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委会归来!社区活力也回来了……

首页 >

随着居委会出现空心化、边缘化现象,我市也开始不断地实践和探索,通过撤销社区工作站,探索“居业协同”等方式,让居委会强势回归,重焕生机。

没有社区工作站的社区

绿树掩映中,招商街道花果山小区39栋楼外墙粉刷一新,花果山小区环境改造更新工程已经竣工,原本的老旧小区经过改造升级展露新容。

跟很多老旧小区改造不一样的是,花果山小区环境改造更新工程由社区居委会带领小区居民全程参与,从前期合议“该升级改造哪些方面”,到后期施工进行监督,都是由社区居民说了算。为了敲定升级改造方案,社区居委会还召集大家开了10多次居民议事会。

在普遍边缘化、空心化的背景下,花果山社区居委会强势回归缘于一场社区管理体制改革“实验”。2011年, 花果山社区将社区工作站与居委会分离,在全市率先撤销社区工作站。原社区工作站的管理服务职能并入社区服务中心(党群服务中心),政府通过购买服务方式委托给专业化社会服务机构运营。相对的是,强化居委会的枢纽、议事、监督三项职能,让居委会重新焕发活力,落实社区党委领导下的居民自治。

社区工作站撤销后,花果山社区的管理层级从四级管理,变成了三级管理,缩短了管理链条。居委会的活跃也促进政府行政管理与基层群众自治的有效衔接和良性互动,使党的执政地位更加巩固,基层基础更加扎实,社区服务更加完善,社区更加充满活力。

居委会和业委会协同发展

花果山的社区实践为我市其他社区提供了借鉴。近年来,我市新成立的社区,在吸收花果山社区经验的基础上,进行了更丰富的探索。

2013年,福田香蜜湖街道侨香社区成立。该社区在不设工作站,向社会机构购买服务的前期下,还建立了“居业协同”新型自治模式。

社区居委会边缘化程度深,容易带来社区参与不足、凝聚力减弱等问题,制约着基层民主自治发展。而业委会法律地位不明确,存在“成立难、维权难”的问题,同时,其运行和管理机制尚不成熟,容易出现不合理的维权冲动。

针对基层居委会和业委会现状,侨香社区让居委会和业委会协同发展。居委会发挥与政府、群众的桥梁作用,为业委会创造平台、提供资源。建立“居业联席会议制度”,居委会通过联席会议掌握各小区物业管理情况,并把需要政府解决的物业问题及时反映给相关职能部门,协调沟通解决。同时居委会积极参与业主大会,及时掌握各小区物业舆情,联合街道部门及物业部门调处小区之间的物业纠纷。依托业委会的亲民近民优势和社区号召力,进一步提高居委会的居民认可度和社区影响力。

居业协同自治模式运行以来,侨香社区居委会参与各小区业主大会或业委会会议10余次,协调处理了小区业委会换届工作中业主与筹备组矛盾纠纷,还实现“居业”人员交叉任职。

在街道成立公共服务中心

社区工作站成立之初,满足了基层治理的需求。然而,如今,随着社会多元化发展、政府执政理念的变化等,深圳社区治理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级政府,四级管理”格局,让社区管理层级过多,而逐渐边缘化的居委会,又压抑了社区的自治活力。

市民政局社区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深圳市基层管理体制改革指导意见》,社区工作站将进行“瘦身减负”。以后我市或将按街道设立公共服务中心,面向居民提供公共服务的所有事项,在公共服务站“一窗式”受理。社区里具有公益性、专业性、技术性的服务通过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方式提供,社区居委会作为社区自治主体,充分发挥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功能,做好政府和社区居民沟通的桥梁。

编辑 刘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