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广州艺博院,一睹王羲之七世智永《真草千字文》
广州日报
2020-09-23 17:00

一个由广州艺术博物院院藏千字文书法展9月23日起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开展,这个题为“——广州文心书意艺术博物院藏千字文书法展”,展出孙智永、张旭、怀素、王升、文征明、娄坚、孙岳颁、铁保等书家的《千字文》书法作品一批。展览将持续至今年12月13日。

本次展览作品包括拓本、墨迹两类。拓本是以拓印的方法将碑石上镌刻的文字显示在纸面上,是除墨迹之外的另一种书法呈现方式。在印刷术落后的古代,拓本是复制、保存和传播书法艺术的重要载体,同样具有很高价值。

展厅一角。

《千字文》诞生至少与四位历史人物密切相关

本次展览策展人、广州艺术博物院研究员翁泽文介绍,《千字文》诞生于魏晋南北朝,时值社会大动荡而文化却大繁荣年代。它的诞生及早期传播至少与四位历史人物密切相关:第一位是“书圣”王羲之,他是中国书法史上第一座行书艺术的高峰,也是引领时代书风的楷模。第二位是梁武帝萧衍,他酷爱王羲之书法,搜集了大量的王羲之作品藏于内府。第三位是梁员外散骑侍郎、学者周兴嗣(?—521),他受命在一夜之间将梁武帝所藏王羲之书法中的一千个单字编纂成《千字文》,此文不仅有文意而且合韵律,堪称书文合璧的旷世杰作。第四位是王羲之七世孙智永,他书写《真草千字文》八百册广施诸寺,为《千字文》的早期传播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开启了后世书家书写《千字文》的风尚。

展厅一角。

王羲之与孙智永《真草千字文》缠绕七世的缘

据介绍,《千字文》的最初版本采用王羲之的字迹来进行编排,因此该版本是一件文书合璧的王羲之书法集字作品。令人遗憾是,该版本未能流传下来,后人不知其真容,只能借助王羲之七世孙智永的《真草千字文》一探其究竟。

孙智永是陈隋间高僧和著名书法家,他继承家风,能得王羲之书法的精髓。早年他学习书法异常刻苦,写坏的毛笔多达五筐。他把这些坏毛笔埋在地里,称之为“退笔冢”。据传他成名之后,前来求书的人络绎不绝,因此踩坏他家门槛,只得以铁皮把门槛包裹起来,被称之为“铁门限”。从中可知孙智永学习书法的勤奋以及在书法上取得的成就。

展厅一角。

拓本墨迹《千字文》再现历代文人墨客风采

在本次展览作品中,就有一件孙智永的《真草千字文》拓本。这件拓本的碑石由薛嗣昌(薛绍彭弟)于宋大观三年(1109)二月十一日以长安崔氏所藏孙智永真迹摹刻而成,现收藏于西安碑林。所谓“真草”即真书和草书,“真书”是楷书的别名。此作由楷、草两种不同书体构成。智永是先临摹《千字文》中的王羲之楷书,然后再补上自己创作的草书。由于孙智永的草书也沿袭了王羲之的风格,因此其《真草千字文》可谓是王羲之书风的再现。此作的楷书用笔活泼迅捷,带有行书笔意,而草书则严谨整饬,两种书体虽动静交融而又浑然一体,蕴藉浑穆。

孙智永《千字文》局部。

展览的拓本类作品中,还有唐代张旭、怀素和宋代王升书写的《千字文》。张旭《千字文》以狂草写成,其碑石现已残缺不全,仅剩二百余字。元人骆天骧《类编长安志》记载,此作为唐乾元二年(759)张旭书,宋元丰二年(1080)吕大防摹刻,碑石现收藏于西安碑林。

传世的怀素《千字文》有两种,一为《小草千字文》(墨迹本),一为《大草千字文》(石刻拓本)。所谓“小草”即今草,“大草”即狂草。这次展出的是《大草千字文》,明成化六年(1470)由西安知府余子俊摹刻,碑石现收藏于西安碑林。

张旭和怀素都是中国书法史上狂草书法的代表人物,张旭还被誉为“草圣”,而怀素则是张旭的再传弟子。两人合称“颠张狂素”或“颠张醉素”,均嗜酒如命,经常在酩酊大醉之后挥毫泼墨,借助酒意表达自己激情澎湃的内心世界,作品狂放不羁,具有强烈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和视觉冲击效果。这在本次展览的作品中均有充分体现。张旭的作品笔势连绵,如大河奔流,一泻千里,气贯长虹。怀素的作品笔意纵横,如烟波浩渺,广袤无垠,吞吐大荒。

怀素《千字文》局部。

明代画家文徵明小楷《千字文》神韵清虚

本次展览的墨迹类作品则出自文徵明、娄坚、王应华、孙岳颁、劳式文、铁保、朱汝珍、梁照堂的手笔。由于《千字文》字数较多,不适宜采用竖式布局,一般多作横幅形式,如手卷、册页等。

朱汝珍《千字文》局部。

文徵明是明代吴门画派代表画家,也是明代著名书法家。其艺术造诣极为全面,诗、文、书、画无一不精,人称“四绝”,尤以绘画影响最大。在画史上与沈周、唐寅、仇英合称“明四家”或“吴门四家”,在诗文上与祝允明、唐寅、徐祯卿合称“吴中四才子”。

文徵明《千字文》局部。

文徵明书路极宽,素以行书与小楷见长。其小楷极具功力,尤为精绝,堪称明代小楷的巅峰。本次展出的文徵明《千字文》即为小楷,点画劲健,骨肉匀停,刚柔相济,法度森严而又灵动秀丽,并略具刀刻意味,通篇气息典雅,神韵清虚。

铁保是清代满洲人,曾任广东巡抚,与永瑆、刘墉、翁方纲合称“清中四大书家”。本次展出的铁保《千字文》虽名为临摹怀素的《大草千字文》,实则融入了自己的风格,不追求强烈的变化和气势,但却颇具情趣,点画精到内敛,线条圆厚纯净,耐人寻味。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丹彤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林传凌

编辑 刘桂瑶

免责声明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推荐阅读
读特热榜
IN视频
鹏友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