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公证故事丨中风后,我让公证员将我的遗嘱“藏”了起来

半边身躯麻木,右侧眼睛失去视觉,63岁的汪拾瘫在冰凉的木地板上,干涩的喉咙发不出一丝声响,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恐和无助感漫上心头,此刻的他在努力地回想起发生了什么,可他怎么也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从办公桌前跌倒的。

以为只是备课劳累过度

谁知竟是中风“找上门”

紧急治疗、颅脑CT、磁共振、脑血管造影、验血,汪拾被儿子发现躺在地上后,立刻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救治,并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几个小时后,医生看着检查报告的数据,默默地在诊断结果中填上——缺血性脑卒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中风!

被问到病发前一天的晚上都发生了什么时,汪拾只记得自己晚上外出锻炼时,隐约感到右侧肢体有些许麻木和无力感,回家后因为情况稍有缓解就没有和家人说起,自己也回到书房准备第二天要到培训机构讲课的教案。也就是倒在书房地上的一晚时间,让汪拾错过了黄金的治疗时间,导致他腿部瘫痪。

转入康复中心的汪拾积极地配合着康复师的安排,作为老师的他深知永不言弃的道理,他从尝试动脚趾,到尝试挪动自己的小腿,再到慢慢地上下踏动脚掌,一切显得循序渐进而又那么艰难……

“太漫长了……康复锻炼后的一天过得仿佛像是两天一样,坐在轮椅或者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亲身体验了朱自清在《匆匆》里所说的‘日子从我手中溜去’的感觉,但好在我没有头沉沉而泪潸潸!”回想起自己在康复中心的那段日子,汪拾也颇有感触。

病情让汪拾搁置了教课任务的同时,但也给了他大量的时间研读中风相关的书籍资料。某次,汪拾从一项医疗数据中得知我国缺血性脑卒中患者的复发率和致死率后,他萌生了提前安排自己后事的想法……

这份遗嘱希望你们帮我保密

“当事人当时是申请了办理遗嘱公证这一业务,但同时他也表示,担心自己写了声明书之后,家里人会不同意,进而逼迫他更改遗嘱!”公证员李叔贤说到。

李叔贤在了解当事人的意愿和相关情况后,表示可以上门为汪拾办理遗嘱公证服务。汪拾在与公证员通话后,也托人将办理业务所需的材料带到了康复中心。在和汪拾约定好时间后,李叔贤和另两位公证人员载着笔记本电脑、摄像机、打印机等各类办证用品驱车前往了医院。

恰巧当时汪拾康复房内的另一床位没有人用,公证员们在确认过汪拾精神状态良好、神志清醒后,请离了在场的康复师和护士,并架设起了摄像机,准备为汪拾办理遗嘱公证。

汪拾表示,自己过世后,名下位于龙岗的一套房屋将交给儿子,位于宝安的房屋以及存款将交给女儿,但女儿得负责照顾自己的老伴。此外,过世后,可用的器官将捐给匹配的病人,遗体将无偿捐赠给国家用于医学事业研究。

在全程拍照以及录制下,李叔贤结合汪拾的表述和自书遗嘱的内容,很快草拟出一份公证遗嘱,并向汪拾详细告知了办理遗嘱公证的法律意义和后果,再三确认汪拾的真实意思表示后,汪拾在遗嘱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老伴和子女都比较保守,遗产的划分他们可能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我比较担心器官、遗体捐赠这一块他们会不同意!”汪拾对李叔贤说到。

于是,为了避免家人知道遗嘱的存在以及内容,汪拾选择将遗嘱原件保管在深圳公证处。数日后,李叔贤再次来到康复中心,给到汪拾的也并非我们常见的遗嘱公证文书,而是作为遗嘱保管凭证,由公证处签发的一本遗嘱证。

“如拥有遗嘱证的立遗嘱人有需要,公证处还可以接受委托,在其去世后成为遗嘱执行人,召集全体继承人,执行遗嘱内容。”李叔贤说到。

李叔贤表示,遗嘱保管是公证处为有特殊需求的市民群众提供的服务之一,除此以外,公证处在遗嘱信托、遗嘱管理等方面的服务也有着成功的案例。这些个性化的服务,是在为深圳构建更好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同时,守护好遗嘱人的合法意愿,也让更多市民在此中感受到公证的温暖!

(文章为公证员亲办案件,应受访人要求,文中姓名为化名)

编辑 洪鹏辉 审核 刘杰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