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禄口机场为何“失守”
读特客户端综合
2021-07-27 19:22

自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检出9例阳性病例以来,截至7月26日24时,已有5省9地出现相关病例,感染者总计125例,其中南京112例感染者。无论是南京本土新增病例,还是外溢出去的感染病例,几乎都与此次疫情的中心——南京禄口机场高度相关。

据悉,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是国家主要干线机场,根据国家民航局发布的《2020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2020年南京禄口机场旅客吞吐量位居全国第12位。机场旅客吞吐量大,流动性大,加速了疫情的外溢。

健康时报记者从多渠道获悉,此次南京禄口机场感染病毒的保洁人员系外包公司的工作人员。机场作为境外防控的第一道防线,人流物流高度集中,风险较高的场所。在全国疫情防控的大趋势下,为何却在对保洁人员的防疫管理上“失守”?

疫情发生后,南京禄口机场严格查验从南京机场出港旅客的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 南京禄口机场微信公众号 图

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存在外包

当前,南京市的本土感染者主要是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客舱保洁人员、地勤人员等工作人员及关联病例。

此次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公司系项目外包。“这件事情在当地,尤其是从事机场外包行业的人都很关注。”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宾馆有外包合作关系的南京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南京禄口机场的航站楼和飞机机舱的保洁工作应当是由多家不同的外包公司承包的,一家企业很可能是吃不下如此大的工程量的,像承包机场项目属于人人皆可求的‘好事’,最终会下派到多家外包公司完成。”陈某称。

陈某介绍,机场保洁相较于其他场所的保洁工作有很大的不同,在消毒方面也需要走很多程序,机场在出入工作地专门有一个类似于“消毒池”的东西,保洁人员需要在这里进行消毒。

境外和境内航班保洁人员不分是个低级错误

陈某表示,机场的外包业务作为一项特殊且较为复杂的业务,承包方应该在很多方面做到位的。在具体执行与机场相关的外包业务过程中,甲方会给外包公司分配任务,并且要求严格。

“这次之所以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原因在于机场在日常监管中没有做到位,而外包公司为了节省开支,怎么省钱,怎么做,没有把境外和境内的保洁员进行严格的人员分开。”陈某认为,对于在境外疫情形势依旧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南京禄口机场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真的是个很低级的错误。“无论是机场还是外包公司,都逃脱不了责任。”

“现在禄口机场的保洁人员都被集中隔离,做核酸检测。”陈某称,这些机场保洁员的工作大约是5000~6000元不等,为了省钱,外包公司会让原本两个人的活由一个人来完成。保洁人员住在南京禄口机场附近的街道。

“保洁人员感染到了家人,就是因为回家住。但按照常理,应该统一住宿,高风险人群优先接种新冠疫苗,经常性地做核酸检测。最初发现的病例就是因为发热,做核酸排查出来的,检测出来后才开始进行机场范围的普检。”

在管理上,机场方不能一包了之

关于机场外包保洁人员的管理问题,陈某告诉记者,应该是由机场和外包公司一起管理的。“我们公司做机场、办公楼和酒店的保洁工作,通常来讲,保洁人员是甲方和外包方双方一起管理的。”

北京鑫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展曙光律师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作为项目外包,从法律层面上讲,论人事和财务,保洁人员归外包保洁公司负责,禄口机场给外包公司钱,外包公司再给保洁人员发。但从工作程序、流程上看,机场和外包公司对保洁人员应该共同管理的。机场方不能一包了之,应负起相应的监管责任

“从行业角度看,机场方和外包方都应当被追责。但此次事件中,最根本的责任主体应该是机场方,而外包保洁公司则应分担一部分的相应责任。”展曙光律师表示,从追责层面看,应当先追究机场的责任,之后再进行内部追责,机场可追究涉事外包公司的责任。外包公司是机场招标选择的,出现问题,机场是要负管理不力、监管不力的责任。

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混合运营

据央视新闻消息,7月23日,江苏省委决定暂停东部机场集团元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的职务,由钱凯法代理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据财新新闻报道,一位消息人士此前告诉财新记者,7月21日江苏省委召开会议中提到,冯军在东部机场集团运营中管理不专业,其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发新冠疫情传播。此外,在发现阳性样本之后,禄口机场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东部机场集团提出坚决把疫情防控各项措施落细落实。一是认真落实疫情防控中对员工管理的各项最新要求,堵塞防控漏洞;二是加密对关键岗位员工核酸检测频次,从每周一检改为三天一检;三是对保洁、货运保障人员,实行国际国内有效分开、专班管理;四是加大消杀力度,提高重要区域消杀频次;五是加强对外包单位的管理,确保监管到位;六是严格规范做好废弃物处置,不留死角、不留隐患。

南京疫情管控措施陡然升级

南京越来越多的地区因为染疫而风险升级。7月26日当天,南京部分区域疫情风险等级调整:高风险地区增加至4个,中风险地区达到25个;到了27日,中风险地区增至36个、高风险地区仍为4个。《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其中至少有20个地方属于村庄。

禄口街道政务服务网上的介绍信息显示,该街道是南京空港枢纽经济区腹地,区域总面积165平方公里,下辖30个村(社区),户籍人口9.1万人。从地理位置来看,机场周边的一些社区或村庄距离机场的直线距离只有几公里。

从目前已经公布的感染者行程来看,禄口机场多名保洁人员并非居住在单位提供的集体宿舍中,而是散居在附近社区或村庄,很多是骑电动车通勤。

7月27日下午,南京发布最新政策,禄口街道围合区域所有机关单位、办公楼宇、经营单位、居住点出入口实行24小时值守,人员进出严格执行测温、验码、戴口罩、一米以上间隔等防控措施。围合区域之外所有外卖、快递、投递等一律不得进入围合区域,实行无接触配送,在围合区域出入口指定区域中转存取,由志愿者取送。

广州曾在5月~6月发生过一波较大的境外输入所致疫情。5月30日,广州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要求从广州辖区内机场、铁路、公路客运站等离穗的旅客,需持有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从5月31日22时开始执行。从6月7日12时开始,核酸阴性凭证有效期缩短至48小时。

相比之下,南京管控措施陡然升级,且更加严厉。南京一开始便倡导,市民非必要不离宁,确需离宁的,需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南京江宁汽车客运站已于21日暂停运营,自7月27日零时起,南京汽车客运站、客运南站等全市8个长途客运站暂停运营;全市19条毗邻公交线缩线至市域内运营;全市出租汽车(含网约车)不得离宁并按要求严格落实好相关防控措施。

7月21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各家航空公司原计划执行的航班663架次,已取消521架次。到了7月26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官网显示,原计划进出港航班各一班,其中,出港航班为南京飞海口的FU6702,到达航班为海口飞南京FU6701,但这两趟航班后来均航班取消。

7月26日下午,南京市委召开会议,强调机场防疫工作组加大力度,对禄口机场及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全面封闭管理,对驻场单位人员进行疏散、集中隔离;加强集中隔离场所储备和规范管理。

罪魁又是德尔塔变异毒株

作为发达省份江苏的省会城市,南京是华东地区中心城市。《新华日报》在今年5月解读南京人口数据时曾如此总结南京:高人口密度、高人均产值、高能级城市。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南京常住人口达到931.47万人,人口总量上升至全省第二,仅次于苏州。南京市流动人口达到265.18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的28.47%。其中,江宁区流动人口最多,近68万人。

在7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透露,从完成的病例看,结果显示为德尔塔变异毒株,剩下病例的测序工作还在进行。丁洁介绍,德尔塔毒株目前已成为全球疫情流行的最主要的毒株,此前相关疫情看,有几方面新特点:病毒传播力强、更加适应人体、复制快、体内载量高,病人转阴速度慢、治疗时间长、容易出现重症。

德尔塔毒株传染力之强,可以找到一些例子。7月22日,南京通报一位确诊病例,为南航金城学院宿管人员。她曾于15日在小区门口遇到亲戚(确诊病例),聊天约10分钟。7月24日,沈阳市疾控中心通报,沈阳一家三口感染。一名24岁女子7月14日乘坐厦门到沈阳的MF8069次航班返沈,经停南京禄口机场,其间就餐一次,之后,她父母检出为无症状感染者。

传播力强的突变株出现在大都市,这预示着南京此次疫情防控难度较大。前述公卫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国内几轮疫情来看,每一次疫情都有它的特点,每一次都会暴露出防控中的一些新的漏洞,然后其他城市从中得出新的经验。南京这一次显然是机场失守。

他的建议是,下一步重点是做好重点人群的管控,包括打疫苗加强针、重点人群与一般人群的物理隔离。理论上,机场防疫人员作为重点人群,互相之间的壁垒是封死的。国际航班和国内航班一定要分区人员要做好物理隔离,才能杜绝交叉传染的可能性,这对机场管理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

南京疫情规模会有多大、后续走势如何?

杭州市富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李欢龙、西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白尧在社交媒体上撰文分析,初步判断南京这轮疫情规模与广州“521”疫情相当或超出,总阳性检出(包括溢出及关联)有可能在250例左右,持续2个最长潜伏期,即疫情在8月中旬结束。

上述公卫专家表示,南京现在公开流调信息不详细,目前本地112个感染者之间是不是彼此能找到传播链、关系是否清晰,都缺乏信息,因此难以判断。而且,目前看起来防控漏洞比较多,一开始疫情管理也不到位,比如,机场人员是否全部落实隔离了、是否已经做了多次核酸检测。

比如,南京25日通报的一名感染者是航空公司地勤人员,属于重点人群。他的行程轨迹显示,7月20日傍晚自驾车至单位做核酸检测并留观,次日核酸检测阴性后自驾车回家;7月23日打车至某核酸检测点检测后,骑车至医院看望朋友。7月24日确诊,通过专用救护车转运至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隔离治疗。

“感觉现在一切都很乱。”一位在航空公司工作的人员说,她所在社区没有通知她居家隔离,是她主动上报,居委会让她去做核酸,但这又与居家隔离政策相冲突,但基层人员称不清楚,让她自行决定。

这次疫情很特殊的一点,上述公卫专家说,尽管之前广州也是境外输入引发的传播,但是漏洞应该是出在隔离酒店,而这次疫情直接由机场乘机扩散出去,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乘客都已经被感染了,通过航班传播,再加上德尔塔变异株,是很厉害的。”他说,在不能排查完受到病毒污染的飞机、乘客人员情况之前,难以预测疫情规模。

信息来源:健康时报 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南京禄口机场“失守”:保洁外包,境外境内航班保洁人员不分》)

编辑 编辑-范锦桦(客户端)审读 韩绍俊审核 编辑-詹婉容
免责声明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推荐阅读
读特热榜
IN视频
鹏友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