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情 奋斗者︱宋采:利用海洋生物提取天然物质防治大脑疾病

首页 >

近几年,科学家宋采频繁往返深圳与湛江之间,她在湛江的高校带领着她的团队攻坚克难,致力于利用海洋生物提取的天然物质来防治大脑疾病。来到深圳,她希望借助这座城市丰富的资源,将该研究产业化,真正造福有需要的病人。

宋采教授。

此前,宋采在加拿大生活了20多年。出于对故土的怀念,2011年,宋采毅然选择回到国内,投身海洋药物的研究,并提出“从精神神经免疫研究海洋药物”的新视角,这一想法开辟了国内海洋药物研究领域的新方向。回国后的她,从零开始——招募研究团队、购买仪器、手把手教学生......目前,她的研究团队与深圳多家企业合作开展保健品和药物研究,在海马和海参方面的研究也有突破性进展。

勇于拓荒 “问”药海洋

我们都知道,海洋是地球万物的生命之源,孕育着多样性最为丰富的海洋生物。近些年,随着人们对海洋世界的认识不断深入,科学家纷纷把目光投向这片深邃的蔚蓝色,将未来攻克疑难杂症的希望寄托在海洋生物医药的研发上。中国大地上也不断吹响“向海洋问药”的号角。

2011年,从加拿大回国的宋采投身于国内的海洋药物研究,其研究方向确定为利用海洋生物提取的天然物质来防治大脑疾病,这开辟了国内海洋药物研究领域的新方向,同时也是大脑疾病新药研制的重要进展。

目前的研究表明,海洋药物的主要药理作用包括抗肿瘤、抗病毒、防治心血管疾病等。而海洋药物对大脑疾病(如抑郁症、老年痴呆症)作用的研究相对较少。因此,宋采提出的研究方向在国内海洋药物研究领域具有创新性。另一方面,大脑疾病的防治,在国内乃至国际上一直以中药治疗的研究为主,而以海洋药物为方向的研究极少。

100多年以来,医学研究认为,大脑的疾病就是大脑自身的细胞活动、化学成分发生了改变,或由于遗传引起。因此,治疗大脑疾病就应该以纠正大脑里的化学物质来创造药物。在这其中,宋采还有一个故事。27年前,宋采在爱尔兰读博期间与加拿大、美国以及欧洲的科学家提出了精神神经与免疫系统相互作用的新观点,即大脑的很多疾病并不单纯是大脑本身的问题,部分原因是身体的其他部位的疾病通过某种渠道进入大脑,从而引起大脑的疾病。如身体外周免疫系统的炎症,自身免疫疾病等,会造成过多的炎症因子和白细胞通过血脑屏障和薄壁组织引起大脑的疾病。反之,精神焦虑或抑郁等大脑问题也可引起免疫系统和身体其他部位的疾病,如思虑过度的人会出现胃痛,经常应急焦虑的人会有肠道疾病等。

基于这个新发现,当时的宋采首创精神神经免疫学科,从事精神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和免疫学方面的研究。这在当时实属创新之举,宋采却也因此找不到工作。她说:“没有哪所大学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但她仍坚持在这片领域走下去,“当时在这个领域做科研,犹如在一片新海域撒网,每一网都能网到新品种的大鱼。我相信自己会成为开拓者。”

正是在精神神经免疫学的指引下,宋采在分析鱼油中的精细成分时发现,其对大脑有着良好的营养保护作用,对于改善抑郁症、老年痴呆症等方面都有很好的效果。这个发现为宋采提供了崭新思路:利用海洋生物提取的天然物质来制成防治大脑疾病的海洋药物。

毅然回国  从零开始

新药研发并非易事,常常要面临十年磨一剑的艰辛。而当时刚回国的宋采,面临的不仅是翻越研究过程中的“高山”,更是要从零开始打造整个研究团队。

1991年,宋采为了进一步深造,选择到英国读博,后到加拿大做博士后,此后的工作与生活重心便转移到了国外。在加拿大,宋采获得国际和加拿大各种科学研究奖10余项。

即便在国外取得硕果,但宋采还是时不时想起这块培育她长大的故土。2011年,正好有国内研究机构向宋采抛出了橄榄枝,她便毅然决定回国。宋采说:“我希望回国后,自己可以为祖国做更大的贡献,也可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从而实现自己的科研理想。”2013年,宋采被聘请到广东海洋大学,从零开始,重建高校的海洋药物研究所。

开始,宋采的团队里,只有两三位博士,作为她团队的中坚力量,以及十几个研究生,算是团队的新兵。在高校,宋采不仅需要招聘研究团队、购买仪器、装修实验室,还要与外界接洽项目合作、手把手教学生、申报各种研究基金。

尽管一开始,研究所在设备上和研究人员上存在短缺,但宋采都一一克服了下来。几年来,这所海洋药物研究所已设立了多个现代化的实验室。而热衷学术研究的她也吸引了一批优秀的研究人员,共同开展海洋药物研究。目前,广东海洋大学海洋药物研究所已在国际顶尖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50余篇。其中,Allan Kalueff和宋采合作各以第一作者在《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发表了2篇综述论文,影响因子高达32,申报专利15项。

2016年,宋采带领团队到深圳,在深圳大鹏新区的支持下,在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组建了海洋医药中心。目前,宋采的科研团队与多家企业合作开展保健品和药物研究,在海马和海参方面的研究也有突破性进展。

宋采说:“来到深圳这边,就是希望能够借助这座城市丰富的资源,将海洋药物的研究产业化。” 这也是她深耕该领域20多年来的最大希冀。

“不会有退休的那一天”

见面那天,宋采穿着件黑色长裙,脖子整齐打着一条蓝黄两色的丝巾。谈话期间,她会时不时伸手打理刘海。与此同时,记者观察到,宋采拿着的手机的外壳有些发黄。宋采说:“这个手机还挺好用的,是朋友之前送给我的。本来我还没舍得换新手机。”

可以看得出,这位女科学家对自己的生活有着治学一样的严谨态度,同时也是格外朴素。

谈话期间,宋采闲聊似地提起:“有人说我没架子,作为首席科学家,所有事情却都自己做。”比如企业洽谈,宋采要自己带着资料去见;比如买东西,宋采会自己到学校超市跑一趟。

“他们觉得,这些应该让我的助理或者学生去做。但我觉得,去跟企业洽谈,肯定是我最了解研究内容。我也不会让我的学生替我去超市买东西。他是来学校学习的,不是我的生活助理。”

关于治学,宋采也有自己的坚持。每次面试,她都会问学生,为什么想读研究生(博士)?

“许多老师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太大意义,但我还是会问。如果学生回答,想找到一份好工作。我会觉得,未必深造是一个好选择。因为,科研是一个漫长枯燥的过程,你要有解除病人痛苦的理想,对科学的浓厚兴趣,才能产生巨大的动力。”

二十多年,宋采仍保持着对科研的最大热忱。记者问她:“什么时候打算真正卸下担子?”宋采立即摇摇头:“我不会有退休的那一天。”

编辑 周梦璇

(作者:读特记者 曾逸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