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男孩》:暗夜下的成人礼是蓝色的

首页 >

在走去台北诚品电影院看《月光男孩》的路上,耳机中的”每日英语听力“正好播放到时任总统的奥巴马到某小学演讲给一年级新生大灌鸡汤的一段,他讲述了他的艰苦童年,单亲母亲带着他漂泊海外,为了让他跟上美国的教育水平并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母亲每天四点半就扯他起床,亲自给他授课……这个励志故事的“Happy Ending”众所周知:他开创了历史,成为美国第一位非裔总统……

可是,夏隆呢?这个同样黑皮肤同样跟着单亲母亲过活的孱弱小个子,他的童年在迈阿密,可以就近上学,但校园给他的却是持续不断的霸凌,母亲则深陷毒瘾,不仅自己做皮肉生意换毒资,甚至希望儿子也能出卖自己换钱给她……

上帝创造太阳和月亮,把世界分成白天和黑夜,总是笑成一脸阳光的奥巴马和月光下的蓝色忧郁男孩夏隆,是不是非裔美国人的一体两面?又抑或,无关种族肤色,这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一体两面。

奥巴马的励志故事是真实的,《月光男孩》的真实则来自于同为非裔美国人的导演及编剧巴里·詹金斯和共同编剧塔瑞尔·麦卡尼的私密记忆,两人都成长于迈阿密的非裔贫民社区,都由染毒瘾的单身母亲带大,都有在学校被霸凌的惨痛经历,而夏隆受到一位成年毒贩的保护,并跟他学会游泳的细节,亦是麦卡尼的亲历。

yue

《月光男孩》剧照

影片故事最先呈现为麦卡尼的原创舞台剧本《月光下的黑人男孩看似蓝》(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Look Blue”一语双关,是黑人对于自身宿命与文化密码口耳相传的指认,也明示着“阴郁、悲伤”的意味。这个剧本因结构过于复杂而迟迟未能搬上舞台。到了导演詹金斯手里,被整合成三段式的一部电影:以Little(童年期)、Chiron(少年时)和Black(成年后)三个章节,讲述非裔美国男孩自我认知及身份定位的20年成长历程。

“Who is you?Chiron.”在片中,夏隆反复被人追问“你是谁”?人都要经历过怎样的不堪回首骨肉撕扯才能认知自己?

童年时的小个子夏隆沉默内向,饱受欺凌却逆来顺受,一日被街头小混混追打,黑人大叔胡安出手相助,并从此为他提供父亲般的庇护和成长教诲,可是,胡安同时却是给夏隆母亲供应可卡因的毒贩。被毒瘾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母亲望着小夏隆悲呼:“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唯一。”然而,最亲不过的血源关系敌得过漫漫日常的彼此伤害和怨恨吗?

在学校,凯文是唯一对夏隆友善的男生,从小学到中学,两人在貌似无意识的嬉戏扭打中触发爱的花火,然而凯文却架不住小混混设计的恶意游戏伏击夏隆。正是这一击,令夏隆伤心到极致,也触发了他潜藏的男子气概,从来打不还手的他在课堂上举起椅子砸向使坏的同学,这一砸,把自己送进了感化院,也完成了他的成人礼。

十年后,重新出现的夏隆已变成一位如大猩猩般孔武有力的肌肉男,他逃离留下阴暗童年与少年记忆的迈阿密,远遁别州,像胡安一样做起毒贩,也像当年胡安教诲他一样训练替他分销毒品的黑人小孩。人生轨迹正向着以前他所不情愿的方向滑落。

离散多年母亲给他打来电话,乞求他去探望。母亲已是白发萧索,总算戒掉了毒瘾,可她劝说儿子告别街头生涯回归良善初心的絮叨只能钩起夏隆的怨愤。

凯文也意外来电,让夏隆重新忆起那个刻骨铭心的潮湿夜晚,他驱车长途奔波回到迈阿密去看凯文,却得悉他已结婚生子。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夏隆问。

“噢,就是因为我偶然听到当年的一首歌嘛。”

……

深情默注偏偏遇上漫不经心。这样的人设是不是很熟悉很王家卫?生于1979年的导演詹金斯正是墨镜王的粉丝,并且是在法国与亚洲新浪潮电影的引领下爱上电影事业。这样的精神渊源也使该片不同于此前的其他黑人电影,特别是跟另一部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黑人题材片《隐藏人物》相比,在红白蓝黑色调与迷离音乐中铺开的故事,非常地不主流,不明朗,充斥着含混、犹疑和各种身不由己,一如大部分芸芸众生的纠结与挣扎。而这,也许正是该片的触动人心之处。

《月光男孩》被《时代》评为2016年十大佳片之首,迄今已横扫金球奖、纽约影评人协会奖、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美国独立精神奖等重要奖项,在它所入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配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电影配乐、最佳电影剪辑、最佳摄影等提名中,窃以为,当以最佳电影、最佳摄影、最佳女配角、最佳改编剧本最有问鼎希望。

编辑 左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