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数学学院教授、诗人蔡天新分享“跨界思维”

首页 >

不会旅行的数学家不是好诗人。用这个看似摸不着头脑的网络句式形容蔡天新教授可谓十分贴切。浙江大学数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蔡天新是一位“奇人”。他是山东大学理学博士,写一手漂亮的好诗,同时还是一位旅行家,去过大约100多个国家,其游记融汇天文地理风土人情,读来趣味盎然。

5月25日,蔡教授受邀出席关山月美术馆四方沙龙,并在此举行了一场题为《看见与发现,当艺术遇见科学》的讲座。讲座中,蔡天新侃侃而谈,从毕达格拉斯、丢勒讲到《红楼梦》《静夜思》……其渊博的学识、有趣的表述,瞬间圈粉无数。

科学与艺术自古就是一对孪生子

数学是很多成年人的“童年噩梦”。然而,在蔡天新的眼里,自古文理不分家。数学蕴含着自然规律的秩序之美,而这份美是高度诗意的。历史上,科学与艺术相互碰撞火花激荡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

蔡教授信手拈来就是两例。  其中一例,他曾在《毕达格拉斯之谜》的文章中,他用诗的形式表述毕达格拉斯定理:

斜边的平方,

如果我没有弄错,

等于其它两边的

平方之和。

“毕达格拉斯定理”就是一首含义隽永的现代诗。“诗歌属于艺术的一个门类,这是科学与艺术的第一次碰撞,用艺术的语言来描绘科学定理。”第二个例子,蔡教授一下把时间拉到16世纪的德国,丢勒有一幅名画叫做《忧郁》,这幅画的特别之处就在于,画里藏有一个窗格一样的正方形,里面有欧洲最早的幻方。神秘的幻方,也让丢勒的这幅《忧郁》成为德国最负盛名的画作之一。

谈及西方绘画,必然绕不开达·芬奇。“达·芬奇到了30多岁的时候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和社会地位,有机会学习几何学,并且进行研究。到了46、47岁,现在是中年那时候已是中年偏后了,他才画出了他的名画《最后的晚餐》,画《蒙娜丽莎》应该是68、69岁了。可以看出他30岁时对于几何学的学习、研究,对以后成为伟大的画家是至关重要的。”

蔡教授说,“西方古典艺术要求精确,就像唐诗宋词,不仅要押韵,而且要符合现实生活的逻辑。一个重要的特征,用亚里士多德的话就是模仿,把什么东西描绘得准确,这在当时是最高标准,这离不开科学。”

现代艺术需要“机智”的大脑

时代在变化,科技进步日新月异,文化艺术自然也是步履不停。

“19世纪以后艺术的要求变了,科学的方法也变了,如果你现在大学里学数学还是研究欧基里德几何学的话,大学恐怕很难毕业了。一定要用现代的方法、现代的科学、现代的艺术、现代的标准来武装你的头脑。”蔡教授说,“我把现代的标准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机智,模仿是亚里士多德的说法,机智是我个人用的词。什么是机智?就是深入事物隐秘的深处,而不是表面现象,从中找寻到一种相互关系,这就是机智,这是哲学家、美学家的定义。我个人用一个通俗易懂的话,就是把两件不同的事物联想在一起,并且合情合理,这就是机智。”

西方现代绘画的代表性人物毕加索就是一个极其“机智”的人。蔡教授以毕加索为例,说明“机智”对现代艺术的重要意义。“毕加索的业余爱好是雕塑,这是他的雕塑作品。像什么?像公牛头,长着很长的牛角。问题是他用什么材料?铁,但是毕加索不是铁匠,他要像达·芬奇学很长时间才能打成这个样子。他‘投机取巧’用的是现成品,他把一辆自行车拆了,坐垫用来做牛脸,把手用来做牛角,放在一起就像一个公牛头。”蔡天新说。

“坐垫和把手,这两样东西一直存在于自行车上,但在毕加索之前没人把它做成公牛头。这就是毕加索的机智。但是你不要模仿他这样去做,因为艺术讲究独创性。”还有一例同样来自毕加索。“毕加索作为画家肯定是数学比较差,但他有悟性,另外他还会交朋友,毕加索的一个好朋友是保险精算师普南斯,此人喜欢数学,他也买了庞加莱的科普著作《第四维、立体主义与相对论》。有一次碰到毕加索,两人在某家咖啡馆喝咖啡时,介绍起了最近看的这本书。毕加索听了有点糊里糊涂,但是他悟性很高,回去就画了《阿维尼翁的少女》,试图把四维空间表现在二维的画布上。”

数学和诗歌都是高度抽象和自由的存在

在生活中,总有人疑惑地问蔡教授,“你是一个数学教授又写诗,这两个不矛盾吗?”在当日的讲座中,蔡教授正面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我觉得数学和诗歌思维方式很不相同,关注的内容也不一样,但是有很多的共同点。这个共同点的发现其实也是一种发现,表面上看是不一样的,但是通过隐藏在内部的东西,发现其共同点,那才是真正的有意义的发现。我下面就讲几个理由,说明数学与诗歌,大家认为相距最遥远的两个领域其实是相通的。”

“第一个共同点,无论数学还是诗歌都不存在于事物的表面,而是潜伏在事物的最深处。 第二个特点是都需要灵感。其他艺术形式也需要灵感,但是诗与数学特别明显。不仅需要灵感,两者的共同点都是简练,比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20个字,这是非常伟大的诗歌。牛顿他们为什么有名?他们用一个公式表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如果用复杂的公式表达就不伟大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智能转换公式也是很简单的,还有伽利略自由落体的表达也是很简练的。诗歌虽然也很简练,包括李白的《静夜思》、王之涣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但包含的意境和思想是很深刻的。”

“ 还有一个共同点是自由,我个人之所以做数学做诗歌,这么多年乐此不疲,我最享受这一点,这是人类最自由的两项智力活动。都是一张纸、一支笔可以做数学,可以写诗。其他的不行,写小说一张纸肯定不行。”蔡天新说。

编辑 王雯

(作者:读特记者 刘莎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