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散25年,他们终于在深圳团圆了!

首页 >

每一名走失、被拐卖儿童背后,都是一个在痛苦中前行的家庭。

4月7日,罗湖公安分局一间会议室,小陈(化名)在民警的带领下缓慢走进,等待他的是已失散25年的亲生父母。他的生父帅先生见到后马上起身前迎,但是她的妈妈还在坐着,颤抖的手一直在包里掏着什么,掏了几次才掏了出来。

记者看到,那是一张塑封起来的老照片,照片里是两名儿童快乐地坐在小船上,其中一名便是年幼的小陈。拿着照片的手依然在抖动着,她紧握着走向小陈,相拥时夺眶而出的泪水,洗掉了那个带给她噩梦的1996年。

3岁男童夜晚走失

1995年,贵州一小村里的帅先生一家举家到遵义打拼,他们在遵义火车站附近做起了旅馆生意。

1996年3月18日晚上9时许,遵义火车站客流量不小,帅先生带着一名要住宿的客人回到旅馆,他的老婆帮忙倒水招呼客人。等歇下手的时候,儿子小帅(化名)不见了。起初他们并没有在意,因为小帅很聪明,每次从外面玩都能找到回家的路。帅先生出门寻找,这一次,小帅再也没回来,他才3周岁多一点。“火车站人那么多,孩子那么小,肯定被坏人骗走了。”家人想着。

家人们找遍了火车站周边,一次次出门,一次次失望而归。第二天一早,他们赶到了当地派出所报警,并在当地警方打拐办立案,帅母给警方留下的照片,便是小帅坐在小船上的那张冲洗放大出来的。

记者了解到,很多孩子都是在八九十年代被拐卖的。当时技术条件薄弱,很多案件都石沉大海。有的人为了找孩子,放弃了自己的家庭,放弃了自己的工作,一边打零工一边找孩子。甚至踏遍了全中国,但是始终都无法找到自己的孩子。

“团圆”行动带来团圆希望

今年年初,安部部署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团圆”行动,要求全国公安机关全力侦破一批拐卖儿童积案,全力缉捕一批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一批改革开放以来失踪被拐的儿童。这给很多在深陷痛苦泥淖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团圆的希望。

行动中,罗湖公安分局成立了“团圆”专项行动小组,在众多线索中分析研判,历时50多天,行程7000多公里,采集上百份DNA,终于发现在深圳的小陈与帅先生家庭的DNA高度疑似。警方联系了小陈,小陈起初并不愿意相信,心存排斥。3月初,警方说服了小陈,经采血鉴定,小陈就是与父母失散了25年的小帅。

镜头跳转广东普宁,自打有记忆的时候,小陈就生活在这里,但是他心里始终有一个很深的秘密。“很小的时候,我记得一起玩的小朋友就跟我说,我不是家里亲生的。”小陈对记者说。年少时不知道家意味着什么,但是随着长大,他想弄清楚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自己到底来自哪里。

“我有一次想去派出所找找看有没有线索,但是走到门口后就回家了。”小陈说。让他停下脚步的,是对现在家人的担心。

据介绍,小陈养父早年去世,养母经常往返中国、泰国,从事导游行业。从小,他就跟在爷爷、奶奶身边,后来爷爷也去世了,奶奶也已经90多岁了,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

新技术助力“天下无拐”

25年来,帅先生一家没有放弃对小帅的寻找。“我们没有目标,只能相信警方,信任警方。”小帅生母对记者说,“我采血就采了五次,经常联系警方有没有什么线索和进展,我们自己有变动也及时跟警方联系,比如一开始没有手机,后来有手机了就赶紧跟警方建立起联系。”

25年来,帅先生一家又迎来了两个孩子,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一个哥哥还没有回家。“我出来的时候就跟他们说,我要去接哥哥回家了。”小帅生母说,“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

25年来,小陈已经到了“而立”的年纪,有着自己的工作、生活,面对这突然降临的幸福,小陈也手足无措,找到亲生父母的事情他还没有跟家里说。“他们把我养大也不容易,现在奶奶岁数也大了,我担心她接受不了,我还要照顾她。”小陈说。

近年来,拐卖儿童案件越来越受到重视,拐卖儿童罪大恶极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同时,技术的进步为打击拐卖儿童、寻找失踪被拐卖儿童提供了更多助力。据了解,公安部充分发挥科技力量,积极开展“互联网+反拐”工作,于2016年5月建成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系统以儿童失踪地为中心,通过25个移动应用和新媒体向一定范围内的群众推送失踪儿童信息。

截至今年3月,“团圆系统”共发布4722条儿童失踪信息,找回率达98.1%。此外,公安部通过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成功比对找回了一批失踪被拐儿童。“团圆”行动开展以来,罗湖警方已经帮助5名涉拐走失儿童找到自己的原生家庭。

(原题《失散25年,他们终于在深圳团圆了!》)

编辑 秦天 审读 刘春生 审核 李林夕 王雯


(作者:深圳特区报首席记者 解树森 文/图)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