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号转网操作麻烦,运营商欠敲打

首页 >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工信部部长苗圩在“部长通道”上透露,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实现所有手机用户自由携号转网,“你对一家公司不满意了,你可以带着你的号,去选择另外一家为你提供服务。”

果断“用脚投票”,自由携号转网,啧啧,手机用户的地位真高!

媒体近日调查发现,携号转网9年前就开始试点,从试点情况看,携号转网业务并没有达到市场预期。中关村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事基本上是叫好不叫座,说需要转网的用户多,其实真去转网的很少。

携号转网“叫好不叫座”,问题出在哪?调查发现,用户在转网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笔者将之概括为“不能转”“不愿转”“转得差”三类。一是“不能转”,如果手机号码存在欠费、合约协议尚未到期、非实名认证等情况,就无法通过转网资格审核;二是“不愿转”,运营商为自身利益考虑不愿用户“转”到别家,因此在转出时通过擅自增设办理条件、人为设置障碍等方法予以阻拦,;三是“转得差”,携号转网用户会遭遇办理转出过程中4G网络降为2G,转网后收不到支付宝、银行等验证码,无法在线充话费等问题。

运营商“挖坑”“设障”,用户即便能携号转网,也谈不上“自由携号转网”。转起来操作很麻烦,转完后还会遭遇服务“缩水”,让人情何以堪?在《证券时报》随机进行的小调查中,有1/4的用户因为嫌麻烦而主动放弃转网,剩余3/4用户有转网意愿。如果“有人想转网,有人主动放弃”是一种普遍情况,可想而知携号转网业务迹近“冰冻”。

用户携号转网,只能去找运营商,但运营商提供的服务——如果能叫“服务”的话——却让用户“窝火”。这种情况下,只有用力敲打运营商,才能令其为用户携号转网提供便利,让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落到实处。

运营商给携号转网用户挖了哪些“坑”,设置了多少障碍?用户的抱怨就是举报信。主管部门应当从用户反映的问题着手,顺藤摸瓜,找出所有的人为设置障碍,并深挖背后症结,厘清责任,驱动运营商为携号转网用户全面排障清路。

除了倒逼运营商挖掉给携号转网用户设置的障碍,主管部门还得在网络改造和系统建设上发力。携号转网需要进行用户管理计费系统改造,为此需要花费很高的建设维护成本。中关村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估计,为携号转网去构建网络体系和服务支撑体系,需要花费数十亿元成本。如何保障这笔资金到位,运营商应该掏多少钱,支撑携号转网的系统改造什么时间完成,这些都得有本“明白账”。

按照工信部部长苗圩关于今年年底之前实现所有手机用户自由携号转网的说法,对运营商的敲打得马上进行,相关系统改造也必须克日成功。对给用户“造麻烦”的运营商,主管部门出马“找麻烦”,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编辑 刘桂瑶

(作者:读特评论员 邓辉林)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