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毒株拉姆达:更加危险?!
澎湃新闻
2021-08-09 16:19

随着德尔塔毒株肆虐全球,国际疫情形势日趋严峻。然而,德尔塔的警报还未解除,被称为“拉姆达”的变异毒株又开始出现“冒尖”趋势。有声音指出,人们还没有意识到拉姆达的危害性,它却可能成为一种超越德尔塔毒株的潜在威胁。

实际上,这一最早在秘鲁发现的新冠变异毒株目前已在南美多国广泛传播,并正向欧洲扩散。在过去4周内,拉姆达已在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30多个国家中蔓延开来,且引起了多国卫生官员的注意。

这种广泛传播的变异毒株有什么特点?疫苗对它是否有效?它是否会成为比德尔塔更大的威胁?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综合最新信息及权威网站对此进行梳理。

已在30多个国家出现

6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最早在秘鲁发现的C.37毒株以希腊字母λ(拉姆达)命名,并列为“需要留意”(VOI)的变异病毒之一。VOI指的是已经在多国发现,可以引起社区传播的变异毒株。如果被列为“关注变种”的变异病毒传播进一步加快,会被世卫组织升级为“需要关注”(VOC)的变异病毒。德尔塔就是目前“需要关注”的四种毒株之一。

拉姆达毒株最初于2020年8月在秘鲁首都利马报告,2021年4月以后的新增感染者中,拉姆达的检出率为八成。据报道,在秘鲁,现已有超过90%的感染病例与拉姆达相关,而该国人均新冠死亡率已飙升至世界第一。在邻国智利,则有超过31%的样本同拉姆达相关。

在过去两个月中,拉姆达已成为秘鲁、智利、阿根廷、哥伦比亚、乌拉圭、巴拉圭等南美多国主要流行的新冠毒株之一。

7月19日,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确诊了该院首例感染新冠病毒“拉姆达”(lambda)变异毒株的病例。

此外欧洲多家媒体也表示,拉姆达目前已经找到了“通往欧洲的路”。英国公共卫生部于今年6月23日将其描述为“正在调查的变种”。7月7日,瑞典媒体报道,拉姆达变异株已被列入欧洲疾控中心“监控变异毒株”的列表中。

英国公共卫生部在6月25日报告了6例由拉姆达变异毒株引起的新冠肺炎病例,病例的出现均同海外旅行相关。在疫情明显恶化的西班牙,情况则要更严重一些。据西班牙媒体消息,西班牙坎塔布里亚北部地区已记录了80例拉姆达变异毒株确诊病例。

同时亚洲国家也未能幸免。据日本广播协会(NHK)网站报道,一名女性于8月7日在东京羽田机场的检疫站被发现感染了一种新型毒株,经过对样本的基因测序分析,目前已证实该女性感染的就是拉姆达变异毒株,这也是首次在日本确认感染拉姆达变异毒株的病例。

为何“需要留意”?

《印度时报》报道称,拉姆达变异毒株的感染症状,与新冠病毒的常见症状几乎相同,例如:咳嗽、发烧、味觉丧失、嗅觉丧失、身体疼痛和气促。而这一看似普通的毒株或许比一般的新冠病毒更加危险。

来自日本东京大学和大阪大学研究人员7月28日发表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的一项研究表明,拉姆达变异株的刺突蛋白具有高度传染性,而导致这种高传染性的原因是拉姆达变异株出现的T761和L452Q两个突变。

研究同时指出,拉姆达变异株的另一个突变能逃避中和抗体,让它有能力对抗免疫性。研究人员将这种突变描述为“独特”的突变,只存在于拉姆达变种病毒中。

许多科学家提到,拉姆达毒株的“不寻常组合”,可能使其更具传播性。拉姆达变异毒株的刺突蛋白有七个突变,刺突蛋白是病毒外壳上的凸起,有助于它们附着在人体细胞上,并侵入人体细胞。这些突变可能会促进拉姆达变异株与人体细胞的结合。

研究人员表示,尽管这项研究迄今尚未经过同行评审,但可以确定拉姆达变种病毒感染细胞的活跃程度不亚于德尔塔。研究团队担忧称:“目前全世界都尚未认识到拉姆达毒株的危险性。”

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一项初步研究正着眼于辉瑞和莫德纳疫苗对拉姆达变体的影响。结果发现,与原始病毒相比,疫苗产生的抗体数量减少了2倍到3倍,但这并不是中和抗体的显著损失。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称,辉瑞和莫德纳等mRNA疫苗,可能对拉姆达变体仍然有效。

因此,虽然研究数据表明拉姆达毒株具有逃避疫苗保护和高传染力的突变,但并没有实际证据表明该毒株的传播增加,也没有证据表明增加了患者的症状程度,以及能够逃避疫苗保护。更没有证据证明其比德尔塔毒株更强。

免疫逃逸能力比德尔塔变种更强?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对界面新闻表示,拉姆达对疫苗的免疫逃逸能力比德尔塔变种更强,所以更容易发生突破性感染,但它是否能成为优势毒株还不明确。目前全球最需要达成共识,来决定如何针对新变异毒株进行下一步疫苗研发。

拉姆达:目前传播性不如德尔塔

新冠病毒拉姆达变种(C.37)于2020年8月在秘鲁首先被发现,目前蔓延至全球41个国家和地区。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6月将其指定为“值得关注的变种”(variant of interest),严重程度次于德尔塔变种所属的“令人担忧的变种”(variant of concern)。

自今年4月以来,秘鲁约81%新冠确诊病例感染了拉姆达变种。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GISAID)数据称,美国已经确诊1060例感染拉姆达变种的新冠病例。日本厚生劳动省8月6日也通报称,一名7月20日从秘鲁抵达日本羽田机场的30多岁女性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并且是日本首次发现“拉姆达”感染病例。

日本东京大学研究人员称,拉姆达变种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对疫苗的抵抗力更强。在实验室进行的研究中,他们发现拉姆达变种的三个突变(RSYLTPGD246-253N,260L452Q和F490S)可以帮助它抵抗疫苗诱导的中和抗体,另外两个突变(T76I和L452Q)加强了拉姆达变种的传染性。

秘鲁利马卡耶塔诺·赫雷迪亚大学分子微生物学博士巴勃罗·筑山(Pablo Tsukayama)表示,发现拉姆达变种时它“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然而到了2021年3月,利马的新增病例中有50%感染拉姆达变种,一个月后比例上升至80%。筑山对半岛电视台表示:“从1%跳到50%,是出现传播能力更强的变种的初步指标。”

不过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传染病部门首席卫生官普里蒂·马拉尼(Preeti Malani)对CNN表示,拉姆达变种令人担忧,但尽管已经传播了几个月,这种变异在美国仍然相当罕见。

金冬雁表示,拉姆达对疫苗的免疫逃逸要比德尔塔严重,所以它比较容易有突破性感染。但它现在还比较局限在秘鲁传播,传播速度没有德尔塔快。至于能不能成为优势毒株,要看它的适合度(fitness)高不高,现在拉姆达变种还没有到这个程度。

如果要从“值得关注的变种”变成“令人担忧的变种”,金冬雁认为,这意味着毒株传播力特别高,或者疫苗逃逸性能特别强。但现在拉姆达变种还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危险,只需保持关注。

德尔塔+:亚变种抗药性强?

德尔塔+是首先在印度发现的德尔塔变种的亚变种,主要区别在名为K417N的突变。印度在6月将德尔塔+列为“令人担忧的变种”,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世卫组织等机构尚未采取类似行动。

据新冠数据库Outbreak.info统计, 德尔塔+已经传播到至少32个国家,包括印度、英国和美国等。印度已发现超过70例感染德尔塔+变异的患者。韩国也在8月3日通报发现该国首两例德尔塔+新冠病例。其中一名40多岁患者近期没有旅行史,另一名患者7月23日从美国返回韩国。这两名患者都接种过阿斯利康新冠疫苗。

印度卫生部援引研究称,德尔塔+比绝大多数新冠变种的传播性强,并且更容易与肺细胞结合,并可能对用于治疗新冠的疗法产生抗药性。

而英国公共卫生政策建模和分析师科林·安格斯(Colin Angus)表示,这种病毒似乎没有能力在英国成为主导毒株。新冠病毒阿尔法变种的一些亚变种也发现了K417N突变,但它们与其他新冠病毒变种相比竞争力较弱。

疫苗还能防范新变种吗?

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一项研究显示,贝塔、德尔塔、德尔塔+和拉姆达变种对辉瑞/BioNTech和莫德纳这两种mRNA新冠疫苗诱导的抗体仅显示出“适度”的抵抗力,表明疫苗仍然有效。

安格斯也指出,感染德尔塔+的病例主要是年轻人,初步数据显示,接种疫苗者产生的抗体仍然对这种变异有效。目前的数据样本量较小,虽然德尔塔+已经出现在几个疫苗接种率较高的国家,但还没有证据表明它的危险程度超过德尔塔。

金冬雁对界面新闻表示,现在世界上还没有针对新毒株改换疫苗,是因为大家还没有达成共识,并且认为现有的疫苗对德尔塔变种还有效。在拥有相对成熟的技术背景下,确实有需要的时候,只要给疫苗生产公司大概三个星期的时间就能全部换好。

金冬雁指出,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到底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新的毒株?是研发一个只对抗新毒株的新疫苗,还是跟原来的疫苗混起来,用两种或者三种混打?南美有一个流行的毒株,亚洲有另一个流行的毒株,要根据哪个来换疫苗?全世界要怎么换?这还需要学界、业界还有监管机构三方达成一个共识。

(原标题《“需要留意”的变异毒株拉姆达:专家称世界尚未认识其危险性》)

编辑 新闻网-曹亮审读 韩绍俊审核 编辑-詹婉容
免责声明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推荐阅读
读特热榜
IN视频
鹏友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