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取在我

首页 >

幼时,读《小猴子下山》,觉得那只下山的小猴子真是可爱。小小的年纪时,去读这样一个故事,除了觉得有趣外,大概还会想,我不能做那只三心二意的小猴子,险些之外,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可纵然如此,我还是很喜欢那只小猴子,一直喜欢了很多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那只下山的猴子了,在予与取之间,始终表现出一种选择的不够坚定,不是丢了玉米,便是丢了桃子,或是丢了西瓜,最后和小猴子一样,去追一只兔子时,才发现那只兔子是无法追上的。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奇怪,如一只猴子般。我是这样,世上和我一样的人,大概也还是有的吧。我虽然不敢肯定,但我相信是会有的。

对于予与取的不坚定,最初表现在我的阅读上。刚开始喜欢读书的时候,是在十几岁的年纪,那时候,一个人在外地求学,只是喜欢看一些闲书,不知道该读些什么书,也没有人告诉你该怎样有系统,或者说是有目标地去读一些什么书。于是,书就读得杂而乱,借书随意,读书也随意,就养成了读书杂乱的坏习惯。

我所读的书内容杂乱,但习惯一直坚持了下来。想想自己,坚持阅读的习惯已经有近三十年的时间了,也不能算短了,可是自己读了些什么书呢?从那些读过的书中又读到了多少有用的东西,或者说自己所读的这些书是否在心中构建起了一个知识的框架,这个框架是否丰富完整地形成了一个知识的系统,我又从中得到了一些什么呢?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在阅读上,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下了山的小猴子,一直在东逛西逛,东看西看,看到了玉米、桃子、西瓜,也看到了一只奔跑的兔子。在对书的予与取上,主动在我,虽然杂乱,但我总觉得自己阅读的经历一直是愉悦的,超越了我所做的其他事情,这大概是最大的收获吧。

几年前,在一位亦师亦友的前辈的鼓励下,我开始写一些简单的文字。在我书写的过程中,每当我遇到疑惑或是困难的时候,他都给我以肯定和鼓励,我也因此默默地坚持了好几年的时间,在困难的坚持中,越来越喜欢上这样的书写了。这也是我除了读书以外,坚持时间最长的一件事情。在我坚持写简单的文字以后,我还坚持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写日记,就像我在《生活中的鱼》一文中写的一样,我是在人到中年以后,想要重新审视自己的时候,开始写日记的。这种重新审视,大概是自己对予与取的重新定义吧,可能是自己选择了放弃一些东西,遵从内心的需要,又重新选择和坚持另一些东西吧。予与取,有时候是需要重新作出判断和选择的。

记得多年前,去看一个朋友的孩子。孩子刚过完周岁,模样儿很可爱。其时,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玩着一堆积木和旁边的其他玩具。我想逗逗他,就拿起他身边的一样玩具,跟他说,宝贝,能把这个送给我吗?他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我手中的那件玩具,点点头,我从他的身边拿走了第一件玩具。当我拿起第二件玩具的时候,他的表现和第一次一样,我又得到了他的第二件玩具。如此,我从他身边拿走了能拿走的玩具,而他依然在玩着他的玩具,并不顾及其他。当我将刚刚拿走的那些玩具再还给孩子时,孩子也没有显示出比刚才更开心的表情,还和我第一次跟他打招呼时一样,玩着自己的玩具,那样淡然。在一个孩子的面前,予与取那样简单自然。很多时候,在对待予与取的态度上,我们可能还不如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

予取在我,一个人若能遵从内心,一切就变得简单多了。

编辑 高原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