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识几个辖区居委会委员?被空心化边缘化的居委会亟需归位

首页 >

为了解社区居委会的现状,去年底,市民政局进行了一场专题调研,结果不容乐观。收集的3127份调查问卷中,有1455人不认识居委会主任,占46.53%,有999位对居委会委员全部都不认识,有530位仅认识一名居委会委员。

同样低的,还有社区居委会换届居民的参选率。上届居委会选举,在符合选民条件的近200万户籍居民中,自愿登记的选民只有50万人。3114位参与这项调查的居民中,有2053位反映没有参加过居委会选举,占65.9%。

作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社区居委会曾在社区管理和社区服务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然而,随着社区治理体系的不断演变,居委会的自身职能难以“归位”,居委会逐渐被空心化、边缘化……

职能“模糊化”:

居委会工作职责缺乏具体指引

盐田区海月社区的王钦武已连续四届被选为居委会主任。2008年他首次当选,面对着空空如也的办公室、尚未建章立制的居委会,他没有打退堂鼓。他召集居委会成员开了第一次会鼓舞士气,他说要奉献,对得起自己的誓言。

因为几乎无章可循,王钦武提出只要相关内容不跨越法律,其他的都可以大胆思考。通过集思广益,通过组织居委会成员到其他居委会去学习、考察,大家把居委会的人员架构、分工、职能等框架定了下来。接下来,居委会成员开始到社区挨家挨户走访,对居民造册,确定服务重点和重点服务对象。“我们先后经历了模糊期、探索期和奠定期”,王钦武说。

然而,王钦武坦言,做好居委会工作并不容易,很多居委会的工作往往在第一步“职能界定”上就碰了钉子。“《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已经过时,不符合现代社区的情况,不适合做指引,我市在制度层面上对居委会职责的界定也比较宽泛,不够细化。

再加上并没有足够的资源、资金的支持,人都有惰性,既然是可做可不做,很多就放弃了”。王钦武说,支撑自己做好居委会工作的,更多是为了回报居民的支持和信赖,是对居民的一份责任,但这对于整个居委会的发展来说,并不可持续。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职能模糊化是制约居委会发挥作用的掣肘之一。2005年,深圳开始在社区居委会之外设置工作站,实行“居站分设”,社区工作站主要承担政府行政职能,社区居委会主要承担居民自治职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工作站的设立加强了政府对基层社区的管控,满足了城市基层管理发展的需要。然而,被剥离各项行政事务的社区居委会,却没有迅速回归“本位”。

“以前居委会的绝大部分精力用于执行政府交办的各项行政事务,被剥离了社会管理和服务的职能后,因为职能模糊,出现没事可做,不知道做什么的情况,职能逐渐虚化和淡化。”市民政局社区处相关负责人表示。

功能边缘化:

社区领导“多肩挑”,无暇顾及居委会

这几年来,王钦武带领着社区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搭建起了政府与居民间的沟通桥梁。社区里有条路段,有许多工人横穿绿化带,带来了安全隐患,居委会成员考察讨论后,与政府部门沟通,在该路段建了人行天桥。业主与物业公司出现纠纷,居委会从中积极沟通协调,从而消除了不稳定苗头……

居委会是群众基层自治组织,是民意吸纳、纠纷调解、社区服务的重要平台。海月社区的居委会能充分发挥作用,也得益于盐田区“一站多居”的治理体系。

“一站多居”,即一个工作站可有多个居委会,这样可以避免工作站和居委会的交叉任职。然而,在我市大部分社区里,居委会主任一般由社区党委书记、工作站站长、股份公司董事长等兼任。

据统计,我市642名社区党委书记中兼居委会主任的584人,兼工作站站长的540人,兼股份公司董事长的134人,其中“两肩挑”或“三肩挑”的556人,“四肩挑”的75人。兼职领导因为职务繁忙,工作站的任务本已很重,无暇顾及居委会工作,而许多该由居委会承担的居民自治方面的工作,因为工作站的资源优势,也由工作站来做了。福田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说,“居站分设这十年来,站强居弱,工作站掌握着大量的行政资源,居民已经慢慢看不见居委会的作用了,现在找的都是工作站。久而久之,居委会便可有可无了。”

资源稀缺:

缺人缺物缺资源,居委会工作难开展

做了八年的居委会主任,王钦武从每月领800元补贴涨到了1200元。“坚持做居委会工作的,凭的都是对居民的满腔热情,从收入上来说,并不激励人。”王钦武说。

“居站分设”后,居委会委员工作不再是一种职业,而成了一种义务性、参与型的公益工作。对于居委会成员来说,缺乏职业化发展方向。我市除少数几个区给予居委会主任、副主任、委员每月补贴分别为1500、1000和800元之外,大部分区(新区)只有500、400和300元,激励措施的缺位,导致工作积极性不高。

此外,社区居委会没有法定民事主体身份,缺乏有效自治的途径和平台。又因为“钱随事走”,居委会缺乏人、财、物的保障。绝大多数居委会每年只有几万元活动经费,缺口基本是由社区工作站或股份合作公司拨付。大部分居委会与社区工作站合署办公,居委会缺乏有效的自治载体。福田区某社区居委会主任说:“作为社区居委会的主任,说句实话,这些年我什么也没干,我手上没有钱也没有权力,我什么也干不了,对于居民来说,我也十分惭愧。这么多年,我也就为居民干了一件事情,就是解决公共活动场地的卫生间改造问题”。

解决办法:

完善居委会保障机制

2015年1月,《深圳市基层管理体制改革指导意见》出台,明确了要大力培育和提升居委会自治能力,完善居委会内部治理结构,进一步强化居委会“枢纽、议事、监督、服务”职能等。

市民政局社区处相关负责人表示,让居委会职能强势回归,首先要依法加强居委会建设,打造“议事、决策、执行、协助、监督”一体化链式运作的社区自治运作体系。其次,给予居委会人、财、物的保障。政府要保障居委会办公用房、办公设施,落实活动场地;要适当提高兼职居委会及成员的工资、补贴和活动经费;另外,建立居委会成员职业化机制,打通社区党委书记和居委会主任、委员的职业发展通道,比如借鉴上海经验,干够一定年限并符合相关条件的,可参照事业编制享受退休后的薪酬待遇等,或者给予其报考公务员的优惠政策。

编辑 刘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