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永客运站关停 公路客运谋求转型 记者探访多个汽车客运站,看宝安公路客运现状和出路

首页 >

曾经,宝安每一个汽车站春运时都人山人海。(资料图片)

2月27“落幕”的福永客运站。

2月28日17时50分,当最后一班福永发往广州的客车从福永客运站驶离,这个服务宝安26年的老牌汽车站正式关停。

作为宝安建设时间最早的一家标志性交通场所结束历史使命,繁荣20余年的汽车客运行业如今怎么了?本报记者近日走访宝安区多个汽车客运站,为读者探访汽车客运行业的现状和出路。

昔日一镇一汽车站 正在逐步关停

福永汽车站和宝安辖区所有的汽车站一样是为适应深圳发展应运而生的。1997年,为了响应宝安县一镇一汽车站的规划思路,福永汽车运输公司在107国道旁筹建了现在的福永客运站新址。在福永客运站工作了26年的老员工陈奇告诉记者,建成后的福永客运站是当时宝安首个占地超1万平方米的汽车站,在一段时间里还成为深圳市不少运输公司学习取经的地方。1999年,宝安区运输局授予福永客运站为宝安区汽车客运站场站建设和管理示范站。

而后,宝安区更多、更大规模的汽车站沿着107国道逐渐建成。“最高峰的时期,福永客运站每天发送的乘客高达2万多人,那时候汽车站从一楼到二楼的候车厅都挤满了人,有时还排到了百米之外的107国道附近。”福永汽车站站长文建生说。

宝路华运输公司作为宝安区最大的运输公司之一,拥有4家具规模的汽车客运站。目前其管辖的宝安新城汽车站、黄田汽车站均已关停,还剩下石岩汽车站和松岗汽车站正在缩小规模、转型自救。

“汽车客运行业给深圳带来了南来北往的建设者,实现了无数人的梦想,也为深圳快速发展提供了动力,是不少人的回忆,但随着人们出行方式的改变,汽车客运行业的经营如今已经日渐式微。”宝路华运输公司副总经理骆小洲告诉记者,汽车客运的客流量本来就在逐年下降,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经营状况受到更大挑战。“交通部门对于不同等级的汽车客运站的人员配置、硬件设施、防恐要求均有严格的规定,客流量减少了,人员配备一点都不能减少,为了生存下去,下属汽车站只能关停或者找寻其他经营方式进行自救。”骆小洲说。

2月26日,记者在松岗汽车站走访发现,昔日偌大的汽车站已经变为某家具建材广场,以前的候车厅也成了某餐厅的经营场所。在场站停车区,则分别划分为公交车充电停放场站及出租车充电“码头”,道路客运似乎成为松岗汽车站占比较小的经营结构种类。据松岗汽车站介绍,2021年汽车客运业务还要缩小。

记者了解到,宝安辖区内最多曾拥有14家汽车客运站(点),截至2021年3月1日,还有宝安汽车站、宝安客运中心站、西乡汽车客运站、机场汽车站、沙井中心客运站、沙井汽车站、松岗汽车站、石岩汽车站8家在经营,其他均已关停。

宝安市民的长途出行方式正在改变

你有多久没有坐过长途汽车了?带着这个疑问记者询问了在宝安居住的多个年龄阶段的市民。

“60后”的机械维修工人何翔师傅是上个世纪90年代来深务工的群体之一。当年他和湖南永州道县的几个小老乡一起来深找工作,第一站就是福永客运站。在福永工作12年,何翔师傅一直是福永客运站的常客,2010年,因其工作的工厂搬迁至龙岗,从那后,何翔再也没有在福永客运站乘坐过汽车。2015年何翔师傅的儿子也来深圳工作并买了私家车,此后,他都乘坐儿子或者老乡的私家车返乡,不再购买汽车票乘车。

“90后”的刘芳2012年毕业季应聘进入西乡某科技公司,当年她从湖北老家乘火车至广州,再从广州流花车站换乘至西乡客运站下车。从校园毕业就开启深漂的岁月刘芳自工作后再也没主动去过汽车站乘车了。“记得毕业没多久就有了高铁,自己挣钱后再也没有去汽车站买过票。如果春运没有抢到高铁票,就让父母过来深圳过年。”对于刘芳来说,高铁是她回家使用最多的交通工具。

“10后”的张子欣小朋友就读于天骄小学,当记者问起她对汽车站的印象时,张子欣表示:“我只路过过汽车站,但是没有乘坐过。”9岁的张子欣假期出行长途旅游时一般乘坐飞机,短途则是父母自驾出行。比起宝安汽车站她更熟悉宝安机场,据她介绍,目前已经去过新西兰、美国、马来西亚、泰国等多个国家。长途汽车对于不满十岁的孩子来说仅是一种符号认知,而没有出行体验。

“汽车站的经营困难是因为实体店经营成本高,进站乘车比网约车贵几十块,坐汽车的都是普通务工者,对价格敏感。现在出行方式改变了,深圳的汽车站也会遵循市场规律发生相应的改变。”网友“bvjgkk”如是说。

专家提出转型期间公路客运站整合发展思路

据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2019年6月的调查报告显示,深圳共有43个汽车客运站,占地面积94.94万平方米,平均每个客运站占地面积1.67万平方米,其中停车场占地面积35.94万平方米。面对体量如此大的交通土地资源,汽车客运站应该如何转型呢?

为此,记者采访了深圳市都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薛博。薛博建议,辖区内门户口岸、机场、高铁站等交通枢纽的汽车客运功能应当给与保留,其他多小散弱的长途客运站可按照大区域的范围进行整合,多出来的交通场站用地则可向城市内公交场站使用倾斜。

据薛博介绍,近年来,受到航空、高铁、私家车及网约车发展的影响,道路客运在整个客运体系中的定位发生了深刻变化,原来的主力运输地位逐渐被其他四种交通方式分流,公路汽车运输客流量遭受巨大冲击。随着高铁站在城市交通枢纽的增加,原来的多小散弱的汽车场站格局亟需整合。整合的方向就是要从单一功能的公路客运站转变为与高铁、航空、城市门户口岸相融合的综合交通枢纽。“交通枢纽讲究多方式运输,拿深圳皇岗口岸为例,这里是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一个衔接枢纽,设立汽车客运站服务城市周边地区来深的旅客十分重要。”薛博告诉记者,“从都市交通规划来考量,要根据交通枢纽的规模和运距来配备相应的汽车客运,否则就会产生非法营运车辆,给交通执法带来巨大压力。”

薛博表示,随着公交车、出租车的纯电动化,纯电动车辆数量不断增多,充电场站和充电场所严重不足,影响公交、出租行业的稳定和发展。普通汽车客运站拥有的土地资源可以向城市公交倾斜,为城市公共交通发展提供空间支撑。

值得一提的是,宝安交通集团正在抓紧研究宝安客运中心更新项目,计划建设深圳市首个轨道+公交+客运+的士码头+出租型公共住房+配套商业为一体的新型综合交通枢纽型物业。如果该项目能够实现,汽车客运站可无缝连接建设中的地铁12号线宝安客运中心站,接驳西乡大道、前进二路城市主要干道,服务珠三角大湾区交通,成为深圳汽车客运站转型升级的一个样本。

(来源:宝安日报)

编辑 汪新林


(作者:宝安日报记者 何柳/文 雷小舟/图)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