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委会“名存实亡”,赶紧赋权增能

首页 >

ggggg

日前,龙华新区观澜办事处召开社区居民议事会。社区居民代表、商户代表、企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聚集在翠澜社区居委会,对“观澜老街环境景观综合提升方案”和规划项目等进行集中评议,就办事处“双提升”工作表达意见和建议。 记者 王雨渤 通讯员 闫李军 摄

作为社区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自治组织,深圳的社区居委会在具体实践中出现“空心化”、“边缘化”现象。对此,记者近日采访了深圳大学心理与社会学院社会学系李晓凤教授以及深圳大学社会管理创新研究所所长唐娟副教授。她们一致认为,解决这一问题,当务之急是加大对社区居委会的还权归位力度,让其回归居民自治职能。

提及深圳多数社区居委会的现状,李晓凤表示几乎“名存实亡”。“目前社区工作站与居委会大多是一套班子,尽管在设立工作站后,保留了居委会的名称,但实际上真正居委会的成员较少,原先的组织架构、人员分工已十分模糊,难以辨识。当前社区事务普遍以社区工作站的名义开展。”

让唐娟担心的是,作为联系政府与居民的中介、桥梁,在人口激增和流动加剧的现实环境下,深圳多数居委会与相当多的居民失去了联系。“尤其是大量兴建的新居民区,人户分离情况比较突出,居委会与居民之间基本处于疏离状态。居民委员会若不能真正代表居民的利益,居民就可能转而通过参与其他组织来表达他们的利益诉求。”

两位专家一致表示,要对居委会赋权增能,让居委会回归自治本位。首先,政府要发挥好支持者和帮助者的角色,为社区居委会提供政策、制度和财务支持。

其次,提高居委会的自治能力。在居委会组织体系架构上,唐娟建议社区居委会探索建立特邀委员制度,聘请社区的“贤达”、“能人”、“领袖”和有代表性的相关人士担任居委会的特邀委员,通过合法程序担任或兼任一些下属委员会的负责人,协助居委会开展工作。同时,加大居委会与居民代表、居民小组长、楼栋长和网格员的联动,形成上下贯通、左右联动的居委会组织体系。

此外,社区居委会应和社会组织优势互补,要善于借助社会组织,如社工机构、社区服务中心等力量去解决各种难题。“近年来,社工机构运营的社区服务中心通过‘三社联动’(社区、社会工作、社会组织),事实上已成为深圳社区服务与社区治理的一支专业化、职业化的力量。社区可以探索居委会+社区服务中心模式。”李晓凤说。

编辑 刘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