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与辨 | 如何理解“公共资源随人走”?
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赵鑫
2021-12-03 01:09

引子:近日,《广东省公共服务“十四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正式印发,首次将公共服务划分为基本和非基本两方面,率先提出推动“公共资源随人走”,从人口、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等10个方面提出了47项公共服务指标,描绘了全省“十四五”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新蓝图。本期思与辨就此展开讨论。

主持人:赵鑫

嘉宾:和静钧(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杨靖旼(深圳大学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倪晓锋(深圳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从民生“七有”到民生“七优”(小标)

主持人:《规划》出台有何意义?

和静钧:从管理主义上看,《规划》内容全面,重点突出,通过相关指标细化,绩效激励,进一步推进目标落地。从科学主义上看,《规划》遵循公共服务发展的内在规律,通过制定客观、务实、有一定超前性的目标蓝图,推动公共服务事业的可持续发展,顺应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可以说,这是一部全面且科学的规划。

杨靖旼:《规划》既是对国家有关政策的落实,又是针对广东人口社会经济发展的变化与趋势作出的统筹布局。《规划》内容指向社会最关注的民生领域,通过区域内各治理主体的协同,发挥大于个体效应之和的整体效应,提升区域公共服务供给的均等化水平。同时,《规划》也对促进区域内公共服务共建共享、提升普惠性非基本公共服务等方面提出了新要求。

倪晓锋:《规划》内容涉及人生老病死的各个阶段,着力为居民提供全生命周期、全方位的服务。《规划》提出,到2025年高水平实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民生“七有”);到2035年实现幼有善育、学有优教、劳有厚得、病有良医、老有颐养、住有优居、弱有众扶(民生“七优”)。从民生“七有”到民生“七优”,《规划》将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取得实质性进展。

打破户籍人口与流动人口之间的“二分法”(小标)

主持人:《规划》率先提出“公共资源随人走”,如何解读?

倪晓锋:“公共资源随人走”可以有效破解人口快速流动背景下公共服务资源错配、权责不清晰、财力不协调等问题。广东是我国人口第一大省,也是人口流动最为频繁的区域之一。大量的流动人口造成公共服务供给在建设用地规模、公共服务用地保障、财政等方面存在巨大压力;另一方面,粤西北地区因为人口流出导致不少公共服务资源闲置。“公共资源随人走”可以将财政转移支付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相挂钩,促进新增建设用地、公共服务设施用地与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挂钩,有效解决以上难题。

和静钧:公共服务问题的核心是公共资源配置问题。“公共资源随人走”打破了户籍人口与流动人口之间的“二分法”,以常住人口作为公共服务政策基本考察点和思路出发点,作为资源配置的计算单位,这一思路的转变有利于从更宏观的角度统筹资源,有助于人口密集城镇获得更大的发展。

杨靖旼:“公共资源随人走” 旨在消除供给壁垒,缓解根据户籍人口提供公共服务所导致的公共服务非均等化、实际居住人口与资源配置“倒挂”的状况,构建与人口发展相适应的公共服务体系,促进公共服务深度均等化与社会融合发展,从而解决公共服务资源壁垒导致的区域内人才难共享、人力资源难共用问题。

满足更高质量、更多样化的公共服务选择(小标)

主持人:首次将公共服务划分为基本和非基本两方面也是《规划》的一大亮点,两者有何不同?为何要区分开来?

杨靖旼:基本公共服务旨在保障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其供给主体是政府,强调服务均等化、普惠化。非基本公共服务主要满足更高层次的社会需求,其供给需要充分发挥市场和社会组织的力量,强调服务的市场化、多元化和优质化。区分基本与非基本公共服务,能够充分发挥政府、市场、社会组织等多元主体的作用,在保障人民基本生活需求的同时,引领相关新兴产业健康有序发展,释放区域产业经济发展活力。

倪晓锋:基本公共服务,政府应该承担兜底保障责任。非基本公共服务,是为了满足居民更高层次需求的公共服务。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提升,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越来越多元化、个性化,需要更高质量、更多样化的公共服务选择。

和静钧:公共服务划分为基本和非基本两方面,是为了明确政府的权责关系,并为适当开放社会资本进入公共服务领域明确范围。基本公共服务主要由政府主导提供,非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可以通过市场机制解决,通过供给主体的多元化推动服务的多样化。各主体各层级确定权责关系,明晰权责边界,有利于推动公共服务事业向更高水平发展。

(作者: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赵鑫)
免责声明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推荐阅读
读特热榜
IN视频
鹏友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