些高校的管理者懵了,但我们旁观者不能被带歪。

请让我告诉您一个数字:昨天,在香港中文大学毕业礼游行的人数,据报道是近200人,而该校应届毕业生有3000多人!十五分之一不到的人,居然能够“绑架”全部人,毁掉了所有人十几年寒窗苦读期盼的毕业礼。

请让我告诉您一个事实:不同的学校,不同的校长,不同的处理方式,能得到不同的结果:

10月27日,是香港理工大学的博士毕业典礼。校长滕锦光就拒绝与戴着口罩上台毕业生握手,并示意该毕业生下台。毕业典礼之后得以顺利继续进行。在当下的环境,这样做,也许已实属不易。

而2017年,香港专业进修学校校长陈卓禧就成功地处理过类似事件——当即把抗议学生请出礼堂,让其他学生继续他们的毕业礼。事后,陈校长主动找到几个抗议的学生,说出了这样一番掷地有声的话:

由我们学校成立第一日开始,我们就挂五星旗,唱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我们因为这件事,受尽殖民政府打压、资助被取消、校址被收回,也从未放弃爱国立场。你们如果连这件事都不知道,那就是你们选错学校!

这个两年前的视频,我也就看过一百多遍吧!有兴趣的人可以再欣赏一下校长是怎么和这些不懂历史的学生们正面“刚”的:

说这些,是想让诸君知道,香港的大学如今虽然分化了,依然有它的水准,它的灵魂,它的坚持。闹事的绝对是一小撮,但如果遇上管理者缺乏立场、软弱无能、没有承担,则这一届的毕业生太“南”了。

目前,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浸会大学都发出声明,表示大学毕业典礼是庄严和值得纪念的场合,同学务必要尊重。但是,他们会不会重演港中大让少数人“绑架”多数人的闹剧,我们还要再看看。

拥有3万多位教职工会员的香港教联会,对此事也态度鲜明。会长黄均瑜对我说:大学生是成年人,想做什么,确实有他的自由,但是校长应有这样的意识:只要你一天没出我的校门,就要接受校方的管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能谁恶谁有理!

我们为这样的说法,手动点赞!

毕业礼前一天,我来到美丽如画的香港中文大学,看到不少毕业生穿着学士、硕士袍在合影留念。

在狮子亭边,一位来自山东的哲学硕士毕业生告诉我:原本有想过继续读博士,或者在香港找工作,如今这个情形,恐怕只能先回内地再作打算了。

13年前,同样在香港中文大学,同样在狮子亭边,一个内地高考“状元”说,她拿学英文的劲头在学粤语,因为太喜欢香港了。我还能依稀想起她眼里闪着的光,不知如今她身在何方。

那时的香港,那样的高校,消逝在那一去不复返的时光里了。

但我相信,这只是短暂的消逝。

那样的香港,那样的高校,将依然是本该就有的那样。

香港教育病了,大学毕业礼成暴徒学生捣乱舞台

中文大学昨日(7日)举行本年度毕业礼,大批毕业生身穿黑衣、戴“V煞”面具,双手举着政治标语,奏唱国歌时背向礼台,会场四周“涂鸦”满地,形成了一个中大建校以来最疯狂、也最丑陋的庆典场面。

毕业礼是属于中大的,更是属于全体毕业生的,身为毕业生一分子,不以四年寒窗有成为荣、不以“博文约礼”为训、更不以父母师长期许为念,有学士袍不穿、四方帽不戴,打扮成“人不人、鬼不鬼”,把本属庄严、荣耀的毕业礼变成暴力街场。他们不知感恩、不思回报、不懂尊重,一手破坏自己的毕业礼,除了狂妄无知,只能以“可怜”二字来形容。

然而,毕业礼上,可怜的除了这些“暴力毕业生”以外,在礼台上穿戴一身光鲜校长袍服的段崇智,神色尴尴尬尬、讲话结结巴巴,一脸无奈,堪称“自食其果”。

人们记忆犹新,被部分学生围堵和所谓对话之后,段崇智发表了一纸谴责警方暴力的“声明”,被部分学生捧为“段爸”。

然而,“好景”不常,尽管段校长不惜不问是非对错、偏私护短,以为可以“”买怕“”学生,“‘好官’我自为之”,中大校园已经止暴制乱、水不扬波了,谁知昨日的「暴力毕业礼」竟上演了更丑恶的一幕,被包庇纵容的学生不仅没有反思或收敛,反而以校方的软弱为可欺,变本加厉、大闹会场,毕业礼被迫腰斩, “段爸”又变成了暴力学生口中的“段狗”,真是情可以堪、何地自容?

大学是授业解惑、传播知识之所,更是培养年轻人责任感、是非心的重镇,当年水木清华、红楼北大,不是以什么外国发明奖项称雄,而是因为几位风骨铮铮的校长而享誉学林。

身为大学校长,在大是大非面前其身不正,不敢坚持守法和正道,确实是不配当“爸”而只能被称之为其他东西的了。

编辑 曹亮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