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疫我的城 | 新冠病例的“终审法院”

彭博,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团总支部书记、病原生物研究所呼吸道病毒监测与检测组组长。

新冠病例的“终审法院”

彭博所在的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原生物研究所生物安全实验室,是深圳市唯一的核酸检测确诊实验室,也是新冠病例的“终审法院”。

1月14日,深圳市疾控中心病原所接到抗疫任务,检测出深圳也是广东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彭博和同事每天所面对的样本数量也慢慢增多,工作组逐渐从开始的三个人增加到十二个人,最终组了四个检测组,并成立了资料组、消杀组、后勤组、收样组。这样,整个检测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极大地提高了检测效率,为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收治病人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疫情发展至今,彭博和他的团队在五十多天里完成新冠病毒标本7658份,合计开展检测工作13674项次,并与同事一起制定了整个实验室检测体系和流程,为保证实验室生物安全和高质量完成检测任务奠定了基础。

彭博说:“整个团队进行了人员、技术、标准等方面的优化,保证了检测结果精准无误,绝不漏掉任何阳性患者。”

首先,团队严格按照国家最新的防控方案和诊疗方案,并根据经验和评估,在穿脱防护用品、采送样、提取核酸、上机检测、实验室消杀等方面,进行了细化操作,避免出现任何假阳性的可能。

第二,实验室至少使用两套检测体系同时进行,必要时还用3到4套检测体系进行辅助判断。

第三,监测队伍由不同年龄层的员工组成,有的经历过SARS,有的经历过禽流感,年轻的员工也都有多年的实验室工作经验。

第四,任何送到疾控中心的样本,都是24小时全时段接样,并且在第一时间进行检测,及时反馈给送样的单位。

以前是不被了解的小神秘

现在是抗疫战线的观察哨

疫情开始之前,疾控中心是一个并不为人所熟知的机构,但他们的工作和市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作为传染病学领域的观察哨、侦察兵,他们是政府制定相关政策的智囊团、参谋部,也是市民的健康知识指导员。这一次,疾控中心不仅承担了流行病学调查、病原体检测工作,还承担着重要场所消杀、信息研判、健康知识宣传、采样及生物安全培训等工作。

彭博说:“我们同事最近乘坐出租车,司机都说以前不知道疾控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以为是比较清闲的部门。但通过这次疫情,觉得疾控人很辛苦,也很支持我们。”说到这些小故事,彭博很欣慰,“我们疾控人都是默默在工作,这次得到大家认可,非常感动。作为党员,我也感受到了一种使命感和担当。”

他们在家胖了

我在岗位上瘦了

去年春节前,奶奶因病去世,一直忙于工作的彭博没能见到奶奶最后一面。本打算今年春节和父母一起回老家扫墓,却因为疫情而改变了计划。1月14日投身抗疫至今已50多天,彭博只通过微信视频见过父母两次。

他与妻子都在市疾控中心工作,疫情发生后,两人尽管同在一个单位,但见面次数寥寥无几。说到这里,彭博很自豪地说:“这没什么,我们为了同样的目标而在不同的岗位战斗,我很骄傲。”

等到疫情结束后,彭博想带着家人出去走走,全家人卸下负担,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他还说特别想去趟武汉,看看那里的樱花, “最好能再吃顿自助餐,因为疫情期间,我已经瘦了20斤了,哈哈!”

【全天播出时段】

08:30、11:30、14:30、17:30、19:30

欢迎明天持续关注《我的战疫我的城》第十八期:钟允良 深圳海关所属蛇口海关一级行政执法员

编辑 陈冬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