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渔啦!随记者一起去看深汕渔民开渔“第一网”

首页 >

8 月 16 日,历时三个半月的南海伏季休渔结束。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简称"深汕合作区")小漠镇旺渔村码头仿佛按下重启键,切换到忙碌又鲜活的场景。近两百条渔船正准备出海,记者跟随早已铆足干劲的渔民们一起出海,见证今年开渔"第一网"。

▲近海边的小船也在作业(高向荣 摄)

深汕合作区自然风光旖旎,山、林、海、岛、河、湖、湿地、温泉汇聚,50.9 公里海岸线绵长优美,1152 平方公里海域水质清澈。小漠镇在深汕合作区西南部,片区临海而立,山环水绕,拥有 20 公里优质海岸线,浅海滩涂广阔,沙粒细小均匀,海水碧绿淸澈,海洋资源丰富。

18 日清晨 5 时许,天微亮微凉,小漠镇旺渔村口的码头早已人头攒动,鲜活喧嚣。

▲清晨的港口陆续有渔船出海(高向荣 摄)

码头岸边几十艘大大小小的渔船一字排开,有满载而归的渔船老板正在将分好类的海鲜产品一筐筐搬上岸;有准备出海捕捞的渔船老板正忙碌做出海前准备。

▲小漠旺渔村码头航拍 (许凯斯 摄)

岸边渔船发动机的"突突突"此起彼伏,交织着码头上的人们交易的喊话:"这鱼怎么卖?""那些虾一共多少钱?""便宜卖给你了" …… 在这样一幅充满烟火气息的渔民生活画景中,记者跟随本地渔民苏海文和他的父亲,登上渔船,迎着徐徐海风,缓缓驶出小漠渔港出海啦!

留大放小 每次出海都有期待

渔船出港行驶一段距离后,苏海文定好船速,起身与父亲一起撑开渔船两侧的拖网杆,放下两条拖网,趁着下好网拖鱼的空隙,父子两人才开始吃早餐。早餐过后,苏海文控制渔船,他的父亲则是把几个鱼筐摆好,"一会捞上来的海鲜,就可以先在船上分类。"苏父说。

渔船在海上缓慢行驶几十分钟后,停船收网,父子二人齐心协力拉网,一边拉一边抖,将附在拖网上端的海鲜全部抖到底部。几分钟后,苏家父子将渔网全部拖上船尾,将渔获倒置在船板,仔细挑出其中有价值的鱼、虾、鱿鱼等分类装放,同时将个头小的鱼扔回海里,苏父说,"留大放小,让小的继续放回海里生长。"

第一网渔获全部处理完毕后,苏家父子再次将拖网放入海里,又开始海上的缓慢拖网之行。周而复始。

起初,记者看着还很新鲜,慢慢地烈日灼灼,晌午时分记者就开始"晕了头"。苏家父子看记者状态不佳,当即决定返港上岸。记者心里暗想:这次出海收获不佳,责任有我。

▲小漠旺渔村码头清晨的繁忙(高向荣 摄)

渔船靠岸后,苏海文将再次清点渔获,"这一上午打的鱼不打算卖了,留着自家吃吧。下次早点出去,争取能有更好的收获。"记者和苏家父子道别,也结束了此次短暂的出海之行。记者将会奔赴下一个不同的新闻现场,苏海文将会继续奔向神秘辽阔的海洋。

渔民生活:码头交易的"招标"

土生土长的旺渔村村委副书记徐火生父辈、祖辈皆是以捕鱼为生,他自 15 岁开始就跟着父辈们出海打渔。几十年的捕鱼生涯,练就了他过硬的捕鱼本领,最高光时刻,他出海一天捕捞到了上万斤鱼,成为了附近有名的捕鱼能手。

说起渔民生活,徐火生娓娓道来:渔民出海捕捞一般有四种方式:拖网、流动网、围网、网笼。拖网主要是根据渔场所在海域的深度放绳索至海底,渔获多为海底的鱼以及濑尿虾等;流动网是根据海水的流动方向进行放网,让渔网随海水流动,渔获多为浮鱼、带鱼等;围网就需要一定的经验了,需要渔民看准海面哪个区域会有鱼群,并且需要三四条渔船共同配合作业,渔获多为海白鱼,运气好的时候一网就可以捕到几百斤;网笼的渔获对象基本为蟹,可以在海里放置几天再收。

▲小漠综合市场清晨就上岸的螃蟹(高向荣 摄)

这番"教科书"一样的讲述听得记者咋舌:行行出状元!

渔民出海归来的渔获怎么处理?作为一枚"门外汉",记者对码头交易十分好奇。

徐火生告诉记者,分量少的一般留着家用或者在码头上散卖,分量多的会分为固定收购方以及上岸后码头"招标"。码头"招标"很有趣,方式也很简单:几个收购方看过船家的渔获后写好价格给船家,船家以最高价为主卖给收购方,双方不需要白纸黑字签约,以互相信任完成交易。这也是在渔民圈流传下来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如若一方反悔,将会在圈内造成不良影响,以后不会再有人与其交易,就很难在这个码头生存了。

▲小漠综合市场新鲜的海鲜产品明显增多(高向荣 摄)

不过,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新的业态方式也开始出现了!"近年还有一些会通过电商平台、朋友圈或者直播等方式等销售。"徐火生补充道。

渔民生活变迁:从随时出海到依法出海

同作为资深渔民,徐火生更体会渔民的辛苦:"不仅要忍受海上的风吹日晒,还要应对海上的突发情况。"

徐火生刚学捕鱼时,有一次与叔叔一起出海遇到了台风,全靠船上的有经验老渔民用各种手段稳定船身,才惊险万分地靠岸了。上岸后他才发现,一同出海的渔船,有的人因为靠不了岸永远留在了海里。这件事让他明白:收获与危机并存,出海同样需要经验和应变能力;同时,他对大海更加有敬畏心。

不过,现在这种危险的情况愈来越少。徐火生透露了其中秘密。

伴随着近年来全区加快与深圳一体化发展,区职能局各项功能的逐步完善,特别是区农业农村和海洋渔业局的成立,让小漠镇的渔民的生活也有了变化。

"以前出海没有那么多规定,想去就去。现在不行了,区里出台的各项文件具体落实到每位渔民,比如恶劣天气时,必须要船靠岸人上岸。这些制度一方面约束渔民遵规守纪,另一方面更好地保障渔民的人身安全。大家适应后也能严格执行到位。"徐火生说。

▲小漠旺渔村码头航拍(许凯 摄)

据介绍,现在出海的每条渔船都装有 GPS 定位,区相关单位也会及时的将天气情况发送信息至渔民手机,海上除了巡逻船还有应急救援船,市、区、镇干部也会定期走访抽查以及安全培训,给予了渔民极大的安全感。

这几年,深汕合作区规划建设了占地 22 平方公里的小漠湾文旅小镇,将基于优质景观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力争打造成为高品质文旅标杆。这也与渔民的生活息息相关。

"看着跃土而出的建筑越来越多,看着周边的村落逐渐旧貌换新颜,看着村民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我心里就在想:让小孩在外努力学好技术本领,在家乡有需要的时候我会让他回来工作,为家乡的发展尽绵薄之力。当了大半辈子的渔民,也该为这块热土做一些事了。"徐火生说。

编辑 庄思嘉

(作者:深圳晚报记者 高向荣)

推荐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