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熟悉的家中向世界道别》中文版上市

日本当代著名社会学学者、女性主义学者上野千鹤子推出全新力作《在熟悉的家中向世界道别》,通过对日本最新医疗、看护、护理等情况的全面调研,分享自己为晚年生活所做的准备。2021年年初在日本上市以后,这本书迅速跃居日本亚马逊同类作品畅销榜榜首,并在一年之内加印14次,发行24万册。近日,它的中文版由译林出版社推出。

除了女性主义研究,上野千鹤子近些年来关注的是独居老年人生活、日本养老制度等。不同于书斋型学者,上野千鹤子始终从她最真实日常的切身感受出发,作为女性、作为老年人现身说法,发现并推动社会问题的解决。因此,她称自己的研究是“为一己私利写书”,并坦言道:“我没有家人,基本上是一个人生活。现年72岁。未来也会继续走着人生的最后一段路,被认定为需要看护的级别,然后一个人静静地死去。如果某天我的死亡被人发现,我不希望被人们认为是‘孤独死’。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动机。”

上野千鹤子认为,每个人都会是独居者,“因为和别人组建家庭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一旦过了这个阶段,大家都一样,都会变成独居者。或早或晚,每个人都要回到独自一人的状态”。

《在熟悉的家中向世界道别》中,有一个关于老年人生活满意度的调查,这个调查发现“晚年的时候,独居者是最幸福的”。在生活满意度方面,没有子女的独居老人生活满意度最高,烦恼度低,觉得寂寞的比率低,觉得不安的比率也低。如果老人是主动选择独居的,那么他就不容易感觉到寂寞和不安。

上野千鹤子认为,独居不意味着孤立无援,所谓独居就是独自一人生活、独自一人老去、独自一人接受护理,然后有一天独自一人去世。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反而是那些对于“孤独死”的恐怖渲染给人们造成了无谓的心理负担。

老后去养老院还是去医院?这二者都不选。我们可以在熟悉的家中,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向世界道别。

根据上野千鹤子的调查,从临终关怀的成本来看,在医院去世的成本最高,其次是养老院,而居家临终的成本反而是最低的。“医院不是让人死的地方,而应该是让人痊愈的地方。不仅如此,没有一个老人在医院里是快乐的,因为医院本来就不是一个让人生活的地方。”从全世界的趋势来看,老年人的护理已经完全从机构护理转向居家护理了。而“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在熟悉的家中向世界道别”对于很多日本老人来说之所以可以实现,正是因为护理保险制度的实行。通过护理保险二十年来的实践积累,一线的经验和技能都提高了,原本看上去遥不可及的“独居者居家养老”,也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在熟悉的家中向世界道别》出版后,得到了著名作家毛丹青与淡豹的一致推荐。毛丹青说:“这本书让你了解日本人的生死观,很日常很真实。同时,上野千鹤子对医疗、看护、‘孤独死’等方面的发现和洞见,也令人深思。”淡豹则认为,“这是一本相当激进的书。上野千鹤子给出了高度老龄化社会面对的问题,以及一种将‘护理去家庭化’与‘居家生活’相结合的畅想”。

(本文图片均由译林出版社提供)

(原题《在熟悉的家中向世界道别》中文版上市 上野千鹤子谈如何为晚年生活做准备)

(作者:深圳特区报驻沪记者 匡彧)

编辑 陈冬云 审读 韩绍俊 审核 郑蔚珩

推荐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