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谈“厕所社交”:不能让一代人的童年回忆停留在厕所里
上观新闻
03-05 16:13

孩子们走不进操场,不能在走道里停留,甚至在教室里也只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被逼无奈之下只能躲进厕所里社交,即所谓的“厕所社交”——这是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市中华职教社副主任李国华近年来在工作和生活中观察到的独特现象。他呼吁:“不能让这一代人的童年回忆,就此停留在了厕所里。”

李国华在调研中发现,迫使小学生进行“厕所社交”的原因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学校对安全的顾虑,另一方面则是家长对学生的焦虑。

“学校担心学生在课间活动时发生安全事故是‘课间活动限制’的关键。”李国华介绍。在司法实践中,学校在校园安全事故中往往因“教育、管理不到位,安全隐患未排除和未能及时救助”被判承担赔偿责任,甚至赔偿学生补课费、家长误工费等。为了减少安全隐患,学校对课间活动的管理日趋僵化,逐步演变成设立“一刀切”规定——除上厕所外,学生课间不得离开教室。

课间十分钟的消失,与部分学生家长的焦虑心态也不无关系。一些家长错误地认为,课间不去户外活动有助于学生充分利用时间学习,有利于提高学习成绩。还有一部分家长对孩子过度保护,要求孩子在学校绝对安全,对孩子不小心造成轻微皮外伤都上纲上线,对老师、学校不依不饶。“尤其是后一种矛盾,使得学校对课间活动严加管制以至于实质上取消。”李国华说。

研究表明,未成年人的注意力集中时间较短,一堂课结束后,需要适当的放松。学生久坐也会导致身体出现健康问题,如肥胖、近视等,长此以往更不利于学生心理健康。数据显示,我国青少年群体有14.8%存在不同程度的抑郁风险,高于成年群体,18岁以下抑郁症患者占总人数的30.28%。“近期媒体也报道,部分医院儿童精神科‘爆满’。”李国华表示,由此可见,课间十分钟活动既是注意力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身心健康的必要保障。

面对学生们迫不得已的“厕所社交”,怎样才能把他们从厕所中“解救”出来,获得更多美好的童年回忆?

“徒法不足以自行,没有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管,学校从维护自身利益的角度没有执行的动力。”李国华建议,教育部门应该切实拿出方案,确保全国学生课间自由活动权的落实。“比如,对长期不执行的学校明确处罚机制,将课间活动开展情况纳入教育督导范畴,尤其要切实杜绝学校教学生造假的恶劣行径,严肃整治遇到上级检查才让学生课间自由活动等形式主义作风。”

要想学校放开包袱解放课间10分钟,还要从源头上帮助学校合理管控风险。对此,李国华建议,最高法和最高检应进一步细化规则,明确学校在尽到了教育管理责任的情况下发生的意外伤害的相关责任。

多年来的实践证明,校方责任险对化解学校风险行之有效。不过,李国华指出,这类保险仍存在保额偏低、责任范围不足的问题,比如校方责任险并不包含学生课间活动中常见的因自身原因受伤。他建议,教育部可以优化保险规则或出台更多的保险种类,覆盖课间活动。

“此外,让学生们不再局限于‘厕所社交’还需教育部门、学校、家长之间及时进行多方联动协同,从而促进安全保障。”李国华表示。

编辑 张克 审读 张蕾 二审 张玉洁 三审 张露锋

免责声明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推荐阅读
读特热榜
IN视频
鹏友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