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徒步,能为孩子们的成长带来什么 | 晶报特别报道

晶报记者 余梓宏
01-30 08:37
收录于专题:晶报·特别报道

晶报

阳光媒体 非常新闻

摘要

​深圳市政协委员张弓在市政协七届四次会议上,提出《关于落实国家新课标,推广青少年登山徒步运动,解决中小学生“脆皮空心”问题的建议》,而他的观察和思考,是从自己的女儿开始的。

在前来参加深圳市政协七届四次会议的政协委员中,张弓的辨识度很高。他身着红色运动衣,步伐矫健,略显单薄的衣着在这一轮低温天气下,格外引人留意。这件功能性速干衣也是他特意选择的衣着,虽然看着不厚,却十分保暖。“我是一个登山运动爱好者,近年来致力于登山运动在青少年群体中的普及。今天的这身穿着表达了我对运动的态度,呼吁大家都重视健康议题。”

记者了解到,张弓是暨南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也是基因检测领域的优秀科学家,还是国际人类蛋白质组计划共同主席,这次是作为科学技术协会界委员参加政协会议。而这次他带来的主要提案之一——《关于落实国家新课标,推广青少年登山徒步运动,解决中小学生“脆皮空心”问题的建议》,是关于青少年教育问题的。张弓呼吁深圳在学校内推广青少年登山户外运动,以此解决当下普遍存在的中小学生“脆皮”和“空心”的问题。

一位科学家委员,为什么执着于这样一份教育提案?日前,晶报记者专访了张弓,才发现这个提案背后的故事,可以从他的女儿讲起。

整整一年前,2023年1月30日,张弓的女儿张妙依在四姑娘山登上海拔4900米平台。

登山重塑孩子心性

张弓的女儿张妙依小时候的运动能力相较于同龄人来说发育得较晚。为此,张弓在女儿一岁时就为她测全基因组,发现了她在营养上的基因缺陷,及时通过饮食补正,很快就在发育上追了上来。

但随着学业负担的加重,张妙依也开始近视,还有脊柱侧弯的健康问题。

有一天,张妙依看了一本书,突然就跟张弓说,自己想去爬贡嘎雪山。“一般的家长可能觉得这么小的小孩爬雪山是异想天开,因为我在德国留学的时候,是阿尔卑斯登山协会会员,我自己体能也很差,但在欧洲时我登过几座山,具备登山的知识和能力。小孩去登雪山这个事情,全世界几乎都没有先例,但我并不觉得是天方夜谭。”

后来通过一系列调研,张弓开始带着孩子做登山的相关准备。在科学的训练保障体系下,张妙依开始尝试高海拔登山项目。张妙依8岁时,张弓开始带着她攀登5025米海拔的四姑娘山大峰,“因为那是相对容易登顶的极高山,但一共冲击了三次,才成功登顶。”

2022年7月,张妙依接受下肢力量测试。

有了成功的登顶经验,张妙依自己就想向更高的山峰发起挑战。2023年7月,9岁的张妙依成功登顶了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打破了国内无氧登顶玉珠峰的最小年龄纪录。张弓提到,他坚持让张妙依攀登玉珠峰的全程都要自己背负全部的生存装备,“包括食物、水、衣物等,总重将近8公斤,是她体重的三分之一,这是一般人登山背负能力的极限。走得慢就慢慢走,就算登不了顶,下次再来就是,但安全的红线决不能逾越。这跟开车必须系安全带是一个道理。这些装备能让她在玉珠峰全年最恶劣的天气下独自生存24小时,等待救援。”

而伴随而来的,还有张妙依在身体素质和心性上的巨大提升。“登山之后,我发现我的孩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特别不敢挑战新的东西,总会说我不会我不行,但通过多次登山的尝试和挑战,她就深刻体会到,哪怕是全世界没有人做过的事情,只要是她努力下去做,终有一天是能够成功的,她的口头禅也变成了,‘我一定行’,还有,‘下次我一定行!’”

此外,登山运动使得张妙依的脊柱侧弯不知不觉间康复,近视度数快速增长的势头也被彻底遏制。

张妙依在一对一高山协作指导下登山。

也正因为看到女儿身上可喜的变化,让张弓感觉到“试验成功了”,“我自己的小孩行,那我能不能也带着其他小孩一起上?”后来他就与深圳等地的体能专家一起突破了很多理论误区,甚至颠覆了很多人的认知,提出青少年比成人更适合攀登雪山,并逐渐形成了一套青少年登山体系,包含科学的训练、营养的保障,以及科技的加持。“有了这套体系之后,我们就敢带着别的孩子去登山,虽然有的成功(登顶)了,有的没有成功,但每个孩子身上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深圳有资源推广青少年登山运动

“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生是祖国未来的希望,但当前中小学生‘脆皮空心’的问题十分严重。”张弓在提案开头写道。“脆皮”是指身体素质差,据深圳市卫健委数据显示,2020年深圳中小学生肥胖率22.47%,近视率超过60%,且都在逐年升高。而“空心”则是指中小学生中的心理健康问题日益严峻。

张弓留意到,在教育部2022年印发的《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中,专项运动技能课程就包含“生存探险类项目”,如登山、攀岩等。而相比于攀岩,登山和徒步相对容易组织,对场地要求也不高,投入小、收获也非常大。“并不一定是要爬雪山,爬泰山、黄山,饱览中国的名川大山,哪怕是去爬梧桐山,也能够有所收获。”

深圳市政协委员张弓

张弓在提案中列举了学校组织徒步登山项目的多方面好处:登顶山峰的成就感和喜悦可以让每个孩子都享受到;在户外运动充分接受紫外线,可有效遏制近视;对抑郁症、厌学等心理问题有很好的干预效果;普及防灾减灾知识,让孩子们具备在灾害来临时的逃生和自救能力。

而当前登山项目之所以没有在学校得到有效推广,张弓认为是学校以及家长等有关方面存在一定的误区,那就是认为户外运动容易发生危险。“事实上,据中国官方统计数据,我国境内合法的高海拔登山从2010年起就没有出过一起严重伤害事故。”

张弓提到,目前广州、东莞已经有部分小学全面推广青少年登山运动,包括在学校体育课组织相应的训练,收获了很好的效果,学生体质健康优良率一个学期之内从50.1%提升至73.9%。有的小学已经组建了高海拔登山队,准备在寒假登顶雪山。

“现在已经有专门针对青少年登山徒步的训练和保障体系,我自己也是这个体系的贡献者和实践者之一。深圳作为中国民间户外登山的发源地,登山户外运动有着很好的群众基础,如果落于人后,将十分可惜。”张弓表示,作为深圳市政协委员,他非常希望深圳利用好有利资源,如“430课后服务”等课堂形式和相应的社会资源等,率先迈出第一步推广青少年户外徒步登山运动,进而有效解决中小学生“脆皮空心”问题。

编辑 周晓飒

(作者:晶报记者 余梓宏)
免责声明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推荐阅读

读特热榜

IN视频

鹏友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