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涵代言“翻车”:曾被骗788万,入股投影龙头回报150倍

首页 >

湖南台“台柱子”之一汪涵的最新一条微博还停留在2017年,微博给他的43岁生日提醒。

时至今日,距离他上一次亲自推文已经过去9年。

江湖少见台柱子的声音,却总不缺台柱子的传闻。近日,因代言的网贷app“翻车”,昨早,这个已然被“闲置”的账号下突然涌入大片留言。

一边投资者在声讨,另一边汪涵夫妇五年前也被骗过788万。曾经因《歌手》救场“一战全胜”的主持人汪涵,这一次又该如何挽救自己的口碑滑坡呢?

一桶老坛酸菜面“泡”出的20余家代言

“有人模仿我的脸,有人模仿我的面”……

2010年前后,因为一则广告,大江南北刮起一阵老坛酸菜风,与之一同“起飞”的还有汪涵的带货能力和商业价值。

那时,凭借一款老坛酸菜牛肉面,统一3年撬动近40亿销售额,直接在快消品红海中“杀出”一片天。

在老坛酸菜的“上位”史中,魔性广告词加上代言人汪涵的极力助推无疑是其利器。尤其是当时,汪涵正主持着湖南卫视王牌节目《天天向上》。

据《泉州商报》报道,同时期,特步以1.3亿才拿下《天天向上》的独家冠名权。

而2011年尚扭亏为盈的统一明面上只花了代言费,受益于汪涵在节目中频繁提及代言,老坛酸菜也收获了在全国知名节目中多次露脸的机会。放在愈来愈多的广告商和消费者眼里,汪涵这代言人请得值!

今年,明星纷纷下场直播带货,哪怕是直播间新手,汪涵首秀交出1.5亿成绩,总日上,表现也可圈可点。

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以后,汪涵代言的产品多达20余个,其中,不乏与掌阅科技、康恩贝等上市公司的合作,而在未上市的广告商中,大有拟赴港上市的土巴兔,或者像蜜芽这样估值超50亿美元的存在。

而在汪涵的一众代言中,网贷app自然也不是头一个被曝出问题的。2019年,当时还是汪涵代言的土巴兔IPO受阻,随后澎湃新闻等媒体曝出其与客户、入驻商户之间的诸多问题。同一时间,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透露,蜜芽在推广方面可能会出现违规现象,包括涉嫌传销。

代言产品出现问题,明星该不该担责?放在十年前,汪涵似乎压根没时间停下来理睬这个问题。但当下,事件已经发酵到让#汪涵#长居微博热搜第16、17位。

早在今年3月,有多个投资者以“因为汪涵所以投进,又因为刘国梁所以多投”为题,在某平台投诉。而今日下午,有声音称,汪涵的网贷app代言已于2019年1月到期。

对此,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吴刚律师认为,这主要看汪涵的代言是否违反《广告法》第38条的规定: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应当依据事实,符合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并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如果符合,且他不知道并没有参与网贷App涉嫌的犯罪活动,汪涵则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此外,以目前的情形来看 ,因为网贷App出现问题,从而对汪涵名誉产生影响,汪涵能否向产品所属公司提出赔偿?吴刚律师认为,这取决于汪涵与该公司签订的代言广告是否有这方面的约定,如果有,汪涵可以依据该合同向该公司索赔,追究其违约责任。

入股投影龙头回报达150倍,夫妇也曾被骗788万

“商人汪涵,网红何炅”,这是外界对于湖南台两大“台柱子”近些年发展方向的总结。

事实上,周转于广告商之间这么多年,汪涵对外展现出的“商人”属性并不明显。

天眼查显示,汪涵过往名下共拥有三家公司,其中一家已注销,一家吊销,唯一剩下的就是湖南芒果盈通创意文化投资合伙企业。正是这家公司串起了汪涵和湖南卫视另外两大名主持何炅、谢娜的联系。

芒果盈通创意文化投资股权结构显示,汪涵同何炅、谢娜持股相同,分别为2.4%,而前不久,借姐姐们股价也乘风破浪了一把的芒果超媒在其中持股占比14.4%。最终大股东指向芒果传媒和中南红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任职人员名单里出现了张勇。

2015年,汪涵伙同众股东投资了唱吧app所属的北京唱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在汪涵并不招摇的商业版图中,真正让外界瞩目的是他所任职的浙江马云基金会。公开资料显示,在马云基金会12位理事中,仅汪涵和李连杰来自阿里公司以外。换言之,汪涵已经成功入驻马云的朋友圈。

李连杰同马云的交情,一部《功守道》表现得淋漓尽致,汪涵同马云的关系更多在只言片语间的兄弟相称。

相较于汪涵名下公司不显山不露水,他曾投资过的公司才隐藏着其真正强大的朋友圈。

2017年初,汪涵曾出资16万元成为“投影龙头”极米科技的原始股东,占比1.84%。仅过半年时间,他便以2400万元将其全部股份转让给创东方长润,回报率高达150倍。

类似精准押注的投资路径还可见于清科管理顾问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5月,汪涵投资入股清科,2019年退出,同时清科股东新增汪涵妻子、湖南台知名主持人杨乐乐,截至目前,杨乐乐持股占比0.58%。就在6月23日,清科集团附属公司清科创业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清科创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9亿元、1.64亿元和1.67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1841万元、2716万元和3452万元。此番上市成功,汪涵夫妇从中受益可见一斑。

此外,汪涵曾投资的游戏公司蝴蝶互动(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背后同样大有来头。蝴蝶互动于2013年2月注册,2013年6月汪涵入股,2018年退出,紧随其后,百度宣布战略投资,目前实控人指向李彦宏。

与汪涵略显平淡的商业版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妻子杨乐乐实控的17家公司。

2006年,汪涵与杨乐乐结婚,随后杨乐乐有意淡出荧幕,转战幕后资本运作。这也是此前汪涵卸任、杨乐乐紧跟入股的一大缘由。而杨乐乐运作的过程中同样遇到过幺蛾子,且竟是被自己的闺蜜所“坑”。

2015年,贵之步挂牌新三板前,杨乐乐跟闺蜜郑靖签了认股协议,花788万认购的131.33万股。岂料,闺蜜迟迟未办理股权转让手续。期间,杨乐乐曾多次要求退还该788万元均被各种理由拒绝。据贵之步2017年半年报透露,郑靖此前在广州还有12套房。

于是,闺蜜二人对簿公堂。2018年6月,法院判处杨乐乐胜诉,被闺蜜骗走的788万这才有了一丝眉目。

而当日汪涵夫妇被骗的心境大抵与今日希望他们能发声的多有类似。话说回来,无论是对于明星,还是对于普通民众,投资千万条,谨慎第一条,可信之人“背书”两边靠,抱有侥幸不可要。

编辑 陈冬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