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大新闻十年毕设:新闻,一直在路上

首页 >

4月26日,深大传播学院新闻学毕业设计举行了答辩展示。“少女妈妈”、“当代性事”、“广东试药人”、“深圳社区生鲜市场争夺战”……这批话题“生猛”的深度报道,都出自一批大四学生之手,令人惊叹。

在深大,新闻专业毕设已经开展十年,成为全国新闻院校教学改革的一大经典范例。在观摩了学生们的表现之后,全国60多所高校的新闻学专家参与了2019全国新闻专业毕业设计研究论坛,探讨新闻毕设的发展与趋势,而深大的毕设探索也成为了与会者聚焦的重点。

率先探索以新闻毕设取代学位论文

每年毕业答辩是深大一景:各个专业各个年级的学生早早在科技楼大厅里排队等候进入答辩现场,上午的答辩刚结束,下午的进场排队就紧接着开始,比大牌明星进校园还要火爆。

“广告答辩会会引起现场的笑声和哨声,新闻答辩则会让人流泪、沉默或感奋,即便最后都有热烈的掌声。”在深大传播学院原院长吴予敏看来,学习新闻的学生,就要以新闻作品问世来体现自己的专业性。“这就好像学木匠要打柜子,学泥瓦匠要砌灶台,学吹喇叭要会运气。”

多名毕设组长手持毕业设计作品集

从1997年开始,深大广告专业首先进行了毕业设计的尝试。2009年,深大正式申请下来了新闻学专业,经过老师和同学们讨论,新闻学也开始举行毕业设计。至今,新闻毕设已经形成规范,从大四上学期一直持续到第二年4月,同学们以小组形式完成一组较大规模的深度新闻报道,以平面媒体或电视媒体为发布载体,如今也鼓励采访社交媒体在内的多媒体发布形式。

著名新闻学教授李良荣一直对深大的新闻毕设青睐有加:“毕业设计是本科生走向社会的‘成人礼’,是一项宝贵的经历。但这项改革并非适用于所有新闻院校,它对老师和学生的要求都非常高。”四川大学新闻学院教授蒋晓丽则认为:“深大坚持用毕业设计的做法来检验和培养学生,已经成为了新闻学专业一项规范、系统的教学改革,在全国都具有示范意义。”

既是学者又是“网红”的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教授张志安表示,如今新闻传播形式不断变化,不变的则是对写作和多元叙事能力的要求。

走出校园发现选题,直面现实百态

每年新闻毕设都会有一些选题给人留下深刻印象。2014年,作品《深圳渔村:远去的故乡》,引发了大众对于渐渐消失的深圳渔村的关注;2017年,当大多数人还不知“快手”为何物时,学生就天南地北地跑了五个省的农村寻找“农村网红”;而黑户、器官捐献、填海、棚改、禁毒、脑瘫患者……这些社会话题都出现在了近几年深大学子的新闻毕设中。这些题目既尖锐又不失温度,视野开阔而充满人文关怀,令人眼前一亮。

“好的选题是成功的一半。”深圳大学传播学院特聘教授辜晓进多年来一直在指导学生的毕业设计。他总结了新闻毕设的选题导向的几大原则: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反映改革开放的火热现实;要有国情、本土特色与人文关怀;遵循新闻传播的客观规律。

在指导学生时,辜晓进更推荐选择体量较大、耗时较长而媒体触碰可能性较小的新鲜题材。2017年5月,2018届毕业生开始着手做毕业设计,辜晓进是其中一个小组的指导老师。在第一次讨论时,学生们亮出了一批选题:大学生裸贷、流浪人员救助、抑郁症、“蓝鲸”死亡游戏、城市内涝……许多都是网络热门话题,但经过讨论,大家也渐渐看清这些选题的弊端:有的太过笼统,有的话题已无新意,有的话题采访难度太大且有风险。不断讨论之后,学生们决定选择辜晓进推荐的“过剩的购物中心”题材。“要尽量进行选题的预调查,比较各个选题的新闻价值和社会意义,选出最佳者。”辜晓进认为。

辜晓进与完成毕设的学生们合影

但老师的推荐也未必总是万能的。今年,他指导了《老年人无处安放的性与爱》。这个选题是同学们提出的,因为无法获取较为广泛的数据,辜晓进认为选题存在缺陷,就提出另一个选题“深圳最后的电话亭”,让同学们去调研。最后到了选题的截稿期,组员给他打电话,坚持要做原有选题,辜晓进后来说:“我就像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她是反对脱欧的,但英国人决定脱欧之后把她选为首相,于是她的工作就是带领英国脱欧。所以我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完成《老年人无处安放的性与爱》。”半年里,组员们遍访了深圳莲花山公园、荔枝公园、荔香公园与北京菖蒲河相亲角等老人聚集地,采访到了从60岁到91岁的47名老人,通过大量案例来呈现主题。作为指导老师则将引导学生将采访到的现象与其他相关社会现实做出关联进行剖析,并做好价值观的把关。

但也有不少专家提出,这十年里,深大新闻学毕业设计的题材偏重冷门题材,也有部分热点题材,但缺乏日常题材。李良荣认为,他更提倡去日常生活中去寻找毕业设计的题材,通过人人眼中有、笔下无的题材,更能显示出学生观察的敏锐度。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毕设是一场“成人礼”

在毕业设计中,新闻学子们直面社会,“到达”各种现场,抽丝剥茧、穷追猛打,尽力将话题做到极致。

同学们面对的是以往不熟悉的另一个世界:今年在采写《走出大凉山——珠三角彝族新生代务工者生存实录》时,同学来到惠州南坑村,与彝族务工者们一起杀鸡、烧烤、过春节;2017年的《快手江湖》中,同学天南地北地跑了五个省的农村,住村旁的小旅馆,或者受邀住在采访对象家里,寻找农村网红背后的事实真相;学生还曾在深圳、长沙、珠海殡仪馆长达数月对 “90后”入殓师进行体验式采访,深入他们的内心世界。

他们通过采访也厘清了自己对一些社会现象的重新认识,在今年,“裙摆与尿布”小组聚焦“少女妈妈”,采访多位未成年妈妈,希望全面客观地展现她们的生存现状,同学们说:“我们不宣扬、不鼓励、也不歧视,我们希望能保障他们的权益”。

采访遇到的许多难题都需要同学自己去寻求解决。在全面二孩政策出台之前,做《最后的“黑户”》项目的同学们就遇到了很大的采访困难:这些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对采访者不信任,不愿意与同学们交流,对此,同学们分析了采访对象的这种敏感和戒备的心理,决定通过开展沙龙活动,推送公号宣传他们的理念和调查的主旨,取得他们的信任,其中一些家长渐渐放下心防,接受他们的采访。

“在学生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深圳。时间越久,这些作品的价值会更高。”蒋晓丽表示。

2014年作品《深圳渔村:远去的故乡》中,同学们调研和采访了深圳10个渔村,还原深圳渔村的兴衰史。2013年作品《城墙内外:湖贝旧村的最后岁月》的作者之一刘羽洁从2011年就非常关注城中旧村湖贝村,常常去其中进行实地考察及采访,也拍摄了许多照片,在他看来,唤醒更多人留意并保护本土的历史故事和古迹,是他们的责任,也是完成这篇稿件的主要动力及目的。

并非所有新闻系学子毕业后都从事新闻工作,但毕业设计都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留下了印记。2016届毕业生孙鑫告诉记者,在基本事实的基础上进行深入的挖掘,对社会人情的洞察和分析,这些毕设培养的基本素质,在她现在的品牌传播工作中仍是共通的。而刘羽洁则进入报社,如今是深圳特区报的一名摄影记者,他仍然时不时去湖贝村走走,记录下最新的变化:“毕设教会我们关注社会,保持清醒的认知,也教我们带着批判精神参与新闻工作。毕业设计是我们的终点也是起点。”

编辑 程思玮

(作者:读特记者 韩文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