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女孩考上北大被嘲:你有什么资格笑话她?

最近,高考成绩出炉。许多成绩优秀的学子,赢得阵阵掌声。

然而有这样一个女孩,

她考上了北大,却招致非议和嘲讽。其中原因,让人语塞。

01

7月30日,湖南耒阳。

留守女孩钟芳蓉凭借文科676分、湖南省文科第4名的成绩,报考北京大学考古专业。

得知喜讯后,母校老师连夜进村报喜,网友也为这个励志的女孩加油祝福。

然而,众声喧哗中,也夹杂着不和谐的声音。给这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女孩狠狠地浇了一盆冷水。

有的人对「穷人」居高临下,指手画脚。

“学什么考古啊,穷人家小孩就选实用的专业。”“穷人家的孩子不要去学什么当诗人,最后发现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把自己逼疯。”

有的人对「考古」专业充满轻视和偏见。

“为啥要选这种冷门专业啊?”“注定不是一个大富大贵的行业。”“可惜了,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应该选个来钱的专业,改善家里的条件才对呀。”

挺意外的。

人们经常不满流量明星泛滥,奔走呼吁要多关注科学家群体,可若真的有孩子选择去当一名科学家,却又满嘴嘲讽。

人们经常要求社会上人人有情怀有匠心不追名逐利,可一旦轮到自己的孩子,恨不得让他长在钱眼儿里。

赤裸的现实,可悲又讽刺。

不过,那些看似「居高临下」的意见,似乎影响不到钟芳蓉的决定。

选择考古专业并非她一时兴起,而是出于热爱和向往。

钟芳蓉的偶像,是被誉为「敦煌女儿」的樊锦诗。

为了保护敦煌莫高窟的壁画,樊锦诗几十年如一日,终其一生研究文物的修复工作。

这种对理想的热忱深深影响了钟芳蓉,所以她决定就读国内考古专业排名前三的北大,并将读研深造,潜心做一名考古研究者。

说白了,人家选择这个专业,根本就不是以「赚钱多少」为出发点。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我们常被教导,要赚钱,赚大钱。钱可以用来买车买房,让人过上优渥奢靡的生活。

无法评判这种观念的是非对错。

可我们却不得不佩服这样一群人。

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时代,他们抬头看向月亮。

02

人们常说,知识是无价的。

然而,如今大学各科专业的「鄙视链」是由价格来衡量的。

根据@数独 统计:

毕业三年后,收入最高的专业关键词是「软件、网络、金融、电子、建筑」,而收入最低的专业关键词有「历史、地理、物理、生物」。

如果用功利主义的标准去评判:前者实用性强,变现能力高,备受家长追捧。后者属于基础学科,不易变现,难免不受“待见”。

「考大学」和「就业赚钱」天然挂钩,成了约定俗成的“真理”。

这种现象让我想起一个段子。

一个高考完的学生说自己想学医,家人满意地点着头说:“有出息,学医好啊。赚钱多,工作体面,社会地位高,以后找对象有优势。”

可孩子却听得一愣一愣的:

“我学医,难道不是为了治病救人吗???”

以赚钱工作为前提,报考对应专业,这无关对错,只是个人选择。

可那些因为热爱,去研读“冷门”专业的学生,他们的选择不该被指指点点。

毕竟,如果将眼光放得长远一些,你会发现那些所谓的“冷门”专业,正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守护着这个世界。

比如关乎全人类新冠疫苗,需要「生物科学家」不舍昼夜的研究攻坚;

比如为了遏制蝗灾,要靠「农业科研人员」研制出微生物农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比如我们的北斗卫星系统,离不开「理论物理学家」;

所以——

当你追逐金币的时候,同样也有人选择仰望星空。

别人没有嘲笑你身上有铜臭味,你也不要嘲笑仰望星空的人不切实际。

他们虽然没有光鲜亮丽和纸醉金迷,虽无法在求职和婚恋市场惹人注目,却默默做着最脚踏实地的事。

他们的热爱,不应被轻视,更不应被辜负。

03

工作后发现,各行各业也是有鄙视链的。

其中藏着人的偏见和无知。

一位从事特殊教育工作的老师说,自己负责的学生通常存在智力和身体缺陷,但他们也十分努力上进。每天和孩子们相处,自己也会有新的感悟。

可一旦走出课堂,她就会听到各种刺耳的声音:“年纪轻轻的,怎么去教一群‘傻子’?”

她既愤怒又委屈:“我们为这个专业同样付出了大学四年的专业苦读,我们的学历比校内其他老师的学历高得多。”

不求赞美,只求尊重。

是啊,比起教育身心健康的孩子来说,特殊教育工作者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掌握更全面的技能,面临更突发的挑战。

哪一点不值得敬佩?

你知道吗,哪怕现代排污系统已经非常发达了,但依旧需要「掏粪工」这样的工种。

他们一天24小时要随时待命,哪里有管道堵塞了,就要前往现场开展清污工作。

有时吸污管泼了,便会被粪便溅一身。即便这样,也只能脱掉衣服擦把脸继续工作。

他们干着又脏又累的活,却不招人尊重。有人见到掏粪工,恨不得翻着白眼绕道走。他们的孩子在学校,还会被人嘲笑欺负。

然而,城市一个片区的掏粪师傅数量,往往只有几个人。

他们不做,谁做?

电影《入殓师》,向我们展示了殡葬工作的日常。

可现实中入殓师的处境却十分艰难。

一名为逝者整理仪容的化妆师说,自己从不主动和别人握手,逢年过节也不会串门。

为什么?因为有人嫌晦气、不吉利。

可正是这样一群工作者,尊重着每一个暗淡的生命,让逝者离开的有尊严,守护着他们在人间最后的体面。

每当引人侧目,他都会纳闷:

“为什么妇产科就一片喜气洋洋、人人追捧,可殡仪馆工作的入殓师,则人人避之不及,遭致唾弃?

一个迎接生命,一个送走生命。迎来送往,都是体面的,被人对待的差距,凭什么那么大?”

04

哈维尔曾说:

“我们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效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这让我想起张弥曼。

她是一名古生物学家,被授予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

提起古生物,人们难免会想到一个新闻——有一年,北大古生物专业的毕业生,只有一人。

很多人觉得「古生物学」太冷门了。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张弥漫对距今一亿年前的鱼类化石的研究成果,在后来被石油地质专家采用,这为祖国的石油勘探和开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研究化石的时候,张弥曼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成果,更多是一种不问西东的心境:

自由比权利重要,知识比金钱永恒。

平凡比盛名可贵,执着比聪明难得。via:人物

知识与执着,是无法粗暴地用金钱来衡量的。

就像南仁东。

早年留学海外的他,在国际天文学领域成为翘楚,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天文科学家之一。

可为了祖国,南仁东辞去国外300倍高薪的工作,决定担任中科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

他带领国内学者翻山越岭,潜心研究,最终在云贵高原建设了FAST天眼。

当年「放弃高薪回国任职」的选择,让中国在天文探测领域,领先世界20年。

南仁东说过一句话,足矣概括那些仰望星空者的初心。

“人类之所以脱颖而出,从低等生命演化为现代文明,就是因为他有一种对未知探索的精神。”

选择北大考古专业的钟芳蓉,是对历史的回首和探索。

在大漠守护敦煌莫高窟的樊锦诗,是对文物永恒传承的探索。

对古生物满腔热血的张弥曼,是对人类追寻远祖的探索。

各行各业本就无高低贵贱、热门冷门,皆是对人性的探索。

只要热爱,享受其中的人自然会找到意义。

有些专业,总要有人学。有些职业,总要有人做。

冷门专业和工作,不是每个人都能自愿去做的。

为了竞争热门岗位,多少人争得头破血流?

可恰恰是这样一群人,拥有高学历高能力,却选择主动退出,默默选择冷门行业。

如果做不到鼓掌就算了,但也请不要嘲讽他们。

你努力追逐金币的时候,同样也有人会选择仰望星空,你觉得钱越多越好,有的人觉得日子吃饱穿暖就好,二者本没有对错。

当别人没有嫌弃你身上有虚荣的铜臭味时,你也不要嘲笑仰望星空的人不切实际。

行业不分高低贵贱,穷人家的孩子也可以去写诗。

编辑 李怡天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