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言观社丨 “广场舞干扰器”是一头愤怒的怪兽

最近有记者发现,多款“广场舞干扰器”在网络走俏。持有这种“广场舞干扰器”者只需对准广场舞大音响轻轻一按,就能实现干扰,让大音响“哑火”。

这些年,关于广场舞噪音扰民的新闻屡屡见诸媒体,其中一些人采取的放狗、泼粪、使用高频喇叭等反制方法也不断翻新。使用“广场舞干扰器”虽然表面上比较克制,但本质上也是一种简单生硬的反制方法。

正如益阳市广场舞协会会长陈敏所言,广场舞音响在被干扰器截断信号后,有可能导致双方拉锯战,不排除有些群体在被干扰后将音响越开越大的情况,所以干扰器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还会激化矛盾。

一方是宁静权需要得到保障的居民,一方是需要休闲娱乐的广场舞爱好者,双方的需求都是合理、正当的。如何让双方需求得到兼顾,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治理课题。漠视任何一方的需求,都会引起许多人的不满,都不能实现广场舞噪音问题的共治。

最妥当、最理想的解决方法是实现双方互不打扰、相安无事。比如,苏州市部分小区从2019年开始采用的智慧广场舞系统,能将音响的声音精准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以致不会打扰到周边居民;上海市闵行区古美路街道近来除了引进智慧广场舞系统之外,还邀请广场舞团队负责人组成噪音管控小组,实现对广场舞噪音的自我管理。由政府或协会来设置专门的广场舞区域和活动时间,也不失为一种妥善的解决之道。

应当看到,由于城市人口流动性大、一些城市公共活动空间不足、广场舞爱好者和周边居民需要时间协商等原因,解决广场舞噪音扰民问题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只要各方都是从兼顾各方需求出发、抱着解决问题的诚意、采取友善交流的态度,各地广场舞噪音扰民问题就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回过头来看,“广场舞干扰器”绝不是解决利益分歧的“神器”,而是激化不同群体矛盾的“凶器”。它就像一头愤怒的怪兽,在满足一方利益的同时却无视、冲撞了另一方的利益。这样的“神器”有损社会和谐,应当被有关部门禁止销售。

(原标题:《察言观社丨 “广场舞干扰器”是一头愤怒的怪兽》)

编辑 刘彦 审读 刘春生 审核 李林夕 张雪松


(作者:邓辉林)

推荐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