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演员姜超:王胖子没有怂,他和胡八一“分工”不同

首页 >

从《龙岭迷窟》到《云南虫谷》,再到刚拍完不久的《昆仑神宫》,王胖子的扮演者姜超觉得,《鬼吹灯》系列,他真是“玩命”在拍。

寒冬腊月在水里一天天齐腰高地泡着,还把这辈子没吊过的威亚吊够了本;在原始森林里奔跑战斗,肩膀受伤,膝盖受伤,全程靠止疼药和拐棍顶下来;在海拔高达三四千米,站着喘气都累的地方,却还要拍摄大量打斗和追逐。

《云南虫谷》剧照

像这次拍《云南虫谷》,外景都在沧源的一个原始森林里,拍的地方在一个深沟底下,沟里爬到沟上面得40来分钟,上下的路是场务兄弟用铁锹在沟壁上铲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小坑,然后拉着根长绳,让大家能踩着这些坑,把着绳子上下。从拍摄地上去吃顿饭,姜超来回都心惊胆战。

“乐意被麻烦”

看着这个系列电视剧里那个身手矫健精神头十足的王胖子,你可能会忘了,姜超已是奔五十的人了。他身体不算太好,又恐高,还带着旧伤,在《鬼吹灯》系列以前,作品以喜剧为主,基本没试过这种冒险悬疑题材。

但王胖子这个人物,对他实在吸引力太大。他看过《鬼吹灯》原著,也特喜欢王胖子。“这人挺真实的,然后这哥们儿也是真讲义气,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一门心思,遇到事儿的时候他也能挺身而出,还挺可爱的一个人。我觉得我演的胖子,是希望把他做得更真实一点,更接地气,他贫归贫,确实是能化解很多尴尬,跟谁都能打交道,他是一个很市井的人。”姜超这样说道。

《云南虫谷》剧照

上一部《龙岭迷窟》,展现王胖子的打戏,比《云南虫谷》更为丰富一些。因此,《云南虫谷》刚开播时,有不少观众给姜超私信:“胖子怎么不打呀,他怎么怂啦。”

“王胖子在小说里,可能比胡八一还能打,”姜超说,“但我觉得在影视剧中,还是要考虑主次,把拯救世界的英雄形象交给胡八一。”而让胡八一和大伙儿开开心心松一口气的任务,就由王胖子来做。“而且雪莉杨也能打,三个人当中,总得有一个是需要被救的,不然怎么体现出救人的人的聪明和能耐。”姜超乐呵呵地回答。

《龙岭迷窟》中还有“大金牙”和“马大胆”那帮人,而《云南虫谷》中,重场戏全落在“铁三角”肩头。紧张之余,调整气氛的任务,全落在了王胖子身上。

《龙岭迷窟》在人物关系方面,着重体现胡八一和王胖子的兄弟情义,在这对人物建制起来之后,《云南虫谷》则更多将人物关系的笔墨,放在了胡八一和雪莉杨身上,胖子比上一部更多地承担了“撩机”和“电灯泡”作用,破解和制造三个人物之间的尴尬。

《云南虫谷》剧照

姜超很好地完成了这个任务,王胖子之贫嘴,在近年来的国产电视剧中,堪称罕逢敌手。姜超自认,自己还真不是那么贫嘴的人,“我演他的时候,有时候都觉得,这家伙怎么那么贫。其实人岁数越大,越不爱跟谁都聊。”

帮朋友化解尴尬这一点,姜超和王胖子很像。“比如参加一个聚会,很大一部分人都不大认识,那么可能稍微有点尴尬,我就拿自己开个玩笑,也不伤害别人,找个话题和大家聊聊。我愿意做那个气氛调节者。”

姜超乐意“被麻烦”,他早年从剧组场务干起,做过生活制片,零零碎碎的日常琐事,处理得清晰妥帖,还是管账的一把好手。“铁三角”的三个演员,私下关系非常好,大家团购了压力锅,一块儿没事做点吃的改善伙食。这事儿就交给了姜超,建了个“铁三角记账群”,集资让姜超管账。今天做点土豆排骨,明天炖点鱼,仨人自己解解馋,也不忘了给导演和剧组送几份儿。

“潘老师(潘粤明)性格比较内敛,不太说话的一个人,所以我就在旁边话多点,有事的时候就多张罗张罗。”姜超觉得,大家生活当中,身边总有这么一个朋友,他就乐意为大家安排得好好的,让别人啥也不操心。“我就是这样。”

《云南虫谷》剧照

从《龙岭迷窟》到《云南虫谷》再到后面的故事,国内能拍成系列的电视剧并不多见。相处时间多,“铁三角”和主创们越来越熟,谁家里来探班,饺子、海鲜、点心,都是在剧组到处分享,“一大群人像亲人似的,非常融洽开心。”

姜超也觉得,这种熟悉有助于表演。“俩人生活中不说话,演戏甜甜蜜蜜,我个人觉得表现不一定能让观众满意。但像我们生活中就关系好,那到戏里呈现出来的熟悉感,就很真实。”

但太熟了,也有不好的地方。剧里有一段儿,雪莉杨发现了多年前父亲遇难的尸骨。胖子急着安慰雪莉杨,口不择言:一个你爸爸倒下去,千百个胡八一站起来。被二人怒目而视。

“我特认真地说这句话,他们俩笑得不行。胖子太不着调了,太没遛了。拍戏的时候我们就过不了这条,NG了十几回吧?我一说咱们就笑,工作人员也笑,最后我和雨绮姐都是看着对方脑门拍下来的,不能看眼睛,一看就笑。”

这些属于王胖子的喜剧元素,是姜超擅长和熟悉的东西。“在暂时没有强情节的时候,用喜剧元素增加可看性,我觉得挺好。”

在喜剧中掌握分寸

姜超是从《炊事班的故事》,开始真正意义上接触喜剧,这么多年确实也演喜剧居多,“可能大家觉得我喜感还是有的”。

《炊事班的故事》剧照

而这些年演得多了,姜超自认稍微有一点学习和经验,“我个人感觉,喜剧首先需要想象力,有种说法,说喜剧要用智慧以外的智慧。喜剧需要出乎大家的意料,那就必须想象力丰富。再有就是你要知道的多一点,要多学习,一直不停地学习,知识面要广,了解的技能要多,东西不一定精,但你得懂点知道点,这才行。”

姜超还表示,喜剧对编剧、导演、演员的要求都非常高,包括后期的剪辑,喜剧创作,需要各个部门的创作者,都要有对喜剧高度的认知和理解,而且还要有默契。这些实际上很难做到,做好喜剧,远比大家想象的难。但姜超补充,“我就不是天赋很好的一个人,我就靠这么多年拍喜剧的经验积累,以及不断地学习,可能对现在的表演有一些帮助。”

演了20年的喜剧了,前十年他觉得,喜剧表演像是中国山水画里的大写意。但近十年,他更希望去尝试“在大写意中画工笔”,要在喜剧中更掌握分寸,更细腻地刻画人物。“我希望能再打造属于自己风格的喜剧,真实不做作,接地气,而且细腻准确。我也在学习之中,能不能做到很难讲,我只能说我在努力。”

(原标题《专访|演员姜超:王胖子没有怂,他和胡八一“分工”不同》)

编辑 刘桂瑶 审读 韩绍俊 审核 曹亮 范锦桦

推荐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