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祝融号”火星车到底在忙啥?

首页 >

大家好,我是“祝融号”火星车。自从15日我着陆火星,地球上的小伙伴们就搬了小板凳,一直翘首期盼着看图。还着急地问,我到底在忙啥?

这不,今天我就奉上了着陆后拍的2张图,还超值加赠了两器(环绕器和着陆巡视器)分离时的视频,让大家一饱眼福。

图1 前避障相机图像(图中着陆平台、坡道可见)

图2 导航相机图像(车体、定向天线可见)

为什么让大家等了这么久呢?

大家知道,火星与地球的最远距离约4亿公里,而无线电波是以光速传播,信号能量的衰减与传播距离的平方是成正比的。

我配置了两种通信方式,一是直接与地球通信,二是通过天问一号环绕器中继,与地球通信。为什么能直接通信还需要中继呢?那是因为我现在距离地球约3.2亿公里,实在太远了,即使我扯着嗓子一直喊,地球也只能收到很少的数据,慢得不行,只能把最重要的信息传回来。15日当天一着陆,我就直接向家人报告“我已着陆,感觉良好”,小伙伴们就开始为我欢呼了!

着陆后,我用随身携带的相机拍了一些照片,也迫不及待地想和你们分享。不过要是直接发回地球,即使是图1这样的照片,理论上也需要八个多小时。而且由于火星的自转,每天我能和地球直接通信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所以就舍弃了直接向地球传输图像的功能。因此,我得等着环绕器的中继,他块头大,嗓门也大,向地球传输数据比我要快得多。

17日,环绕器进入中继轨道,我们俩先建立了通信联系。因为他环绕火星一圈是8.2小时,我们俩很多时候都是被火星这个大家伙挡着,所以我得抓紧在有中继的宝贵时间,先把一些自身状态的重要数据传回来,之后再传图像。

目前,我正在开展驶离着陆平台的准备工作。后续,我和环绕器将密切配合,不仅要拍下火星的风景,还要用我携带的6台科学载荷,对火星进行深入探测,把更多的科学数据传回来给科学家们研究,这可是比拍照更重要的事呀!

感谢大家的惦念。我在这边一切都好,想你们了......

(原标题《这几天,“祝融号”火星车到底在忙啥?》)

编辑 吴徐美 审读 吴剑林 审核 李怡天 党毅浩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