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排后备人才如何?苗子难找,不吸引大城市的孩子

首页 >

中国女排的新老传承是备受关注的话题。新人培养,起点在选材。在全运会女排19岁以下组决赛阶段,各支“小女排”展现了较成熟的阵容和技战术水平,但据记者了解,各地队伍的选材资源丰俭不一,差距很大,部分地区面临不小困难。

夺得全运会女排19岁以下组金牌的江苏队拥有多名国家青年队球员,根据江苏队主帅施海荣的表述,目前该队的选材和青训体系运行较为顺畅,正在朝着科学化的方向发展。

江苏队球员万梓玥(前右)和队友何慕在比赛中庆祝得分。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选材方面我们主要是靠基层的一些教练,他们真的很辛苦地到处去找。江苏的选材之所以相对比较好一点,是因为基层的体校多一点。”施海荣说。

根据他的观察,目前江苏的排球人口没有出现显著减少或增加,“其中有能力的(打得较好的)还是比较多地在向专业方向发展”。

被问及如果队员在专业队发展不上去时怎么办,施海荣表示,目前江苏队有一套比较成熟的分流体系,能上一队的可以继续打球,上不了的则推荐去读大学。

为了实现女排队伍的良好传承,不仅要选好材,更要让好苗子们健康成材。曾有知名教练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指出,一些女排青年队员在17、18岁时即满身伤病,甚是可惜。

福建队球员郑欣怡在比赛中救球。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对此,施海荣认为,除了需要改善训练方法,在选材时也有讲究。“在选材时,我们要请专业人员进行身体特点的分析,哪怕是在身形比较好的情况下,也要看看那一块有欠缺,比如在肌肉(素质)上要从小尽可能地分析清楚,在抓体能时有针对性地保障好小运动员的健康。”

记者了解到,部分经济条件好、体校资源和训练资源丰富的地区,因本地排球人口持续匮乏产生了梯队断档。

排球青训界的一种观点认为,打职业排球苦、累、易受伤,且很难“出名挣钱”,因此不容易吸引大城市的孩子。

以上海为例,在成年组中,上海队是平均年龄最大的队伍之一,其中不乏张磊这样35岁上下的老将。

但在19岁以下组中,上海队则是平均年龄最小的队伍,这是因为在可参赛的运动员中,出生于2002和2003年的寥寥;现有较多的2004、2005年龄段队员,不少是从其他地区选材来的。

上海队球员在比赛中庆祝得分。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上海市体育局排球管理中心主任陈皓峰承认,上海女排的底子其实比较薄,青少年梯队不足,但正在努力加强,希望用这支青年队伍去接张磊她们的班。

在一些排球氛围较好的地区,本身人口基数不大,也客观上对选材不利。

同为直辖市队伍的天津队在本届全运会女排19岁以下组比赛中获得银牌。不同于现役天津成年队的特色,这支青年队的身高条件并不突出。

根据天津19岁以下女排队主教练刘仁德的介绍,由于天津成年女排成绩较为突出,汇聚了不少明星球员,因此带动了许多本地人看排球、练排球。

“但我们天津的人口不是很多,如果从测骨龄等专业角度去选材,显得优秀或突出的苗子也不多。”

天津队球员宋佳(左)在比赛中扣球。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刘仁德表示,目前天津队正在尝试从全国范围内扩大选材,十分希望和各地的学校队伍进行交流。

当被问及对一些身高并不突出队员的建议,刘仁德表示,先天的身体条件并不是排球运动员成才的充要条件,希望这些队员继续通过锻炼强化身体机能,并刻苦探索适合自己身体特征的打法。

和有条件全国选材的上海队、天津队不同,在排球青训受重视度相对较少的地区,女排选材、培养更加困难。

福建队在本届全运会女排19岁以下组夺得了铜牌,该队主教练侯春俤说:“福建青年队暂时还没有能力去外省引进女排人才。我们队员的平均身高本来就不高,场上球员(身高)1米8以下的,加上自由人一共有五个,最高的队员也就1米85,而别的代表队有好些1米9以上的。”

福建队球员黄欣悦(左)和陈含蕾在比赛中庆祝得分。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事实上,由于缺乏支持,他的队伍能够坚持到全运会决赛阶段已属不易。“我们福建青年队一度没人管,如果不是教练、队员一起努力,这个队可能在年前就解散了。”

这也是当下我国青年女排发展现状的一种写照。

(原标题《中国女排后备人才如何?苗子难找,不吸引大城市的孩子 》)

编辑 高原 审读 吴剑林 审核 李林夕 王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