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日本擅排核污水影响千年难消,中国可联合周边国家起诉

首页 >

日本首相菅义伟12日表示,将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中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污染水排放至海洋,对于复兴福岛来说“不可避免”“刻不容缓”。虽然尚未正式作出决定,此举已遭到来自日本国内外的强烈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2日表示,中方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表明严重关切,要求日方切实以负责任的态度,审慎对待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

菅义伟(资料图)

日本时事通讯社12日报道,菅义伟当日表示,正在和相关省厅商讨应对“风评被害”(注:源自日语,指因传言使得成为传言焦点的人物或团体受到了名誉、经济等损失)的对策。他还说,距离开始作业还有大约2年的时间,要努力让民众理解(此举)“在安全性上面没有问题”。据悉,日本政府计划13日召开内阁会议,正式决定是否向大海排放福岛核污水。

“作为渔业组织,我们反对向海洋排放污染水的立场从未变过。”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指导部工作人员泽田忠明1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渔民现在正常捕鱼、卖鱼,但是还未完全从‘风评被害’中恢复过来。如果再把污染水排放至海洋,‘风评被害’恐怕愈演愈烈。届时渔民以什么为生、国家是否出台补偿措施等问题都是未知数。”泽田说,即便这项决定正式通过,着手排水也是2年以后的事情,在这期间渔业组织会继续提出反对意见。

福岛县磐城市议会议员佐藤和良在社交媒体上批评说,把污染水“一倒了之”是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不负责任”的表现。这既是一种“暴行”,也是一种“愚蠢的举动”。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的资深核电专家肖恩·伯尼(Shaun Burnie)12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早在福岛核灾发生后的第二年,马萨诸塞州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当地近海放射性铯的浓度在当年4月初曾高达10万贝克勒尔每立方米,比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泄漏后在黑海检测到的最高浓度还高约100倍。

去年9月26日,菅义伟在福岛第一核电站视察时问核废水能不能喝,东电回复:稀释了能喝。菅义伟最终没喝 (图源:朝日)

放射性物质将通过洋流扩散。肖恩·伯尼指出,此前人们认为中国东海没有受到显著的铯污染,但南京理工大学2018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模型显示,东海已经受到福岛放射性物质污染。2011年福岛排放到太平洋的铯广泛扩散,并于2013年到达东海,2019年达到峰值。他说,尽管与日本沿海相比,未来中国东海上来自福岛的放射性物质水平不会很显著,但没有理由让其污染任何海洋环境。

“将要排放到大海的多种放射性核素都有可能对人类和其他生物的DNA造成损害。”肖恩·伯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目前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存储的超过123万吨具有放射性的污水中,含有放射性同位素锶90(Sr-90)、放射性氚(超重水)、碳14(C-14)以及其它放射性物质,如碘129(I-129)和钴16(Co-16)。为了冷却受损核电站内部的核反应堆,这些污水还在不断持续增加。

他说,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多核素去除设施水处理技术(ALPA)不能去除放射性氚(超重水)或碳14(C-14),也不能完全去除其他放射性同位素,如锶90(Sr-90)、碘129(I-129)和钴16(Co-16)。接受这些放射性同位素的一个主要途径就是摄入受到污染的海洋食品,这些物质会在海洋食物链中长期积累,时间甚至超过千年,并且有可能通过食物链回到陆地上的人类社区,带来潜在的健康风险。

不过,有日本分析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海洋生物通过自身新陈代谢在不断排放身体中的放射性物质,即使污水流进太平洋,但“通过海洋自净能力,生态环境也能恢复”。

“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广东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朱坚真12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这种恶劣影响不可能在短期之内消失,甚至几百上千年都消失不了”。朱坚真解释说,海水和陆地不同,水体是整体相连的,洋流对整个海洋有很大影响。尤其是中国东海、黄海流域的海洋生物、鱼类、植被等有可能因受到不良影响长得巨大。食用这种海洋生物容易引起人类机体组织发生病变,有很大危害。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关于污染水的处理问题,去年2月有专家提出可将其“稀释至排放标准以下,再排放至海洋当中”。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地福岛县大熊町和双叶町基于此催促日本政府早日给出解决方案。菅义伟去年9月表态称,政府将尽快决定处理方针。但因将污染水排放至海洋的做法遭到渔业协会、当地民众等方面的强烈反对,迟迟难以推进。

那么,日本政府为何又将此事提上日程?对此,肖恩·伯尼分析认为,日本政府之所以重新考虑做出这个决定,因为其认为这是最省成本的选择,而无视保护海洋环境的法律义务。他说,如果日本政府做出重新启动排放核污水的决定,意味着日本违反了基本的环境原则。其对海洋环境的威胁不仅是日本政府的国内问题,更关系到共同的海洋环境和国际问题。

肖恩·伯尼说,事实上,要处理核污水,并非只有污染海洋环境的“唯一选项”。东电和日本政府此前已经承认,福岛第一核电站场址以及福岛县周边地区有足够的储存空间,可以建设更多的储存设施。海洋是属于人类的共同区域,福岛核电站的污水一旦排入太平洋,受影响的将不仅仅只是福岛和日本附近海域,也将对亚洲周边甚至整个太平洋地区海域产生影响。倘若日本政府做出这一决定,就是有违国际海洋法律公约,而且无视人类健康安全,是不尊重人权的做法。

朱坚真提示道,中国加入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可在此框架下采取行动。中国还可以联合周边国家通过联合国专业组织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放弃决议,或者给予赔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2日最新表态称,日本福岛核事故是迄今为止全球发生的最为严重的核事故之一,事故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已经产生深远影响。妥善处置福岛核电站废水问题关系到国际公共利益和周边国家切身利益,理应慎重妥善把握,确保在各有关方共同参与下,有效避免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带来进一步损害。

赵立坚说,目前国际舆论对日方拟决定核废水排海高度关注,普遍表示质疑和反对。日本国内也有不少强烈反对意见。我注意到日方经常要求他国履行国际责任,现在国际社会都在看着日方,日方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此事关系重大,日方应对国际公共利益负责,这也是对本国民众利益负责。赵立坚表示,为维护国际公共利益和中国人民健康安全,中方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表明严重关切,要求日方切实以负责任的态度,审慎对待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

(原标题《专家:日本擅排核污水影响千年难消,中国可联合周边国家起诉》)

编辑 刘彦 审读 韩绍俊 审核 张雪松 党毅浩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