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罗湖第6期 | 马介璋:我把香港佳宁娜酒楼开到了罗湖
深圳特区报记者 冯庆 通讯员 张济岩
2022-06-01 07:57
该文章被2个专题收录



马介璋

1942年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第九届、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侨商联合会荣誉会长,广东省外商公会名誉会长,粤港澳大湾区企业家联盟常务副主席,同心俱乐部副主席,深圳市政协历届港澳委员联谊会名誉会长,香港潮州商会永远名誉会长,佳宁娜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名誉主席。

2003年和2009年分别获得香港特区政府颁发的“铜紫荆星章”和“银紫荆星章”,曾获首届“深圳市荣誉市民”和“汕头市荣誉市民”等荣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口述时间:2022年5月19日

口述地点:佳宁娜友谊广场

采写撰稿:深圳特区报记者 冯庆  通讯员 张济岩

我对罗湖充满了感情。上世纪80年代,我是最早一批到罗湖投资兴业的港商,在罗湖已经整整37年了。今后,我也将一如既往坚定支持并积极参与罗湖的发展。

我要充分发挥在香港和深圳两地的资源优势,动员我的企业家朋友、合作伙伴和广大香港年轻人来罗湖就业、生活,为深港两地优势互补、合作共赢持续探路。

黄土路上热火朝天的大开发景象,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

40多年前,祖国要改革开放的消息传到了香港。我和在香港的朋友们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激动兴奋。

我7岁的时候和家人从广东去到香港定居,之后那些年对内地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但我是中国人,自己的祖国要改革开放,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要爱国,要为建设祖国出力。与此同时,国家改革开放也会带来很多商机。我们满怀激情,怀着报效祖国、建设家乡的想法,希望能来内地“显一番身手”。

1984年我和几个香港的朋友一起来内地考察。还记得当时的过关口岸是罗湖口岸,只提供“朝九晚五”的通关服务。那时的罗湖口岸只有两层高的水泥楼房,一层长廊连接到罗湖桥头,执行的是“人人过筛”的检查模式,过关不仅要排很长时间的队,而且还要经过边防人员的层层询问,一边询问一边手写登记。过完关,还得去中国银行将港币换成人民币,办完整个入境手续就得两、三个小时。

那时候罗湖还没有发展起来。出关口到了罗湖,抬眼望去到处都是黄土路,交通也不方便。路上汽车不多,单车多,风一吹骑单车的人都要在灰尘里飞起来了。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沿路都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大开发景象。工地上满是忙忙碌碌的身影,机器的声音夹杂着整齐嘹亮的口号呼啸而来;来来往往的人们步履匆匆,有的还和同伴们热烈地讨论着什么,天南海北的方言夹杂其中。我看到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时不我待的信心和希望,身上有着一股拼搏闯荡的干练和勇气,好像未来就是他们的。这种气氛一下子就感染了我,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经过这次考察,我感受到罗湖发展的蓬勃生机和巨大潜力,也考虑到罗湖和香港地缘相近、山水相连、同气连枝,我下定决心在罗湖投资办企。

2010年,马介璋在港九潮州公会庆国庆烟花汇演上致辞。(受访者供图)

内地第一笔投资在罗湖黄贝岭,还是生产牛仔裤

当时我已经是香港小有名气的“牛仔裤大王”,组建了以生产牛仔裤为主的全产业链纺织服装企业香港达成集团,在7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生产基地,产品出口欧美等市场。

1988年,马介璋与同事们在香港达成旧厂房(永祥工业大厦)庆生。(受访者供图)

这次到深圳考察之后,我们觉得在深圳请工人容易,人工成本比香港低很多,加上有些原材料比如棉布都可以在内地买到,所以决定在深圳建一个纺织厂。

1985年,我在罗湖进行了第一笔投资——在黄贝岭投资开设了一个合资性质的小纺织服装厂。起初打算找个地方自己盖厂房。但是正好黄贝岭有一个闲置的老毛纺厂,我们就把厂房租下来了,成立了丰盛纺织服装公司,还是生产牛仔裤。

当时黄贝岭这个厂的员工总共大约400多人,大部分都是从宝安和龙岗那边过来。我们提供宿舍,还可以给他们申请工作证,所以很快就招满了人手。

3年以后,1988年我们在南头又投资兴建了一个7万平方米的大厂,开展从买棉纱、织布、染色到成品服装的“一条龙”全产业链业务。

1988年,时任香港港督卫奕信参观马介璋在深圳的服装厂。(受访者供图)

从装修到菜品全部是“香港标准”,罗湖晶都佳宁娜酒楼火了

最早开服装厂那段时间,有一个烦恼——随着在深圳业务的发展,我发现深圳的餐厅不管是出品味道还是卫生环境都不是很好,很难找到高档一点的饭店。

我一想,我在香港已经开了佳宁娜品牌潮州菜大酒楼,要不要搬到深圳来开一个?一方面自己有的吃,另一方面很多港商来了也有地方吃饭,生意应该不愁。于是,我决定将佳宁娜酒楼引进深圳。

有一个朋友介绍了罗湖的晶都酒店,那时刚刚盖好正想招商。我们看了二楼有一个大概1700平方米的空间比较适合,就报政府审批同意后开始建餐厅。

整个店铺装修了两三个月,我天天到工地上盯着。经常是晚上回香港,第二天早上又跑来罗湖,每次通关都要起码排两个半小时的队。记得有时候晚上太晚了找不到汽车,我就搭一个单车坐在后座去罗湖口岸。好辛苦的,但是没办法,干事业嘛,刚刚来这里投资,老板一定要亲力亲为。

佳宁娜罗湖晶都酒楼一角。(受访者供图)

装修好了之后,见到的人都夸“好高档好漂亮”。有一位领导来看了对我说,你装修得这么高档,到时候菜卖的价钱也高,生意很难好,说“你要小心亏大本啊”。我说我就是要尝试一下,如果我们成功了,整个深圳市以后开酒楼都要到我们佳宁娜来取经,“我要冒这个险”。

当时我看到罗湖日新月异的发展,觉得社会在发展进步,人的要求也会逐步提高。抱着这个信念,我一定要做好,有信心将佳宁娜罗湖晶都酒楼打造成为国内潮州菜的高端品牌,打造成深圳的一张名片,要让五湖四海的人“来了深圳必然要来罗湖,来了罗湖必然要吃佳宁娜”。

从装修到菜品,我都坚持精益求精,采用的标准跟香港佳宁娜酒楼基本一模一样,连厨师和楼面管理人员大部分都是从香港派过来的,还对内地的员工进行了“港式服务”培训。果不其然,佳宁娜罗湖晶都酒楼开业后生意异常火爆。其实那个时候我们的菜品价格不低,印象中有些人吃完说贵,结果说完第三天又在餐厅碰到他来了。因为我们的东西好吃,而且服务好,所以成本就高。开张一个礼拜后,客人天天要等位,想要订个包房都要提前一个礼拜来“霸位”。到后来,真的有很多人来学习开酒楼经验,装修风格也学我们的。甚至没有经理就到我这里来“挖角”,我的一个部长就给一家餐厅挖过去当主任经理了。

取名佳宁娜,一开始是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又顺口。后来发现发音和我们潮州话“胶己人(自己人)”很像,我想想非常好,“自己人”,客人来到我们这里就像回自己的家一样,亲切感一下子就有了。

佳宁娜(深圳佳宁娜友谊广场店)一角。(受访者供图)


佳宁娜(深圳福田店)一角。(受访者供图)

这之后我陆续在北京、武汉、西安等十几个城市开设分店,并且进军温哥华和泰国等海外。佳宁娜成为了第一家跨国中餐集团,并且我们逐渐开展月饼等食品业务,成为备受消费者喜爱的老字号品牌。

斥资10亿港元在人民南打造深圳首家商业广场,成为港人了解内地的直接窗口

到了20世纪90年代,有个客人是在深圳一家国企工作的,他们有一块地想开发,也在罗湖,找到了我。

罗湖是当时整个深圳最繁荣的地方,是最早对外开放的窗口。以前香港人要来深圳,好多人都不是说“我要去深圳”,而是说“我要去罗湖”。那块地比较靠近罗湖口岸,来往香港也很方便,容易吸引港人来消费。

于是在1992年,罗湖还不太有商圈的说法时,我趁热打铁,在人民南路斥资10亿港币,打造了深圳第一家、也是当时最大型的商业广场——佳宁娜友谊广场。

马介璋在佳宁娜友谊广场奠基典礼现场。(受访者供图)

这个广场总面积14万平方米,由四座塔楼组成,集商业、办公、住宅、休闲、娱乐于一体,成为当时罗湖的地标性建筑,相关设计还获得过国家级奖项,吸引了大量深圳本地和香港来的消费者来体验。

左为佳宁娜友谊广场全貌。

罗湖的消费比香港便宜,越来越多的港人把足迹留在了罗湖。有时候几个香港朋友谈生意,都要约好到我们罗湖佳宁娜来喝茶。佳宁娜友谊广场也成为了港人汇聚的地方,是港人了解内地的直接窗口,充当了深港两地人民交流沟通的桥梁,数万港人从这里开始了他们在内地的工作生活。

2003年马介璋获颁“铜紫荆星章”。(受访者供图)

罗湖孕育了敢为天下先的探索精神,将继续成为新时代的弄潮儿

一晃在罗湖37年了。回望岁月,可以说,我参与了罗湖从“一穷二白”到“独领风骚”的建设历程,见证了罗湖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克服重重困难,实现政策法规、行政效率、融资渠道、人才建设等各方面的跨越式提升。罗湖作为深圳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和起始点,孕育了敢为天下先的探索精神,成就了像我一样的无数人,持续谱写着春天的故事。

罗湖这块土地上产生了太多的商业奇迹。我现在还常常回想起国贸大厦以“三天一层楼”的速度拔地而起、享誉中外;在曾经的亚洲第一高楼罗湖地王大厦上可以遥望香港、俯瞰鹏城;深圳最早的高端商场罗湖万象城带来崭新的消费体验;东门老街作为深圳历史最悠久的步行街成为无数人的记忆;还有内地第一家麦当劳在罗湖开业时的热闹场景等等,这些无数个商业上的“第一”共同铸就了罗湖的辉煌。

在我的带动下,很多香港企业界朋友也来到罗湖投资。1989年,深圳外商投资企业协会成立,我还是发起人之一,帮助深圳政府招商引资,也帮助港澳台同胞及海外侨胞投资兴业、排难解忧。

从地理位置来看,我觉得罗湖就像是深圳的“心脏”。我对罗湖有深厚的感情,对罗湖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我欣喜地看到,罗湖作为“特区长子”和改革排头兵,在引领全球消费和跨境免税消费上独具优势。例如,为人民南商圈、东门商圈注入新的活力,可以打造成为国际品牌“引进来”和本土品牌“走出去”的桥头堡,带动整个罗湖焕发新的生机。相信罗湖一定可以再次奏响发展新强音,继续成为新时代发展的弄潮儿。

我最后想说的是:罗湖未来会更好!我也将尽我所能继续支持罗湖的发展!


(作者:深圳特区报记者 冯庆 通讯员 张济岩)
免责声明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推荐阅读
读特热榜
IN视频
鹏友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