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自习室兴起的背后:消费者为奋斗成本买单 经营者正在探索新路

近两年,随着大众对自习室需求的提升,各地付费自习室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出,经历了几轮大浪淘沙后,那些抗过秋霜冬雪的自习室逐渐在市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在深圳,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升和文化教育消费的增加,推动了付费自习室的走红,各类模式大同小异的付费自习室飞速成长,吸引了业界内外的目光。

前段时间,深圳晚报推出了《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报道,从经营者、消费者等不同视角解读了付费自习室"走红"背后的原因:人们对自我提升的渴望、对私密空间的需求 …… 那么,付费自习室作为共享经济的新风口,未来是否可期?近日,深晚记者继续走访创办者、参与者和使用者,探寻更多关于付费自习室背后的故事。

1 天 33 元的付费自习室:承接公共图书馆的"溢出资源"

11 月 23 日下午,在位于深圳市福田区雕塑花园 27 楼的牡蛎自习室里,自习室创始人刘俊杰正在给首次到店的顾客介绍自习室的使用指南,"速溶咖啡、糖包在饮水机旁,排插、数据线在冰箱置物架旁,储物柜在休息区右侧。"一个新顾客的到来并没有在宽敞的自习室掀起波澜,自习室里的每个人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一米见方的空间中,或埋首学习,或享受独处空间。

▲牡蛎自习室。受访者 供图

正坐在懒人豆袋沙发上的兮兮是牡蛎自习室的常客,她购买了价值 999 元 / 月的固定座位会员卡,日常下班后,就会到自习室学习。"比起图书馆,自习室提供了一个自由且不受打扰的私密空间,大家都很自觉保持安静,可以忘掉嘈杂的世界,做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兮兮称,"在学习的间隙,可以坐在自习室的休息区发发呆,感觉格外舒服。"

▲牡蛎自习室休息区。实习生 傅梦颖摄

刘俊杰与自习室的渊源起源于一次与朋友无意间的闲聊。2018 年的一天,刘俊杰在东北的朋友给他发来了一张照片:一间十几平方米、几乎没有什么装饰的房子放了几套桌椅,几个学生正在自习。朋友告诉他"这是社区里的一位老大爷经营的自习室,10 块钱一天",这引起了刘俊杰对这种自习室经营模式的极大兴趣。

临近大学毕业的刘俊杰决定尝试以自习室作为创业的方向。

2018 年 12 月,刘俊杰跟合伙人考察了深圳的第一家付费自习室"时时早",发现其收费颇贵,有 176 元 20 小时卡、43 元一日卡、870 元 99 小时卡等多种选择,但自习室里仅有的三十多个位置几乎坐满。"我连免费的图书馆都待不住",这让刘俊杰感到惊异的同时也很憧憬。

为了弄清楚付费自习室的"魅力"何在,刘俊杰又考察深圳多家付费自习室。

他发现这些自习室大多集中在人流量大、交通便捷、消费水平高的区域。"深圳的市级、区级的图书馆较少、资源有限,在图书馆内部也存在座位少的情况,市民早早去图书馆排队也很难排到位置,可谓一座难求。付费自习室其实承接了部分图书馆的‘溢出’人群。"刘俊杰说。

看到了付费自习室蕴藏的商机后,2019 年 9 月,刘俊杰在雕塑花园创办自己的第一家付费自习室——牡蛎自习室。起初,刘俊杰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入局,但经营状况却出乎他的意料,"雕塑花园这家店的面积很大,座位有近 60 个,开业后一个月内一直是爆满的状态。"

良好的经营结果让刘俊杰开始扩张他的付费自习室商业"版图",之后又陆陆续续开了几家,"我们计划在 2 年内继续开设 10 家直营店。"

▲在付费自习室自习的用户。受访者 供图

精细化配套服务受人们青睐

对于消费者来说,选择付费自习室则是为了获得更舒适的体验。

30 岁的白领刘志是一位自习室深度用户。"因为工作的缘故,广州、成都、台北和深圳的公共图书馆我都体验过,这些公共图书馆共同的特点是整体安静有序,自习基本免费,一般都只需要支付停车费用。"但在刘志看来,免费资源的背后,意味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代价,"图书馆早上 9 点开门前,会有大量中小学生排队,为了抢占资源,必须 8 点半前抵达图书馆,尽管如此,通常也会有半小时的时间浪费在排队这些事情上。而且在职人士因为需要使用电子设备,对网络和电源的需求更加迫切,公共图书馆的供应往往缺位。"

几个月前,刘志在网络上搜索"深圳 + 自习 + 咖啡厅"的关键词,发现了专壹自习室,这个包含自助茶水、小货柜、各类办公物品的智能自习室瞬间吸引了他的目光,他随即在微信公众号上完成初次预约体验,并在之后成为了常客。

"公共图书馆不方便,大部分商业中心咖啡厅又相对喧哗,但付费自习室基本完美地满足了我安静工作的需求。"刘志说。

▲专壹自习室桃园店一隅。实习生 傅梦颖摄

自习室因其和谐静谧的环境和提供精细化配套服务而深受人们青睐。

"在自习室,无论是到店扫码进门,还是台灯的调节和自助零食,都有被细心照顾到。"券商数据分析师晓洋在一次偶然的体验后,便成为付费自习室的常客。

在一家全自助的智能自习室内,白领王晓东正在通过手机扫码控制台灯的亮度。王晓东去过各种类型的自习室,但付费自习室的"帘子间"最终成为了他的一方天地。"公共图书馆虽然提供了良好的学习环境,但是需要抢座,而且关门较早,对于下班比较晚的打工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付费自习室因本身的盈利目的,在创立时便根据不同用户需求设定了不同的功能分区,可以 24 小时营业满足各类人群的需求。"他坦言。

新的探索:提供有温度的社群链接

在提供更加安静和便捷的自习服务的同时,付费自习室还给城市里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社交的平台。

"让你完美独处,又不准你孤独。"专壹自习室彭雪娜告诉深圳晚报记者,在提供自习服务之余,同时利用自习室平台搭建了"有趣的青年人成长生活圈"。

11 月 22 日早上,在位于南山的专壹山行书屋里,专壹自习室的用户们正在上瑜伽冥想课程,这是专壹生活圈的其中一个项目。"在专壹生活圈,我们给用户提供包括电影分享、读书沙龙、花艺课堂等在内的线下活动,通过对用户兴趣爱好的发掘,提供自习室之外更多的增量服务。"彭雪娜说。

专壹的社群活动令正准备读研的小可印象深刻:"周末跟大家玩狼人杀,认识了很多朋友。不少类似桌游之类的需要多人进行的活动,对我们这些网课学生党来说,玩的机会比较少。这里会定期举办活动,比较吸引人。"

"参加桌游跟冥想活动认识了很棒的新朋友,也改变了我对自主学习的看法,除了成功学和方法论,大家也在积极寻找生活的乐趣。"券商数据分析师晓洋称,还在期待跟大家一起爬山喝酒。

"在城市里埋头打拼的人,经常面临双重焦虑,一是时间被工作无缝隙占满,完全没有了自己的生活,独处成为奢望,二是圈子被缩窄又缩窄,除了同事同学不认识什么人,没有途径去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同龄人、聊聊共同关注和困惑的‘那些小事’,孤独感防不胜防。"说起在自习室经营社群的原因,彭雪娜表示,

城市里辟出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让人专注地看书思索、学习备考、神游发呆,又可以找到同类间的百家争鸣和倾听互助,是现代人极其渴望的,与此同时,这些社群元素也更容易提高用户的黏性。

理想与现实的碰撞

"尽管提供了各式各样的场景和多样化服务,但自习室的兴起还是个人对于空间多样化需求的一种体现。"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副教授卢晨认为付费学习空间的需求可以算是一种派生需求:消费者并不是单纯地为该学习空间付费,而是对该空间所具有的功能付费,主要还是以追求自我能力提高为目的。

此前,刘志看到专壹微信群里有人说:希望在桃园店通宵熬夜自习。这句话一下子戳中了刘志,他回忆起曾经考研时在图书馆备考的经历,也想起了以往做产品的封闭式研发的成长,以及在公司品牌日通宵写稿的过往。

"相信有类似经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本质上讲,付费自习室就是服务于那些拥有努力向上心态和独立自主学习信念的用户。"刘志说,"对成长的规划、追求与执行,是深圳市民不断向上的原因,这份精神隐含这片热土中,并茁壮成长。在无数人共同的信念和努力中,我们有机会发现一种成长的新姿势,这就是付费自习室带给我们的价值:让新一代市民专注于自我成长,专注于一直向上。"

对于消费者而言,付费自习室或许是一个心灵的港湾,但对经营者,则是一个更需要理性和权衡的商业行为。

"目前,自习室的商业模式、营收天花板以及未来衍生业务的发展都还模糊不清,大家都在探索。接下来的一两年的时间,这个行业还将是一个非常分散、各自为政的状态。"刘俊杰表示,"也许到 2022 年才会相对清晰一些。"

据刘俊杰介绍,目前深圳地区在美团登记上架的付费自习室品牌约有六十多个,但绝大部分品牌都只有一家线下门店。

事实上,自习室也有淡旺季。刘俊杰指出,付费自习室在深圳集中爆发有两方面原因,一是需求一直存在,二是深圳首家自习室"时时早"已完整运营一年,其成功的经营效果吸引着新的入局者,"不过我预计,随着今年年底公务员和研究生等各类考试结束后,对自习室的需求会迅速减少,从而‘遇冷’。"

专壹自习室创始人彭雪娜也认为自习室的发展与演变存在着一个周期,"今年疫情后倒闭了一批自习室,春节期间又属于淡季,可能又会关闭一些,淘汰率非常高。"

很显然,在目前付费自习室的发展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已经入局的和准备入局的创业者们更需冷静思考。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深圳晚报供稿)

编辑 庄思嘉

(作者:读特记者 周婉军 实习生 傅梦颖 翁安琪)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